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中共肺炎與治理失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政府應付肺炎疫情的種種方法,到底反映了中國的「制度優勢」,還是「治理失靈 " “治理潰敗」?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1) 掩蓋真相,封殺輿論,貽誤防控疫情的最佳時機。據《南華早報》取得的中國政府數據,首位中共肺炎的病例可追溯到2019年11月17日的一名55歲男子。12月8日,已有數例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關的中共肺炎患者到醫院就診,如果及時關閉該市場並隔離病人和可疑病例,疫情不會擴散。可直到2020年元旦才關閉這個市場。12月24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將病毒送廣州檢驗,12月27日確認是「中共病毒。」12月29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已上報共七人包括一家三口被感染病毒,但武漢衛健委、國家衛健委仍通報稱「不會人傳人」。1月11日已有死亡病例,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仍說武漢的情況「可防可控」。這期間疫情實際上在迅速蔓延,但官方的說法讓人們解除了警惕,人們未採取任何防護措施、也未取消任何活動或出行計劃。直到1月20日才通過鍾南山宣布中共病毒「確定人傳人」,1月23日武漢才封城,1月25日才成立疫情小組。一份來自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工程大學1月2日下發的內部文件顯示,中共高層早已知曉此次疫情具有傳染性,並開始在內部採取預防措施,而大多數民眾還被蒙在鼓裡。中央政府1月3日即開始向美國和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疫情,1月7日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了疫情問題,但決定不公布。中共的掩蓋和拖延,是疫情迅速惡化的罪魁禍首。

(2) 打壓吹哨人和批評者,壓制民間機構,為民間救助製造極大障礙。12月30日,李文亮醫生在微信群裡發消息說,急診科隔離了7名來自於華南海鮮市場的SARS病人,被轉發後立即遭院領導警告,要求他寫檢討書。武漢市公安局傳喚李文亮等8名醫生並對他們進行訓誡。武漢協和醫院的醫生林羽向媒體說,疫情剛開始的時候,醫院就要求不允許私自在公眾平台談論病情,不允許私自接受媒體採訪,「整個就不讓說」;而地鐵員工也被禁止帶口罩,「怕引起恐慌」。截止2月21日,海外民間團體「中國人權捍衛者」收集到416個在網上傳播相關信息而被訓誡和拘留的案例。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陳思明、高飛等,通過社交媒體發布疫情真相,均被抓捕、拘留或強制隔離。許志永博士嚴厲批評當局對疫情的處理方式,2月15日遭抓捕。艾曉明等發起公開信,很多簽名者遭到警告或傳訊。大多數國內媒體淪為宣傳機器、甚至成為騙子和幫凶;一度市場化或半市場化的媒體也在整肅之下噤若寒蟬,海外媒體也受到層層阻撓。1月14日武漢警方在金銀潭醫院外短暫拘留了來自香港電台、香港商業電台、無線新聞和NOW TV的香港記者,並迫使他們刪除鏡頭。真相的傳播、信息的收集對於掌握疫情、採取決策、個體救援等作用巨大,但當局的媒體管控、刪貼、抓人,一直在起相反的作用。

(3) 批准和舉辦大型活動,造成疫情蔓延。政府明知情況嚴重,仍未採取任何公開步驟。 1月6日至10日,武漢市召開兩會;1月10日,全國春運大幕開啟;1月11日至17日,湖北省兩會在武漢舉行。兩會期間,武漢通報無新增病例,外界誤以為疫情被控制。甚至在封城前四天,官方仍組織四萬家庭參加 「萬家宴」,事後此小區居民感染極為嚴重,事後有人評論此次「萬家宴」形同謀殺。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1月20日竟發放20萬張免費旅遊券。1月21日,湖北省委舉行春節團拜會,一些演員帶病參加演出。為了維穩,為了創造本部門的「政績」,為了兩會的政治任務,為了營造節日氣氛,政府在長達一個月多的時間裡隱瞞消息、淡化疫情、甚至特意舉辦大型活動來消除人們的擔憂。這期間,官方不知舉行了多少大型活動,不知多少人在毫不知情或毫無警惕的情況下被感染。

(4) 封城不但沒有起到防止瘟疫擴散的效果,而且帶了大量的社會問題和新的人道災難。在疫情嚴重、無法掩蓋的情況下,當局粗暴地突然決定將1100萬人的整個武漢封鎖,之後全國數十座城市紛紛封城。沒有任何民主商討過程、沒有任何周密計劃、也沒有給居民提供足夠的預警。在500萬人已經離開武漢、幾億人已經春節返鄉或去往世界各地的情況下,封城為時已晚。前「醫生無國界」組織成員、美國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Dr. Rajeev Fernado) 說,「政府掐斷公交車,掐斷鐵路,我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是當代沒有過的做法,是原始的行為和思維。這麼大規模的封城,是強迫健康人與感染者混在一起,讓更多人感染。」封城、封路導致物流中斷,食品、藥品、生活必需品的運輸非常困難,連醫護人員上下班、市民看病,交通都成了問題。酒店把客人趕走,來不及離開的外地人無處安身。封城在不少地方一度造成搶購和物價飛漲,中低收入的民眾更雪上加霜。封城造成的恐慌、混亂以及對政府的不信任,也導致大量的人們「偷渡」到鄰城或鄰省。不但封城,而且各地紛紛封村、封鎮、封小區,用鎖頭、土堆、電焊、封條等辦法無數家庭強行關在家裡。深圳施行出入證制度,一夜之間很多人睡在大街上。全國越來越多的居民區、鄉村憑票證出入,造成極大不便,也於法無據。強迫全國幾乎所有人口不出家門,這隻有最可怕的極權體制才做得到,不但粗暴踐踏人權,而且會造成巨大的人道災難,已經發生17歲腦癱孩子餓死家中、1歲半孩子餓死,以及自殺、去世多日才被發現等諸多慘劇。

