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疫情已減退?零號病人?中國生物實驗室安全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3日訊】【世事關心】疫情已減退?零號病人?中國生物實驗室安全嗎?

自從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圍繞中共對疫情的處理有很多問題、猜測和疑慮。現在這種病毒已經傳播到地球的大部分地區,但是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和正在發生的事情仍然至關重要。因為除非我們知道改瘟疫的真相——這種病毒的起源和真實的特性,否則我們將無法對其進行正確的防治,而且我們將無法阻止它再次出現,因此在本期的「世事關心」中我們提出以下問題。

我們可以相信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共的調查結果嗎?

誰是真正的第一個病患?

武漢實驗室安全嗎?

根據中國的官方紀錄,在該國新增的病例數量急劇下降,世衛組織(WHO)採納了中共的數據。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世衛組織-中國Cov19 聯合任務組組長):「他們知道怎麼治病,並且關心讓這些人活下來,並且成功做到了。」

人們被困在武漢的高樓中,但對於中國的副總理社區訪問似乎並不買帳,他們高喊:「假的!假的!」

武漢病毒流行三個月後,病毒最初的來源仍然沒有找到,而對中國實驗室安全型的懷疑仍在不斷上升。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一些動物實驗室可能只是在處理基因修改後的小鼠、轉基因小鼠、甚至是接種了低致病性病毒的小鼠。因此人們有可能出售它們以牟取暴利。」

蕭茗(Host/ Simone Gao):「自從冠狀病毒爆發以來圍繞中共對疫情的處理有很多問題、猜測和疑慮。現在這種病毒已經傳播到地球的大部分地區,但是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和正在發生的事情,仍然至關重要,因為除非我們知道該瘟疫的真相,這種病毒的起源和真實特性,否則我們將無法對其進行正確的防治,而且我們將無法阻止它再次出現。因此在本期《世事關心》中,我們提出以下問題:我們可以相信世界衛生組織在中共的調查結果嗎?誰是真正的第一個病患?武漢的實驗室安全嗎?我是蕭茗,您正在收看《世事關心》節目。

第一部份:大陸武漢肺炎疫情減退?

2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給世界帶來了「好消息」,世衛組織-中國Cov19 聯合任務組組長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報告了他們在中國的發現。他說對於整體狀況的評估是這樣說的:「你知道嗎?如果我感染了冠狀病毒,我想到中國治療,中國知道怎麼從病毒手中搶救人們的生命,他們對此超級負責並做出了重大的投入,這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辦到。正如你們所看到的,七大工業國裡都不斷有人因為感染了這種新型肺炎而失去生命,而且這是一種嚴重的疾病。我有時擔心中共發表的統計數字這麼低,會不會讓人們產生一種虛假的安全感,但是中國的醫護人員知道怎麼治病,並且他們關心讓病人能活下去,並且他們成功的做到了,他們真的很擅長於此。」

世衛組織和中國的聯合專家組,包括從八個國家來的25名專家,這是被允許進入中國調查瘟疫的唯一外國專家組,美國也要求派遣自己的專家到中國,但被多次拒絕。為何中共只允許世衛的專家進入?艾爾沃德博士開門見山的介紹了此次世衛任務是如何成行的。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我想你們中多數人知道這次任務的來由,是中共國家主席在與譚德賽博士會晤時提出的請求,或者說決定,他們雙方都感到中共已經做了大量的工作,而對已經做的工作和經驗教訓,進行一次獨立的審核評估,在未來應對疫情提供信息。」

