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插播真相 法輪功學員慘遭中共迫害(上)

文字整理:李潔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3日訊】2002年7月9日、10月19日,在貴州省貴陽市,法輪功學員兩次成功地在電視頻道中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近十萬民眾觀看到了該節目。之後二十餘名參與插播者慘遭中共迫害,多人被致死致殘。

2002年10月19日晚8點左右,法輪功學員在貴陽市有線電視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節目《見證》、《自焚真相》、《36名西人學員北京和平請願》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成功播放了兩個小時左右。

這是繼同年7月9日在貴陽成功「插播」法輪功真相後的又一「插播」壯舉。貴陽「插播」和全國各地紛紛興起的「插播」一樣,聲援了2002年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創舉,衝破了中共自1999年7月後3年中在中國大陸一言堂的謊言灌輸和暴力迫害。

在江澤民「殺無赦」的命令下,2002年10月31日,貴陽市公安局刑偵大隊集中了四五百警力,耗時三四個月,用「跟蹤」找線索、「地毯式」的蒐索瘋狂地綁架了他們認為是參與插播的16名法輪功學員和幾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共二十餘人,把他們關在興關路派出所、在刑偵大樓幾天幾夜不等地進行酷刑逼供,然後關在貴陽市看守所實施近一年的酷刑「轉化」(放棄修煉)。

2003年8月22日,其中的12位法輪功學員被貴陽市烏當區法院祕密庭審。最高的非法判刑刑期為16年,8人10年以上、3人8年、1人3年;另有4人在此前後被非法判刑,其中1人11年、2人10年、1人5年;當時1人走脫,於2007年末被非法抓捕後,遭非法判刑15年。

7位女法輪功學員被送到貴州省羊艾監獄(省女子監獄),10位男法輪功學員被送到貴州省都勻監獄,期間,胡大禮、馬天軍兩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致殘。

以「插播」為名被非法判刑的13人及非法判刑年限:
1、莫代瓊,女,39歲,16年
2、王尚春,女,32歲,14年
3、吳學蘭,女,33歲,14年
4、余鴻兵,男,30歲,13年
5、王國鈺,男,25歲,12年
6、潘起華,女,45歲,10年
7、胡大禮,男,28歲,10年
8、溫榮華,女,40歲,10年
9、杜貴寧,男,46歲,8年
10、曹軍,男,26歲,8年
11、鄭剛,男,28歲,8年
12、袁興奎,男,26歲,3年
13、申愛強,男,24歲,15年

以「其它」罪名非法判刑的4人及非法判刑年限:

14、馬天軍,男,30歲,10年
15、李毅,女,25歲(馬天軍之妻),11年
16、李銀銳,女,19歲,10年
17、黃磊,男,24歲,5年

以上均為他們的當時年齡。

當年的非法抓捕
跟蹤「找線索」

在兩次插播之間的一百天裡,中共不法人員的跟蹤愈演愈烈。法輪功學員馬天軍發現自己走哪兒,後面總有人跟著。與他接觸過的法輪功學員也一個個地被跟蹤。

當時貴州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政法委、公安廳接到公安部「緊急嚴打法輪功」命令後,由貴陽市公安局及其刑偵大隊直接下手幹。

為了一網打盡,警察採用了蹲坑、盤查(看證、看票、查卡、翻包)、一路緊跟、間接監視、手機定位、網絡監控等一系列跟蹤手段。

「間接監視」:法輪功學員發現被跟蹤就退還租房、另外租房,可在搬家時,房東卻干涉不讓走;搬進的那一家房東,沒出租幾天,就提出要檢查法輪功學員的物品,因為房東遭到警察的逼迫。

「盤查」:一法輪功學員回老家才兩天,就傳來被通緝,乘火車返回時,從進站到坐在車廂的位置上,連續多次被查身分證、票證、背包。連一旁的乘客後來都說:「他們這樣盤查,我都為你捏了把汗,好險呀!」

