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李文亮事件 北京當局調查為何迄今無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6日夜裡,李文亮去世。因為他的死,公眾對中共隱瞞疫情的不滿和憤怒達到了空前的高潮。2月7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稱:「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板著指頭算算,從那時起到今天,一個多月過去了,許多人都在問:調查組究竟調查得怎麼樣了?有沒有結果了?可官方除了在調查組派出的第二天,告知公眾它已經抵達武漢後,再沒發布過任何消息。

照習近平3月10日視察武漢時的說法,「經過艱苦努力,湖北和武漢疫情防控形勢發生積極向好變化,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果,初步實現了穩定局勢、扭轉局面的目標。」換句話說,防控武漢疫情這件事已經初戰告捷了。這讓我不由得聯想到調查組的工作。調查「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再難,總不會比防控武漢的疫情更難吧?現在連難度這麼大的事都已初戰告捷,怎麼李文亮的事怎麼連個眉目都還沒調查出來呢?

今天看到有網友在微信上質問:「調查組,你怎麼了?」

是情況複雜,很難調查嗎?但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大家幾乎都已經弄明白了,所有的細節,幾乎都擺在那兒,應該不難調查吧?調查組已經調查了一個月,難道還沒弄清?

是有人對抗調查?當此國難關頭,以調查組之級別,之位高權重,難道還會有人膽敢抗拒調查?想來無人有此膽量吧?

或者,是報告難寫?查處意見難拿?

其實,要寫調查報告,最重要的,就是實事求是了。國中事態發展,還不能證明當事人並沒有錯嗎?

當事人沒有錯,那麼對他們的訓斥,就是極端錯誤、極端無理的,更重要的是,正因為這訓斥,造成了血流成河、人間至慘的悲劇。
所以,撤銷那一紙訓斥,有那麼難嗎?不就是一個基層所出具的訓斥嗎?即使牽涉到再高的上層,難道調查組還搞不定?

如果,你們的調查認定,當事人還是有錯,要維持訓斥,那麼,也請你們拿出個報告吧,只要你們認定有理由,為什麼不公之於眾呢?
又或者,你們的調查還沒結束,那也請你們發個聲吧,說一下:「我們仍在工作。」

你們一直不說話,一直不吭聲,到底是怎麼了?

你們即使不願意給當事人一個說法,也得給你們自己一個說法吧?當你們奉派出發時,你們贏得的是多麼萬眾一心的期盼啊!現在這樣「打死也不說」,不會影響你們的形象嗎?

網友的這一連串質問問得可謂句句在理。不過,我現在越來越懷疑,當初的所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根本就是個大忽悠。

大家還記的嗎?因為李文亮的去世,公眾對中共隱瞞疫情的不滿和憤怒在2月6日那天達到了空前的高潮,並紛紛向當局要「言論自由」,引發了中共的極度恐慌。中共提供輿情分析報告的沃民高科沃德網情研究院當時就建議當局:肯定李文亮的貢獻;追責,紀檢部門以「恰當方式」做出追責的安排,並建議「先表態,更多問責是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封堵言論——北京的調查組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派出的。現在回過頭來重新審視這件事,所謂派調查組,所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不就是為了暫時安撫一下民眾的情緒嗎?等到輿情過後,人們的注意力漸漸轉移了,所謂「調查」也就以這樣或那樣的理由、方式,不了了之了。其實,以中共的本性,怎麼可能真的調查自己幹的坏事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