蕭茗(Host/ Simone Gao):如果我們用中文復述一下艾爾沃德博士所說的話,那就是習近平公開要求世衛組織支持、認可,他在抗擊Covid-19 瘟疫中的領導作用,共產黨政權在如何安排境外人士的訪問行程上有個一致的模式,而蘇聯則是其先驅,從歷史上看,這種聯合任務的運作方式是:中共安排行程,政府人員將陪同專家完成整個任務,政府還從頭到尾規定了外國專家能看到什麼,能去哪裏、能和誰交談。艾爾沃德博士提供了證據,證明該團隊只去了最安全的地方。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我從沒有接觸過病毒,你知道我們很小心,我們一直小心翼翼。你知道我們沒有接觸過病人,我們沒有任何直接密切的接觸,我們沒有接觸過感染者,我們沒有,所有的餐館都關閉了,所以我們甚至與自己的小組也沒有互動。我們去過的任何醫院,我們去的是乾淨、無病毒的區域,我們不會去任何的,你知道醫院裡有污染區,也有灰色區域,我沒有接近那些地方。」

蕭茗(Host/ Simone Gao):世衛組織團隊在中國總共花了9天的時間,他們於2月16日星期六抵達,並於星期日晚上首次開會,艾爾沃德博士說:研究小組花了最後三天於中共合作夥伴撰寫報告,他們去了4個省市,包括北京、武漢、廣東、四川,這些省市的分布跨越了大半個中國,這意味著僅旅行時間就至少需要2天,因此,此團隊實際上最多只有3天的時間來完成任務,艾爾沃德博士和其他人得出的最重要的結論之一是武漢為世界範圍內的防疫工作做出了貢獻。

艾爾沃德博士展示了反映中國瘟疫發展歷程的圖表,他說,倒V形曲線是中國政府成就的證據,當被問及我們是否可以相信中共的官方數據時,艾爾沃德博士說,他們自己有3個發現支持中共的表述,

Indicator No.1: There are empty beds everywhere.

第一項證據:到處都有空床位。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你可以做的一件事是,你可以與正在看病的醫生交談,他們在這樣的大型醫院中工作,而你知道,無論你在哪裡聽到的都是相同的消息,他們對我說:你知道,我們的醫院有床位,武漢的醫生也說他們那裡有床位,他們可以將感染者從隔離中心送到醫院住院治療。」

Indicator No.2: Testing clinice are freeing up

第二項證據:測試門診有了閒暇。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當我們去發燒門診與那裡的醫護人員交談時,發現他們坐在那裡無事可做,診所裡沒有需要掃描或者檢查的病人,他們說情況是改善了。過去我們這裡有病人排隊,而現在沒有了。這是第二個真實的證據。」

Indicator No. 3: Not enough patients to enroll in drug trials

第三項證據:沒有足夠的病人參與藥物試驗

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因此當我與他交談時,我說參與情況如何?他說這是一個挑戰,試驗的速度正在放慢,因為我們實際上沒有足夠的新患者,可以招募到該試驗中,所以試驗已經放慢了速度。」

蕭茗(Host/ Simone Gao):再說一次,如果這個團隊在中國看到的一切都是由政府安排的,我們就不能完全確定這個團隊收集的證據是否真的是第一手的。事實上,社交媒體上的報導和中共自己的媒體報導似乎與世衛小組的說法相矛盾。我們從推特上獲得了這個視頻,這條推文寫道:中共副總理孫春蘭來到武漢某地小區視察疫情防控,住戶們不允許下樓,有市民在樓上高喊,「假的!假的! 都是假的!。」不僅僅是社交媒體,中共官方媒體對冠狀病毒的正面報導有時也會產生反效果。

據新華社報導,2月21日,武漢市副市長胡亞波表示,該市將新建19所臨時醫院,目前武漢有13家這樣的臨時醫院,床位超過1.3萬張。胡亞波說,其中有9千多張已被佔用。如果疫情呈倒V發展,病人數呈下降趨勢,為什麼武漢還要繼續修建這麼多臨時醫院?胡亞波表示,到2月25日總床位數將到達3萬張,是目前的兩倍多。如果現有的床位還未完全被佔用,為什麼還需要這麼多床位?與此同時,大紀元時報收到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要求政府部門和機構銷毀與此次疫情有關的文件和數據。這份文件是在遼寧省政府內部傳閱的,遼寧距離病毒的發源地湖北有1000英里之遠,來自山東省的機密內部文件也顯示當局故意少報了檢測結果為陽性的試劑盒的數量,當時新病例的實際數字是官方報告的52倍還多,最重要的是,測試方法的改變,增加了中方數據的混亂。

