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預見武漢肺炎瘟疫威脅全球 編劇坦言「不意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7日訊】2011年驚悚片《傳染病》(Contagion,港譯:世紀戰疫,臺譯:全境擴散)追蹤一種稱為MEV-1的虛構病毒的到來,虛構病毒起源於蝙蝠,跳到豬然後是人。這反映了一個事實即人類新​​疾病中有75%來自動物。這些疾病包括HIV,埃博拉病毒,SARS和現在的武漢肺炎(COVID-19新冠病毒)。到電影結束前,恐懼已經籠罩了整個世界,該病的死亡人數至少達到了2600萬。影片幾乎完全真實預演了正在蔓延全球的武漢肺炎疫情,編劇坦言在拍這部影片時就知道瘟疫遲早會發生。

《傳染病》有兩個編劇,其中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最近去中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所以自我隔離了兩個星期無法受訪。而另外一位編劇史考特Z.伯恩斯(Scott Z. Burns),則談到當初在創作這個虛構故事時,做了多少考證,又跟現在的疫情有多少吻合。

電影開場15分鐘之後,這部片的大咖演員之一,奧斯卡影後格溫妮絲·帕特洛領便當後突然死了,成為第一個感染者,讓觀眾差點沒嚇壞。史考特說打從疫情爆發以來,所有認識的朋友都告訴他,劇情意外吻合現實真的太不可思議,「但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我跟很多科學家討論過,都告訴我這種事情只是早晚會發生,而非不可能發生。」

對於自己的劇本成了真實的預言,史考特說這並沒有讓他感覺好到哪去,因為看到有人生病、死去的消息,還是會讓他身為凡人的那一面感到受傷,遠遠超過「寫出神預言的電影人」的身分。

編劇發現瘟疫遲早都會來臨 《全境擴散》警示不知道危險的現代人

馬特·達蒙(Mat Damon)和格溫妮絲·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出演的2011年驚悚片《傳染病》,迅速躋身iTunes十大電影租賃排行榜,並成為Amazon Prime和Google Play上最受歡迎的電影之一。儘管近幾個月來,包括《爆發》和《十二隻猴子》在內的其他大流行電影也再次受到青睞,但似乎沒有一部影片像《傳染病》那樣引起觀眾的共鳴。

這可能是因為電影的編劇斯科特·伯恩斯(Scott Z. Burns)對流行病學進行了數月深入研究後的結果。他招募了幾位知名的流行病學家來擬定現實情節,編輯劇本並培訓扮演衛生官員,醫生和科學家角色的演員。

伯恩斯說:「當我開始與專家交談時,所有人都說,是否有大瘟疫流行,這是無需討論的。瘟疫遲早都會發生,問題是什麼時候開始。」,「我覺得,研究下去,沒有什麼是不可思議的。」

在日益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中,這部電影的紀錄片精準的描述也已引起某些人的警覺。一些影迷認為,這部電影虛構出來的破壞和高死亡人數是即將發生的事情的徵兆,並暗示官員們正在向公眾隱瞞信息。在人們對這種新病毒知之甚少的真空中,恐懼和錯誤信息不斷增多。

這部電影預見到了這一點。他說:「我們都開始談論一個事實:現代社會並不知道真正的瘟疫大流行是什麼。」 因此,他們著手創建一個,讓現代人能看明白。

在影片中,為了驅趕蝙蝠砍倒香港的樹木,結果觸發了病毒,這表明了森林砍伐和動物棲息地的破壞如何使這種病毒從動物傳人變得更加可能。該病毒迅速擴散,從香港到芝加哥再到明尼阿波利斯僅數小時,不斷增長的全球旅行可以迅速將疾病變成流行病,有時變得難以控制。

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博士說:「這將不是純粹的娛樂影片,實際上是一些公共衛生信息。」 「這個想法是讓人們意識到,新興疾病將繼續出現並重新出現。」

利普金(Lipkin)在整個職業生涯中已經發現了數百種新疾病,他與伯恩斯(Burns)分享了他從2003年以來在北京SAS的的經歷。電影中的埃利奧特·古爾德(Elliott Gould)的角色,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一位名叫伊恩·薩斯曼(Ian Sussman)的科學家,向利普金表示了讚賞。

利普金(Lipkin)邀請溫斯萊特(Winslet)和女演員詹妮弗·埃勒(Jennifer Ehle)到他在哥倫比亞的實驗室工作,後者扮演著為這種病毒研發疫苗的研究人員。他開發了一種在屏幕上旋轉的病毒的3-D模型。在後期製作過程中,他幫助Burns確保了虛構實驗室是準確的。

在一個場景中,溫斯萊特(Winslet)解釋了「零」現象的概念-指的是每個病人可能感染多少人,本質上是一種傳染性的度量。現場給大眾帶來了一個流行的流行病學名詞,這讓公共衛生教授和生物學老師感到很有幫助,他們現在每年都為他們的班級放映電影。

伯恩斯說,在拍攝電影時,達蒙開玩笑說,他們需要增強其恐懼因素並添加一些殭屍,才能使它成為真正的好萊塢驚悚片。但是伯恩斯說,他和導演史蒂芬·索德伯格都清楚這部電影甚至更可怕,因為它看起來像是合理的,「與創造一個使觀眾與故事有距離感的怪物不一樣」。

2020年的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來了 錯誤的信息和誤導加劇瘟疫 恐懼與不信任使社會崩潰

現在把我們帶到2020年,那時《傳染病》與現實生活之間的距離似乎很小。 帕特洛在影片的前10分鐘被病毒殺死,她最近戴著面具,從飛機上發布了Instagram自拍照。

她寫道:「我曾經出演過這部電影了。」 「注意安全。 不要握手,經常洗手。」

帕特洛並不是唯一一個進行這些比較的人。 許多人上Twitter告訴人們觀看「傳染病」,以了解COVID-19的實際情況。 一位評論員在YouTube頁面上寫道,您可以以3.99美元的價格租借這部電影:「由於冠狀病毒,該電影應該是免費的! 我們必須做好準備!」

28歲的斯蒂芬·特格索夫(Stephen Tegethoff)說,最近與朋友一起觀看《全境擴散》,使他懷疑該病毒在全球的傳播速度要比官方所說的快。

影片中,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官員試圖去控制全球爆發,並平息公眾日益增長的恐懼和不信任。伯恩斯預計,大流行會引發對政府的恐懼和不信任。 除科學家角色外,這部電影還邀請了裘德·勞(Jude Law)扮演的自由撰稿人,他質疑CDC的動機,用鷹派偽裝的方法治癒病毒,並贏得了人們的支持,因為人們在親人死後會尋求答案。

伯恩斯認為,電影對恐慌和替罪羊的刻畫非常類似於今天發生的事情。

他說,在很大程度上,他很高興人們可以從電影中汲取公共衛生的教訓。但流行病對社會破壞性的影響使他擔心,這種普遍蔓延的恐懼,導致股市下跌,國家互相指責以及人們囤積口罩和其他用品。

伯恩斯說:「我確實希望這部電影能夠說明,錯誤的信息和恐懼如何影響著人們的舉止,使問題變得更糟或引起新的問題。」

人們應該考慮別人 團結才能彼此生存

伯恩斯說,拍這部電影向他展示了公共衛生與人們之間的聯繫。他說,例如,免疫力強的人有責任不將疾病傳播給可能更脆弱的鄰居。

他說,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將人們聚集在一起,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需要彼此才能生存。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沒有什麼會像恐懼一樣傳播。」

(轉自希望之聲/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