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宇凡:中共一直在進行精神奴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是一個中國內地長大的九零後年輕人,從讀小學開始,我認為我受到來自國家,政府,的精神鴉片的毒害。

中國是一黨專政的國家,中國共產黨在所有大學,中學,小學的教材裡,加入灌輸帶有政治色彩的內容,強制洗腦式教育,讓每一個在中國內地接受教育的孩子,學生,從沒有自主思考能力的階段開始,印記共產黨的紅色教育。我從幾歲開始,學習到的內容不是去愛一個國家,愛這個國家上生活的每一個人,共產黨的教材裡,他們強迫教育我,要愛黨,其次才是愛人民。他們在教材裡,把控制人類精神的毛澤東,把上億中國人搞得沒有精神自由,思想自由的魔頭,稱之為偉人(在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時期,這個「偉人」不懼科學,不畏自然,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大搞思想運動,腦控上億人,排除異己,使得中國不搞外交,不搞科學,卻大搞階級鬥爭,控制人心,把正常人搞得精神恍惚,沒有理性思考能力,跟著這個魔頭,迫害致死數千萬人),這樣人類社會的公敵,在他們的教材裡成了偉人。把1989年屠殺學生的鄧小平,稱之為改革開放的總工程師。還有很多很多滅絕人性的人物,在共產黨的政治需要,和為了達到教育教育從娃娃抓起,培養一代又一代的共產走狗奴隸目的的情況下,撰改歷史,隱瞞事實,把原本應該走上審判席的人塑造成了偉人,寫進了共產黨的教材裡。接受這些教育的,都是不能分辨是非的孩子,他們,包括我,在對這個世界還是空白的時期,被強制灌輸,把這些本不該受到的教育,印記在腦海里面,如此邪惡的教材,如此骯髒的手段,本該接受真實歷史和自主思考能力教育的孩子,被共產黨的強制精神洗腦教育,變成一代又一代政治工具,邪惡勢力的的打手,這樣的孩子長大了,沒有認識到自由和獨立思考的重要性,腦海里面是五六歲開始灌輸的紅色教育,如此卑鄙的手段,教育迫害從娃娃開始,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人熱衷於做政府黨派的奴隸,不敢對政府說不,不敢質疑政府,因為反對和質疑的思想,早在兒童時期,就被政府扼殺了!

其次,教育教材內容,已經喪失人性,誤導兒童學生輕視生命,把捨己救人的思想編造的如此聖神,黃繼光擋機槍眼,董存瑞炸碉堡,我們暫且不說這些事務的真偽,過度吹捧,教育孩子,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換別人的生命是聖神的,向這些人致敬,向這些人學習。從教育教材,到社會媒體,都在灌輸英勇救義,捨己救人,輕視自己生命的思想。我認為,生命是神聖的,我們固然尊重別人的生命,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我們也應該保護別人的生命,但是首先我們得先保護好我們自己的生命,我們的生命同時也屬於我們的家人,愛人,如果我們的生命都得不到保障,我們何以有能力去保護別人的生命呢?捨己救人,輕視輕視自己的生命,歌頌不顧親人悲痛,無知無畏的去拯救別人,這樣如此荒唐,邪惡的思想,也被灌輸到孩子的思想裡,這些孩子在這樣的教育下,長大了知道自己不會游泳還要跳水救人,知道自己的死,或許換不來別人的生,卻不知道你的父母在家等你吃飯,你的愛人正在等待你的擁抱,有的人用年輕的生命,換來的是媒體幾句虛情假意的歌頌,給家人帶來的是一輩子抹不去的痛!我們可以幫助別人,可以挽救別人的生命,但是我們要先學會保護自己,自己的生命同樣重要,生命是平等的,如果只是歌頌捨己救人,這樣的自殺式教育,對於兒童,無疑是上自殺課,無視生命課。

教育價值觀嚴重扭曲,在我的印象裡,中國式教育,烏煙瘴氣,人踩人,題海戰術,分數評級,演變成思想階級鬥爭。在共產黨的權貴社會背景下,老師以權貴區別對待學生,以分數論英雄,從來不去考慮孩子的創造性,獨立思考性,在應試教育的背景下,學校就像共產黨的工廠,標準化製造一個一個活生生的標準機器。成績只能代表某一個方面,這些孩子可能不會當一個企業家,可能不會當一個科學家,但是可以有一份自己熱愛的工作,過上自己熱愛的社會,這樣正確的教育觀念在中國無處可尋,有的是老師教育孩子,從小搞階級鬥爭,把自己的同學分為家庭背景的三六九等,把同學分為成績的三六九等,老師教育所謂成績好的孩子遠離分數低的孩子,讓小孩子互相欺壓,如此邪惡的教育理念,無疑對每一個在中國長大的孩子,帶來一輩子抹不掉的陰暗記憶!教育價值觀缺乏理性,缺乏科學,扭曲的教育價值觀裡希望所有人都是滿分,所有人都是社會精英,把社會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作為教育的反面教材,他們用恐嚇式的方法教育孩子,如果成績不好,就只能去從事體力勞動工作,殊不知應該教育孩子社會人人平等,不管你從事任何工作,都只是角色不同,分工不同。小孩子從六七歲,接受這樣扭曲的教育,和特定群體創造的競爭模式,培養出一個又一個,為了達到目的,沒有原則,不擇手段的殺手,和缺乏獨立思考能力,死記硬背的機器。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培養不出創新型人才。

中國社會矛盾巨大,統治階層都是跟著黨走,聽話的乖孩子,要不就是不擇手段,弄死別人,達到自己目的的狠人。商人為了利益沒有底線和原則,造成如此畸形的社會,可見和教育有直接關係!我把以上概念,稱之為精神奴役希望全世界關注中國教育,中國人權。

每一個中國長大的孩子,包括我,都是精神奴役的受害者!救救孩子,救救下一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