2月26日,湖北省5名高級官員報告新病例數為負107例,當天晚些時候,其它10個城市也報告新病例數為負數,之所以出現這些奇怪的數字是因為中國國內改變了確診的方法,最初只承認核酸測試的結果,隨後中共開始接受CT掃描結果,但不久後又恢復了核酸檢測結果的權威性,有112個病人在CT掃描中呈陽性,但其中只有5個核酸測試中呈陽性,結果就成了 -107。

蕭茗(Host/ Simone Gao):儘管我們質疑來自中共的官方數據,我們懷疑中國的疫情可能並沒有得到緩解。但是我們現在還無法下結論,我們只是不能確定,世界衛生組織高度評價中共在疫情處理上的表現,這是典型的「宣傳」伎倆。然而,我們也不確定這樣的宣傳是否能起作用,這是副總統彭斯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的片段。

彭斯(美國副總統):「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消息,中國的新增病例數實際上比世界其它地區的總和少。美國疾控中心的官員幾週前剛到中國,他們告訴我他們可以看原始數據,從他們初步研究結果來看,它確實符合我們所接受到的大部分數據。」

蕭茗(Host/ Simone Gao):彭斯副總統提到的這些疾控中心專家是誰,他們掌握了哪些原始數據。我問了林曉旭博士這些問題。他是一名受過中美兩國培訓的微生物學家,曾任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病毒性疾病部門的實驗室主任,2014年曾參與中東地區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疫情應對工作。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是的,有兩名來自美國的醫生參加了這次任務,其中一位是克利福德·萊恩博士,他是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臨床主任,另一位醫生是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感科的魏公周(音譯)醫生。所以問題是這次聯合任務中來自其它國家的醫學專家必須由一些中共專家和中共安全人員陪同,在他們整個中國之行中,他們只在疫情中心武漢停留了一天,在一天內能發現什麼呢?而且從他們的報告中,你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承認並不充分了解病毒的動物起源和病毒的自然宿主。他們顯然也提到難以理解在疫情爆發的早期,病毒是如何從動物傳給人的。並且無法確定早期人是如何接觸到這種病毒。這意味著他們不能識別第一個病人, 所以這些關鍵問題實際上表明了武漢方面在早期流行病學研究上和疾病控制上都是失敗的。我認為這是核心問題,但是這次任務沒有找到任何有關關鍵問題的信息。當然中國的醫生和科學家在治療病人、研究病毒和控制疫情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他們絕對為此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是對於這種聯合任務,關鍵在於解決核心問題,如果核心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那麼我認為原始數據仍然無法給出足夠的信息。這很可能只是打著世界衛生組織的旗號掩蓋事實,就像中共在邀請記者參觀勞改營和監獄之前,先把法輪功修煉者或維吾爾人移走一樣,所以你看到的是政府想讓你看到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您如何評估中國現在的疫情?」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我對中國的疫情一點也不樂觀。首先如果相信官方媒體的宣傳,那將是一個可怕的錯誤。官媒告訴人們疫情已經得到控制,甚至指責美國是病毒的潛在源頭。實際上根據中國醫生的報告我們了解到即使在1月和2月83%的感染都是由集體聚會造成的,比如家庭聚會、社會活動、或者是上班時間的接觸,現在中共正在推動人們復工,推動工廠恢復生產,但是我們看到有很多關於工廠工人被感染,和整個工廠被隔離的報導。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中共正在為第二個疫情大爆發創造條件。」