「一路跟蹤」:一次,一法輪功學員被跟蹤者緊跟不放,上交通車也跟著。該學員用眼睛盯著便衣,就在便衣避開眼時,正好是車門在完全關閉前的那一秒鐘,學員跳下車,穿過馬路,才得以逃脫。

「地毯式」蒐索

因法輪功學員不斷地搬家,便衣警察不能確認他們的具體居住地點,就「地毯式」蒐索他們。如果警察確定某個法輪功學員在哪個區域內,就要當地派出所、居委會緊密配合,一家一戶地敲門盤問,不漏掉一戶。

警察還給房東施壓,讓提供住戶法輪功學員的信息。當房東確定了住戶是公安在追捕的法輪功學員後,就告訴公安。

在刑訊逼供法輪功學員時,刑偵警察說:「我們把所有的『殺人放火』的案件停下不辦,用了三四個月,調集了全市警察四五百人,採用了『地毯式』的蒐索,就是一定要抓獲你們!你想想,你不說行嗎?!」

大抓捕

警察首先破壞資料點。從2002年的8月下旬到10月31日的大抓捕前,貴陽市公安局及其刑偵大隊非法破壞了幾乎所有的資料點(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的地點)。

8月26日,馬天軍的資料點被破壞。馬天軍、李毅夫婦,及李銀銳三人被綁架到南明看守所。三台大型複印機、一台激光打印機等所有器材、真相資料及部分現金等被搶劫一空。

9月下旬,另一對法輪功學員夫婦被便衣假冒法輪功學員之名誘捕,資料點被破壞,所有器材全部被搶走;同月又一法輪功學員失蹤。

10月下旬,幾個大型資料點全部被破壞,光碟刻錄器材、複印器材、電腦設備等全部器材、和大量真相資料及資金等被抄走。

2002年10月31日前後,警察開始在貴陽市的小河區和雲岩區大抓捕,抓捕他們認為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

在小河區的租房裡

那天上午,杜貴寧、曹軍、莫代瓊、潘起華、溫榮華,和幾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在一塊學法(學習法輪功著作)。樓道裡先是一對男女敲門,過一會兒,法輪功學員開門看時,院壩裡只有警車,不見人。

半小時後,激烈的敲門聲響起,接著門被砸爛,一群警察衝進了房間。

曹軍、杜貴寧、莫代瓊等立即被扭翻在地。曹軍見法輪功學員大姐莫代瓊也被扭倒在地,便大聲喊「不准打人!」話音剛落,他就被另一警察狠狠地打了幾個耳光,他的後背被警察用膝蓋死死頂住。然後,在場的全部法輪功學員的頭上被套上黑塑料袋,拖下樓,再拖上警車。

此後,法輪功學員們被拖進一個不知名的二樓,警察命令他們「蹲下!」一法輪功學員不從,被踢腿,強行要她蹲下,該法輪功學員被塑料袋套得快要窒息,就說「打開!不然我就撞死!」警察這才給稍微放開了一點。

隨後,他們又被拖下樓、上車,帶到貴陽市刑偵大隊的八樓(後來才知道的)的審訊室。

在雲岩區的租房裡

10月31日前後,警察蹲坑守候在法輪功學員居住地的入口處,或是躲在先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的房子裡(而別的法輪功學員並不知道),結果除申愛強當時走掉外,在前後幾天內,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綁架,在幾處租房被抄走了部分的設備、器材,和已經組裝成型的二十套「插播」設備。

法輪功學員王國鈺、余鴻兵、黃磊、鄭剛、胡大禮、袁興奎全部被綁架後,被送到貴陽市刑偵大隊八樓的審訊室。

兩處的酷刑迫害

刑偵八樓,和貴陽市看守所兩地是17位法輪功學員從被非法抓捕(2002年10月31日)到非法判刑送監獄(2003年12月初)前,遭受酷刑迫害的主要之地。在刑偵大樓,主要實施酷刑逼供,在貴陽市看守所主要是酷刑「轉化」(放棄修煉)。

