方方日記遭遇網絡暴力 聽聽網民怎麼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3日訊】武漢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記,記錄武漢肺炎疫情的真實一面,追看者數百萬,但多次遭中共當局封殺。日前,方方又遭遇網路暴力,「試圖要挾警方對她進行打擊」。不過,網友對此可不答應。

方方在3月12日的日記中寫道:「幾個朋友傳來一個帖子。標題是:網民竟然如此痛斥方方,您怎麼看。其中收集了兩百多條對我惡意攻擊的文字。我能說什麼?這樣的人可謂惡意滿滿,連一絲善都沒有。」

方方表示,發表這些帖子的是「今日湖北網」,主管單位是湖北省新聞工作者協會。這是官方的網?不會因為我喊了幾聲追責,或是「引咎辭職」就來這一招吧?

方方稱,另一件事就更奇怪了。武漢封城後,她的侄女新加坡僑民,坐新加坡接僑的航班返回國,她請一個警察朋友開車送侄女去機場,結果也遭到網路攻擊,「試圖要挾警方對她進行打擊。」

「突然有那麼多人,集體用同一個話題、同樣的語言、同樣的圖片、在同一時間來對我攻擊,嗯,還有公開舉報,通力合作的感覺。就好像昨天晚上開過會議,作出決定,約定時間,集體行動一樣。這是不是太有點意思了?誰在主持(這樣的行動,集體自發行為,傻瓜也知道不可能呀!)?又是誰在煽風點火,推波助瀾?細想是有點恐怖的哦。」方方在日記中寫道。

她表示,一個被封在疫區的寫作者,一個人受困家中,記錄自己的點滴感受。該稱讚的就稱讚,該批評的就批評,這是一件很自然而然的事。

她在3月8日的封城日記中寫道,第三批來武漢視察疫情的香港袁國勇院士對財新記者爆料,指他們在武漢到訪的地方可能都是「示範單位」,在一再追問下,武漢官員才透露疫情有「人傳人」案例。

袁國勇說,「我相信他們之前如果有什麼隱瞞的話,到那個階段也沒什麼隱瞞的了。」

方方表示,「好了,線索來了。該查的,就順著查吧!一個一個地詢問,總能問出一個所以然。我和我們,都想知道,這麼大的事,為什麼要隱瞞。」

近日,武漢中心醫院醫生艾芬,向媒體講述自己向李文亮「發哨子」後遭到打壓噤聲,眼看著同事在這次疫情中一個個倒下去的血淚陳述,又遭中共封殺,引發眾怒。

方方在3月10日的日記中寫道,「從昨天到今天,中心醫院艾芬醫生的名字在全網流傳。網路封殺已經引發民怒。人們像接力賽一樣,刪一次,再發一次。一棒接著一棒。各種文字,各種方式,讓網管刪不盡,滅不完。在刪了發,發了刪的對抗過程中,保留下這篇文章,變成人們心中一個神聖職責。這種神聖感幾乎來自於一種潛意識的覺悟:保護它,就是保護我們自己。一旦走到這一步,網管,你還刪得過來嗎?」

但讓她難以理解的是:為什麼這樣一份並不激烈的日記,會遭到那麼多人的惡意辱罵和圍攻?

對於方方遭遇網路暴力,眾多大陸網友可不答應,方方的日記下有許多跟帖。

王朝輝:從引咎辭職敦促書那一篇起,他們就坐不住了。

隨風:「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管他刪不刪,老子到處寫!」方方日記一直寫,都寫到十一維空間了。「管他管控不管控,老子到處發!」

冒牌文化人:現在不是文革,不是隨便就能抹黑一個人,尤其是要抹黑一位受千百萬人尊敬的文化人,還要看我們答應不?我們沒有權勢,但我們有吶喊,千萬個老百姓的吶喊。…

白水:日記是探照燈,日記是擴音機,日記是顯微鏡,日記是聽診器,日記是解刨刀,日記是投影儀,日記是功過簿,日記是榮辱榜。一維又一維,日日緊追隨!

Veritas:從二湘的七維空間追到十一維:就因為方方老師說了一點真話,有些人就要搞臭方方老師,我希望有更多有良知的人站出來支持方方老師,不為別的,就為了讓我們的子女今後生活在一個正常的中國,而不是黑白顛倒的中國,我絕不把這個世界讓給那些我鄙視的人,支持方方老師!

快樂永遠的我:方方一言中的,那些人這麼的心虛,說到底就是怕追責。創下如此滔天大禍,最怕秋後。武漢人不會饒過他們,湖北人不會饒過他們,中國人不會饒過他們。

海子:方方日記最大的特色就是三點:一是說真話;二是接地氣;三是有分寸。

趙永峰:沉默不是旁觀,而是參與。沉默不是無辜,而是縱容。沉默似乎共犯,也要被後世的歷史審判。

俞煉聰…仰望神:在充滿謊言的社會中生活,辛苦!向您致敬,至少在烏雲中有一線亮光,等待陽光燦爛的日子,雖然看似遙遠…

懶懶的琳:請相信老百姓心裏有桿秤,所以不要因為那些怪物的攻擊而影響心情!願你一直強大,開心,健康!

2020:感謝方方老師每天的日記,所記錄下的災難日子裡武漢普通百姓悲慘真實的點點滴滴,為受難的百姓發聲,無懼於各方當權者的威脅,對他們的問責與鞭笞。看到了在災難中發生的許多不忍提及的人間悲劇與上演的五花八門荒誕不經醜劇。提醒我們冷靜又不失人性溫度的觀察視角與悲憫情懷。…..

Follow the trend: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夢逸:大家一起保護好方方,保護這束照進暗夜的光。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鏈接:武漢「發哨人」遭封殺 方方:你刪得過來嗎?
相關鏈接:方方日记:線索來了,該查的,就順著查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