接下來誰是這次疫情的真正的第一個病人。

零號病人

一般來說,在爆發瘟疫時,找到第一個病人或最早個案,可以極大的幫助醫生和科學界對抗瘟疫。一旦找到第一個得病的人也就能夠大致找出這個人得病的緣由。然而,中共迄今為止對第一個病人的真實身份始終語焉不詳。武漢衛生部門的官方聲明稱2019年12月8日,第一例冠狀病毒例出現在武漢,該男子後來被治癒並出院,他沒有到過華南海鮮市場。中共當局稱該市場是疫情爆發的源頭,然而另有兩份報告反駁了這一說法。1月24日的《柳葉刀》和2月18日的BBC都報導說第一例病例出現在一週前的12月1日,病人70多歲臥床不起,他也沒有到過華南海鮮市場,然而中共衛生部門堅稱病毒來自海鮮市場。2月17日,BBC採訪了《柳葉刀》,那篇文章的其中一位作者吳文娟博士,她是金銀潭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主任,那位臥床不起的病人也在這家醫院接受過治療,吳文娟在接受BBC採訪時表示「因為生病,她基本上不出門」,《柳葉刀》雜誌的研究說這位病人的家人沒有出現任何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當BBC問及這名男子(染病)是否與海鮮市場無關,以及是否有其它感染源時,她回答說:「對此他們還在研究」。

蕭茗(Host/ Simone Gao):然而自從那次訪談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聽到吳文娟博士他們團隊的相關研究消息,這應該是非常簡單的一個長期臥病在床且從未到過海鮮市場的男人,感染了2019年的冠狀病毒。他到底是如何染上的,首先就要排查他身邊的人,如果他的家人們都沒有任何症狀,那麼曾經到過他家的人呢?這串清單應該不會太長,疫情已經爆發了整整兩個月,真正的第一個病人還是沒找到,再者中共衛生部門依然堅持病毒是來源於海鮮市場。儘管許多的研究都表明非常多的早期病患沒有到過海鮮市場,不僅如此,中國的研究人員聲稱他們在還沒有找到第一個病人的情況下,找到了病毒的起源。一位中國的石正麗醫師同他的研究團隊,在1月20日向自然雜誌提交了一篇文章,題目為「蝙蝠是2019年冠狀病毒的來源」。石醫師正好也是武漢病毒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在研究中心成立之前,他的團隊已經在致力於研究其它的冠狀病毒,譬如2002年爆發的SARS疫情。石醫師在她兩載的研究期間完成了哪些研究呢?她的研究有哪些意義呢?我對林曉旭博士提出了這個問題。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石正麗醫師的團隊針對冠狀病毒做了許多的研究,舉例來說,他的團隊在2010年發現了中國大馬蹄蝙蝠身上有受體可以與SARS-Cov S蛋白相結合受體上結合域的突變情形,實際上可以調節受體與SARS-Cov  S蛋白結合的能力,2013年時她的團隊發表了另一項主要發現,這次他們在馬蹄蝙蝠身上發現了兩種病毒株,這兩種病毒株在SARS-CoV的核扭結中顯示出了95%的一致性,這兩種病毒還可以與蝙蝠、麝香貓、人類的受體結合,就是說這對於判定病毒的潛在傳染路徑是否是從蝙蝠到麝香貓再到人類提供了一個強而有力的證據,她的團隊持續研究何為潛在的緊急情況,可能是潛在的SARS疫情病毒株,2015年時他們發表了另一篇文章,這次他們使用蝙蝠冠狀病毒的S蛋白,創建了一種坎合病毒,並採用SARS-CoV 將其置於老鼠的骨幹中,令他們驚訝的是結果顯示此種病毒的功能實際被強化了,因為它展現了對於人類氣管和表皮細胞的感染性,並且還顯現了小鼠動物模型中的肺部發病機理,就是說這實際上與醫用酸問題有關,且觸及病毒功能增強的研究。石醫師的團隊毫無疑問是有能力的,他們有一個冠狀病毒逆向起源系統,他們對於在S蛋白上引入突變很有一套,並且擁有所有野生性,蝙蝠冠狀病毒和SARS-CoV 株,所以這取決於他們是否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究,因為他們對於病毒功能強化的風險,這方面有完整的認知。」