在酷刑逼供後,警察把認為凡是與「插播」有關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在貴陽市看守所(即貴陽市爛泥溝緊挨著的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這些法輪功學員在近一年裡,被非法提審時直接用刑。

看守所的獄警、監室裡特意安插的犯人,平時都是用酷刑折磨這批學員,目的就是不准他們修煉法輪功,逼迫放棄信仰。而一直迫害這批法輪功學員的是貴陽市公安局及其刑偵大隊。

以下是部分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簡述。

馬天軍

馬天軍先在興關路派出所受刑,被幾個不穿警服、不戴警號的警察雙手雙腳銬在鐵椅子上,胸前的鐵橫條死死地壓住馬天軍胸肋骨,使他不能動彈。

一警察用鐵餅逐節在馬天軍的四肢上敲,開始慢慢地、輕輕地敲,隨後加快加重。這個刑法造成外面不見傷,內傷很重。此後,他雙腳不能行走,雙手也動彈不得。

接著馬天軍被送刑偵大樓遭酷刑「坐土飛機」四天四夜,即雙手反吊,兩腳同時被鐐銬固定。

馬天軍被非法判刑11年,被摧殘得嚴重癱瘓,不能說話,人已經被迫害得不行了,於2010年底被保外就醫,於2013年7月3日含冤離世,年僅54歲。

李毅

李毅是馬天軍的妻子,被興關路派出所綁架後關押在南明看守所。期間,在興關路派出所,遭六天六夜輪番拷問,一百四十多個小時禁止睡覺,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之後,她被轉到貴陽市第一看守所,又遭「死人床」酷刑折磨

李銀銳

在興關路派出所,警察用電棍電擊李銀銳的腿和背部,用鞋底抽臉左右幾十下,當時使得她兩眼冒金星、頭痛難忍、耳朵轟鳴;再撬開她的口,用辣椒水往嘴裡灌,用礦泉水瓶子裝上白色液體繼續灌,反覆折磨到深夜;銬住其雙手,用寬口塑料膠帶,從嘴到頸來回地繞幾圈後,把嘴封得嚴嚴實實的,再用黑色塑料袋從頭頂往下套,到脖子處打個結。

警察在黑色的深夜裡一邊拳打腳踢,一邊叫囂:「你要『真、善、忍』,那就叫你嘗嘗『真殘忍』!」

在貴陽市看守所提審時,李銀銳遭受六天六夜連續審訊,168個小時被禁止睡覺。

莫代瓊

在刑偵八樓,莫代瓊被銬在冰冷的鐵椅上,雙腳銬在鐵椅的腳上,雙手反吊,被往上提,鑽心地痛。

某刑偵隊長一上來,當著莫代瓊的面,就非常放肆地撕毀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十分惡毒地說,她不交代,就要被往死裡整。莫代瓊說:「你們這是刑訊逼供!」

他站起離開座位,指著被厚厚的窗簾子關閉得嚴嚴實實的審訊室說:「你喊呀!我告訴你,這裡是刑偵大樓,喊死你,都不會有人知道!馬天軍三天三夜,你比他還硬?!」

莫代瓊被提審時,就說自己沒有罪,要求無條件釋放回家。一個警察說:「你說你沒犯罪,你插播是破壞電視。」莫代瓊回說:「是誣陷!我們是利用電視告訴人們真相,包括你們警察,真相你都不知道,分不清是非,做人都不配,還當警察迫害好人。」

絕食33天時,莫代瓊被強行送到公安醫院,有一天無一天地被輸液。她不輸,人就把她的雙手銬起來;她的手一縮,就從手銬裡脫了出來。

絕食52天時,一個住院的犯人提醒她說:「你死是白死,他們不會管你死活的。」莫代瓊想也對,關這裡死了,就被燒了,就完了,沒人知道。不行,還是要活下去。

之後,在看守所,莫代瓊利用警察給的法律書寫了陳述:中心是「我們是在做好人,沒有犯罪!」交上去後,有的警察就跑過來看她是個什麼樣的人。莫代瓊跟那些關一起的犯人講真相,他們都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功學員是被迫害的。

