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各醫院仍人滿為患 無數病人絕望苦熬(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4日訊】武漢疫情全球肆虐,中共憑藉數據造假和輿論管制,宣傳大陸疫情正在「消退」,疫區武漢的新增病例數也「迅速下降」。然而,武漢民眾揭露,當地醫院仍然人滿為患,無數病人求醫無門,在生死線上苦熬。

3月14日,大紀元報導說,一位心臟病人13日晚在120急救車上連著跑了武漢幾家醫院,都找不到收治的地方,到處人滿為患

當120急救車停在了武漢亞洲心臟病醫院急診室,醫生告訴病人和家屬,你們去別的醫院,或者打市長電話都可以,醫院不能接收,因為沒有床位。

病人家屬無奈地說,你這是大醫院啊,你不能說看都不看,就把我趕出去啊。

醫生说,沒辦法,現在還有死人在那裡,都沒有搶救。

120急救車上的工作人員也幫病人求情,請他收治病人,「跑了幾家醫院了,剛從161醫院來這邊這家醫院。」

病人家屬再請求醫生,沒有床位,掛個攤位都可以,病人只是心臟病,因為你這是對口醫院,找個醫生來給她看病,可能就是心臟病發作。

醫生依然堅持不能收治,並趕他們走。

急救車上的另一個工作人員也抱怨,所有的醫院都不要病人,病人受不了啊 。

而上述患者的遭遇,只是武漢千千萬萬個患病家庭中的其中一例。

3月初,網名為「二水柚子茶」的武漢網友,在大陸微博發貼文講述,他的媽媽患症,住不上院,在家癌疼了整整一週,痛苦的多次自殺,最後出血而死的悲慘遭遇。

貼文說,我媽在家癌疼了整整一週,每天晚上愈演愈烈,徹夜不眠。最後十天裡,吃的非常少,幾口水,幾口稀飯。那天半夜,她不停哀求我找點藥給她吃能加速死亡,後來拿了水果刀想割腕。我居然沒辦法阻止她,因為她太痛苦了。

我只能流淚打了110備案。110來了後,我媽強撐著對警察說,會不會對我有影響。

2月19日早上,我在老貓和和張丁文的幫助下,終於用120車把我媽送去了武大人民醫院急診,最後一個急診空位,然後我親眼看到了各種人間慘劇――不論多重,不論怎麼哀求,醫生都不收了,因為沒有位子了。

哭聲,哀求聲,下跪磕頭聲,一個個被120送來,又被120拖回去。絡繹不絕。

我媽的病友,打電話告訴我,她的親姐姐,在家突發心梗,好不容易打通120,一路上被8家醫院急診拒收,最後死在了120車上。

我表姐夫的爺爺,在家暈倒,打了120,6個小時後車來了,直接宣布死亡,再通知殯儀館車來拖遺體。

貼文中寫道,那天,我看著我媽的心電監護慢慢停止,瘋狂的大哭,醫護人員過來指責我影響到他們的治療環境。

太平間很快來拖人,醫護人員要我趕緊收拾東西跟遺體一起走,在太平間,工作人員告訴我,其實疫情肺炎死的人只有三成,剩下帶來的,被剝奪了救治權利而亡的人,多是我們這樣的重症病人,尤其是白血病和透析病人最多。

陸媒調查發現,去殯儀館也得排隊,有死者一週也排不上號火化。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下午二點,武昌區殯儀館車來了。

你們看到過遺體用裹屍袋裝了後,像碼白菜一樣摞在那些車裡嗎?

因為疫情,因為非常時期,殯儀館的車是出來後挨個醫院收屍,不可能再像正常時期那樣,一車一人,有棺材裝著。

拖回去後兩個小時內火化掉,不允許家屬跟,疫情結束後電話通知我去領骨灰。我甚至都懷疑,在如此背景操作下,領回來的骨灰會是正確的嗎?

這樣的經歷,我終身刻骨銘心。太多我媽這樣的病人被犧牲都不計入數字,也不會公布。

我姨夫尿血,沒辦法去醫院檢查;同一個醫院的病友,沒辦法接著化療,只能等著瘋長癌細胞;網絡上孕婦求助的仍然有;膽囊手術的,眼科手術的,急性闌尾炎手術的,胃潰瘍吐血的,腦梗發作已經半身麻痹的……

貼文感嘆說,然而,外面一片歌功頌德,一片形勢大好。我已經很久不看那些官媒了,太假,太避重就輕,掌握輿論媒體的風向,是政府對大眾的教育方式,讓所有不在漩渦中心的人各種樂觀與不知情。

武漢疫情已經失控3個月,武漢居民仍被嚴格隔離在家,中共近日公布多個省市疫情統計數據迅速「清零」。武漢當局更宣稱「病患已經全部收治」,迅速清空了方艙醫院。但視頻顯示,政府人員進小區收屍的情況仍在繼續。

3月13日,一名自稱自願者給親友發短訊說,武漢方艙醫院快速清倉主要是出於政治的需要,實際上9成出院的患者還帶著病毒,因此不少患者出院回家又復發,導致整個小區又發生了大規模群體感染事件。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