蕭茗(Host/ Simone Gao):石醫師與其團隊於2015年建構的這種新型病毒與這次疫情爆發中國的病毒並不完全一樣,然而這些事實,諸如石醫師是武漢病毒學研究中心的領導進行了多樣SARS 冠狀病毒的研究,在實驗室建構餓高致病性的冠狀病毒,她的實驗室非常接近這次疫情爆發的中心,且武漢還有許多微生物實驗室,這下都印出了一些問題,當然了,其中之一的問題便是中國實驗室的安全性究竟有多高。

中國微生物實驗室安全嗎?

中共實驗室有標準寬鬆病原體洩漏的歷史紀錄,在SARS 爆發期間,病毒曾有兩次的洩漏紀錄,以上的兩種案例中北京中國病毒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都曾受到感染,其中一個人在住院治療前還曾乘坐火車長途旅行。根據中共官媒報導,另一個安全標準寬鬆的例子則是將實驗室的動物販售給當地市場,一位名為李寧的男子當時是中國生物醫學工程學院的生物學家,他被發現在2008至2012年間販售實驗室用豬隻、牛群、牛奶至當地市場,李及他的同事們將販售所得大約一千五百萬元收入私囊,他在2020年1月2日被判12年的監禁。根據2016年中國實驗動物信息網的報導,中國研究員每年約用數以千萬計的動物從事實驗工作,光是湖北省的動物實驗研究中心每年就使用了大約30萬隻的動物,不論是用在中心內生物研究的實驗、抑或販售、分配至湖北其它實驗室。

蕭茗(Host/ Simone Gao):中國研究員販售實驗用動物,這種做法有多普遍,病毒有可能因為這種行為洩露嗎?這裡再次請林博士為我們解說。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關於潛在的實驗室(病毒)洩漏,這確實與實驗室管理問題有關,因為某些動物實驗室可能只是在處理昏迷的小老鼠、轉基因小鼠、甚至接種了低致病性病毒的小鼠。因此人們有可能將其出售以獲利,但這是一個管理上的問題。於此同時,我想將您的注意力帶到一篇由兩位中國科學家發表的文章上,其中一位(科學家)是在廣州,另一位是在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在這篇文章中,他們發現了一間由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運的實驗室,這間實驗室實際上容納了數以百計從湖北、浙江省野外捉來的蝙蝠,捕捉蝙蝠的人員被報導曾數次被蝙蝠攻擊,被攻擊的人也好幾次須自主隔離。當然了,實驗室針對動物組織器官做研究,需(對動物)進行手術,因此這些動物的組織器官樣本與被污染的垃圾就是病原體的來源。若這些(組織器官、實驗用垃圾),沒有被很好的管控,很可能會對環境和曾與垃圾接觸過的人員造成污染。這座實驗室與華南海鮮市場僅距離280米,實驗室也臨近工會醫院,這所醫院的醫生是在這波疫情中首批被感染,就是說這令人震驚,當然這只是實驗室病毒洩漏的潛在性推論,目前尚無實質的證據可供檢驗及審查,但這是一種潛在的可能性。」

中國專家麥克爾·皮爾斯伯里在2020年2月29日的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中對冠狀病毒做出了如下評論。

麥克爾·皮爾斯伯里(中國專家):「習近平與川普於今年通的三次電話中,所提到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冠狀病毒,並且中共必須告訴我們,那些我們必須知道的有關於病毒的情況,他們將病毒的分析結果放在網上,這不是行事隱秘的中共通常的做法,後來有人不公開的向他們指出,但是那些忠於川普總統的人發現,這種病毒要麼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 ,我們不是要指控誰,要麼來自於食用了從武漢巨大市場中購買的野生動物。昨天中共通過了一項法律,順帶一提,他們通常會說他們的法律需要兩到三年才能通過,在兩週內,他們通過了一項禁止所有中國人食用野生動物的法案。」