王尚春

莫代瓊在第一看守所29號室裡,聽見隔壁王尚春被打時,陣陣的刑具聲和王尚春的抗議聲、慘叫聲。莫代瓊在窗口喊:「不准迫害大法學員!」

兩三天後,莫代瓊又聽說王尚春被銬在「死人床」上,心裡很難受。莫代瓊被非法提審時對警察說:「你們在迫害!」警察說,「迫害的是她,又不是你睡『死人床』!」

莫代瓊說,「我們是一體的,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她回到監室後,被調進來一個犯人。莫代瓊問她王尚春被睡「死人床」的事,她說,王尚春沒有睡「死人床」,好好的。後來才知道,這是騙局(因莫代瓊能寫東西,他們怕她曝光真相)。

實際上,王尚春在看守所被獄警用「死人床」酷刑迫害,四肢被銬在硬木床上長達52天,衣食無法自理。

黃磊

黃磊被綁架到刑偵八樓審訊室,獄警用大吊銬吊掛她、用軍用皮帶抽打她,致使她全身青紫,疼痛不已;她被禁止睡覺六天六夜,在第七天時,她從八樓衝下樓,逃脫出去了,隨後被全國「通緝」追捕。

期間,她的母親因為修煉法輪功深陷冤獄,遭受著酷刑迫害。

黃磊,生長在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單親家庭裡,母親在電視台做新聞編輯工作。她剛考進大學後,在課堂上被警察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帶走,隨後被開除學籍。親友們不敢收留她,她也不願他們被牽連,只得四處流浪。

2003年3月,她再次被綁架,關進貴陽市看守所受盡酷刑折磨。

鄭剛

鄭剛當時在北京一所大學讀書,即將畢業,因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非法勞教。鄭剛被釋放出來不久,參加了10月19日的電視插播。

在刑偵大樓被審訊時,警察逼鄭剛說出插播項目中的出資者、技術人員。鄭剛說「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他被戴上手銬,以致他被在轉入看守所的半年多裡,雙手基本上沒有了知覺。

胡大禮

胡大禮(明慧網)

2002年5月,他從勞教所被提前釋放,怕連累單位,就辦了辭職,後回家幹農活;9月份,到貴陽打工;10月19日,參加了電視插播。之前,胡大禮在家時,或外出打工,也少不了三天兩頭遭警察上門騷擾和蹲坑。

中共「十六大」召開前夕,所在派出所警察特意找到胡大禮原單位,單位派醫院職工去貴陽蹲坑後,胡大禮被綁架到貴陽市刑偵大樓。在刑偵八樓審訊室裡,刑偵警察為了套取口供,使盡了招數,胡大禮表明自己的確不知道,就這樣,他也飽受折磨。

胡大禮在貴陽市第一看守所裡,就是走動一下,也會遭到獄警或犯人的辱罵和毆打。他在接到非法起訴書時,拒絕簽字,被折磨致殘,用雙拐才能走上幾步。期間,胡大禮父母提出:想看望兒子,想保外就醫,都被拒絕。

2003年8月22日,他被非法判刑10年,後被關押在都勻監獄,遭殘酷迫害,致使下肢癱瘓,渾身遍體鱗傷,於2011年1月19日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杜貴寧、余鴻兵、曹軍、王國鈺、袁興奎、潘起華、溫榮華、吳學蘭等,和另外三位老年法輪功學員:

他們在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刑偵大隊、貴陽一、二看守所期間,無一不遭受獄警的迫害:雙手反背銬坐「土鋼椅」、上「死人床」、拳打腳踢、皮帶抽、吊銬、灌辣椒水等等對肉身的迫害,還通過強逼侮辱師父法像等,對他們實施精神折磨。

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使大法弟子馬天軍、李銀銳、杜貴寧等人被迫害致殘。三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經歷了三個月的迫害後,才被釋放回家。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