皮爾斯里對中共政府的相關措施的說法還不完整。2月15日,禁止野生動物消費法案通過的10天前,中共科學技術部發佈了一項指令,標題為《關於加強處理諸如新型冠狀病毒等先進病毒的微生物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管理的指令》。

蕭茗(Host/ Simone Gao):這項指令說明了什麼呢?林博士是這麼告訴我的。

林曉旭博士(美國微生物學博士):「就是說該新指令明確地暗示了現在主要的微生物安全危機與這些掌握高致病性病原體的微生物實驗室有關。想當然,當這個新的指令發佈時,某種程度暗示了中共政府,承認實驗室的病毒存在潛在洩露的可能。」

蕭茗(Host/ Simone Gao):毫無疑問的,中國醫生與護理師們正非常努力的與疫情戰鬥,中國人民也是。但除非網路長城完全垮掉,且中共政府允許外國專家能自由進入中國內地進行調查,否則外面世界不會知道中國內部實際上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中國人民也不會知道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新聞發佈會上,艾爾沃德博士並未提到在最初的幾個月裡,中共政府對於資訊的打壓,已經奪走了許多生命,並且讓疾病傳播到全世界,但是這些事實並不會就此消失。感謝您收到《世事關心》,我是蕭茗,我們下次見。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 Simone Gao, Daniel Holl

Editors: Bin Tang, Louis Chen, York Du, Fiona Yang, Daniel Holl

Narrator: Simone Gao

Cameramen: York Du

Transcribers: Jess Betty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om

Zooming In

March, 2020

=====================================

Part 3: Coronavirus Triggers Global Economic Fears

Narration: China returned from its extended Lunar New Year holiday to steep economic losses.

As the Shanghai stock exchange reopened on Feb 3, China’s benchmark stock index (the Shanghai Composite) dipped 9% on the first day of trading, its worst opening in almost 13 years.

The Chinese yuan plunged against most of its major currency rivals.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PBoC) recently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inject $174 billion into the economy to protect it from the impact of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The size of the central bank injection, along with other measures, signals policymakers’ fear of a market crash.

Analysts say the impact of the virus – which has left major cities in full or partial lockdown – could harm growth if it lasts for a prolonged period.

China’s travel and tourism sectors have already taken a hit over an unusually quiet Spring Festival break, while cinemas were forced to close to try to contain the virus.

Meanwhile, numerous factories have suspended production while companies have instructed employees to work from home.

Foxconn, Toyota, Starbucks, McDonald’s, Tesla and Volkswagen are just a few of the corporate giants to have paused operations or shuttered outlets across China.

On February 4, Hyundai, the world’s fifth-largest automaker, said that it was temporarily stopping production lines at its factories in South Korea due to shortage of Chinese parts.

The Hyundai shutdown — the first factory lines to be idled outside China — could portend much more serious disruptions in the complex automobile supply chains.

Global oil prices began to collapse as demand from China shrank. China consumes 13 of every 100 barrels of oil the world produces. As daily Chinese oil demand dropped 20 percent because of diminished transportation and manufacturing, repercussions are felt by the entire oil industry.

Experts say, once the Wuhan coronavirus subsides, it could take as long as 19 months for multiple industries to recover.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 global economy will take a hit of at least $40 to $60 billion. (Andrew Moran on Liberty Nations)

Host: Just how deep will the wounds be on China’s economy? Economist and China expert Frank Qin told me this.

這次武漢肺炎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比2003年的時候要大,因為,當時中國經濟處於上升時期,世界工廠正在形成,電子商務也是剛剛發展。而現在,中國經濟由於受國進民退和貿易戰的雙重打擊,私營企業投資在最近幾年大幅下滑,產業鏈也發生了轉移。疊加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將對中國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疫情對經濟影響的程度,主要取決於三個方面,

第一是這次瘟疫會延續到什麽時候。按照,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1月27日的報告,他認為武漢肺炎整體疫情會在4、5月“見頂”,至6、7月慢慢減退。這意味著,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影響都會存在,3-5月將持續,預計6月份以後才會基本恢復正常。

第二,是不是會形成全國範圍的疫情。目前中國的感染人數和死亡率,比官方公布的要高幾十倍,而已經采取各種措施封閉管理的城市已經有36個,而按照從武漢流出的500萬人口的大數據來說,湖北省之外的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也是1月22日武漢封城前,從武漢人口流入的主要目的地。由於中共當局陷於就業和控制疫情的兩難當中,應該不會在2月10日之後再延後中國新年後的開工時間,但這樣也意味著這些大型城市也會進一步淪陷。所以,我預計,到4-5月份,全國性大型城市和大部分城市都會被迫采取封閉和半封閉,勢必影響經濟,包括消費和產業鏈。

Frank Qin: The impact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 on the Chinese economy will be greater than in 2003. In 2003, the Chinese economy was on the rise, China was becoming the world’s factory and “Made In China” was coming into being. E-commerce in China was fledgling. Now, the Chinese economy is having difficulties. You have the U.S.-China trade war, and a Chinese economic dynamic in which the state flourishes but individuals do not.

Investment of private enterprises has fallen sharply in recent years, and the supply chain has also shifted. All these elements factored together will create a far-reaching impact on the Chinese economy.

The extent to which the epidemic affects the economy depends on a couple of things:

The first is the duration of the epidemic. Liang Zhuowei, Dean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ated in a January 27 report that he believes the Wuhan epidemic will peak in April and May, and will start to subside in June and July. This means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economy will exist for the first and second quarters. It will continue through May and June and will start to recover after June.

Second, will this evolve into a nationwide epidemic? At present, it is suspected that the number of people who are infected and the death toll in China are dozens of times higher than officially announced. There are already 36 cities being locked down or partially locked down. 5 million people fled Wuhan before the lockdown on Jan. 22. Their primary destinations were Beijing, Shanghai, and Guangzhou. N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faces a dilemma between employment and epidemic control. For economic reasons it cannot extend the Chinese New Year holiday after February 10th. But this also means the epidemic in these large cities will get worse after the holiday is over when people start to move around. Therefore, I predict that by April to May, large cities and in fact most cities in the country will be forced to lock down or partially lock down.  This will inevitably affect the economy, hurt consumption and encourage migration of the supply chain.

從對整個經濟影響的程度來看,我們看到路透社引用標準普爾,預計中國的GDP將在全年下降1.2%。 其他的預測則預測會下降1%或更高一點。但我認為經濟會被影響的更深,GDP下降的幅度要更大。第一季度的增長率甚至只有2%或更低。後面的增長也會下降的更厲害一些。全年整體的下降幅度,我認為會在1.5%左右。由於考慮到之前的,中國經濟去年的時候,GDP的數字是造假的。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會看到,整個2020年中國經濟被影響的程度和範圍可能比外界想像的還要嚴重。

How big of an impact will it be?  Reuters reported that Standard & Poor predicted China’s GDP would dip 1.2% for the entire year. Other organizations have made similar forecasts. But I believe China’s GDP will drop down further. I believe the growth rate for the first quarter will only be 2% or lower. The subsequent growth will be even smaller. The decrease in growth for the entire year will be about 1.5%. Considering that last year China largely faked its GDP numbers, I would say the impact of the outbreak on China’s economy will be more serious than what the outside world imagined.

Host: And when China is hurt, the world bleeds. Overwhelming concerns over the state of the global economy may prove one thing: The international commerce and financial markets have become far more reliant on China than people realize. And with a greatly underestimated number of people infected with the coronavirus, people do not know what to expect.  But one thing is for sure, if the epidemic prolongs, China will be forced to disengage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during a period when it needs Western investment the most. Stay tuned for the truth about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in China. Thanks for watching Zooming In. I’m Simone Gao. See you next time.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