(5) 管理混亂、朝令夕改,隨意徵用、沒收、扣留救急物資。華南海鮮市場長期存在環境髒亂、假冒偽劣、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等問題,卻得到政府各部門的長期庇護。1月26日汕頭通知要封城,人們紛紛逃離,物價飛漲,不得不很快取消。2月24日武漢通告有條件開放外地人員出城;但4小時後收回成命。安徽蚌埠一度把市民每天的採購時間限定在早8點到10點之間,導致人群扎堆,交叉感染機率大增。雲南大理、蒙自市、遼寧瀋陽分別扣押了外省市的大量口罩。一些醫院的正常手術都停止。紅十字會拒收救援物質、拖延分發救援物資、走後門優先送給領導或關係戶、將捐贈物資變賣獲利等惡劣事件,在社交媒體上頻頻曝光。人們對中國紅十字會的腐敗和低效深惡痛絕,但武漢市政府堅持要求所有捐贈必須經過當地紅十字會。醫院裡病床不夠,醫護人員、醫療設備、防疫物質都嚴重不足,醫護人員沒有得到有效保護,導致感染。有的醫護人員居然用手術床單做防護口罩、用塑料活頁夾自製護目鏡、用礦泉水桶做防護面具、用一次性雨衣代替防護服。各地紛紛實行簡單粗暴的全封閉管理,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物資由鄉鎮街道及村(居)委會負責配送,老百姓對價格無從置喙。因為交通封鎖而致蔬菜、水果無法外運而腐爛、被迫拋棄的情況,家禽、蜜蜂被餓死的情況,時有報道。瘟疫尚未得到控制的情況下,中共又極為擔心經濟崩潰,急急強令各地復工,導致多處工廠發現疫情。

(6) 公布數字不實。官方的確診數字和死亡數字也被廣泛質疑。大量的疑似病人被醫院拒絕收治或確診;很多醫院的檢測盒不夠,可被檢測的人數有限;街頭有突然暈倒或暴斃的病人;在醫院或居家隔離的不少人在被確診前死亡;武漢等地的火葬場人手嚴重不足,殯儀館每天24不停運轉並向外界求援運屍袋,高價外請幫工。很多病人反映:儘管醫生通過症狀和CT拍照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是中共肺炎,但若確診就要國家付費,因此而不被確診。真實的數據對科研、對各國防疫措施、對普通人的指引等等,都非常重要,但中國的統計為政治服務,已是公開的祕密。1月11日至17日湖北省兩會期間,新增病例的數字就神奇地變成了0。

(7) 隨意封門堵窗、強闖民宅、打砸物品,肆意抓人關人、侮辱人格。湖北孝感某地村民因需要種地謀生而不願被封鎖在家中,立即遭到數名持槍警察鎮壓。2月13日,河南濮陽一村民因忘戴口罩出門,被防疫人員捆綁在一根牆柱上咆哮訓斥。很多人因為未戴口罩而被反綁雙手、遊街示眾、強迫高聲朗讀防疫政策,有地方把人強行關押在體育場、閒置學校內集中「學習」。武漢市青山區居民陳和建因在「封城」期間外出,2月24日凌晨回家時被多名管制人員毆打致死。湖北大學3棟宿舍被緊急徵用,但學生的個人物品當成「垃圾」扔掉。武漢、孝感等多地曝光用垃圾車給居民運送肉菜食品。執法部門對各地發生的歧視武漢人、湖北人的惡性事件沒有作出回應或禁止。一些措施事實上是在強化對武漢人、湖北人、中共肺炎病人的污名化。中國政府本來就蔑視人權,疫情爆發所啟動的全民動員體制,似乎恢復了文革記憶,各種極端口號、各種荒謬政策層出不窮;戴上紅袖標的人似乎掌握了生殺大權,在抗擊疫情的口號之下,公民的自由、尊嚴、生命更是被當作一張廢紙。

(8) 拒絕國際合作與支持。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加壓力,要其不要宣布武漢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WHO至少推遲了一週才宣布;總幹事譚德賽多次肉麻吹捧習近平以及北京應對疫情的透明度和速度。中國政府拒絕與台灣分享真實的疫情信息,還藉機矮化台灣的主權地位,阻撓台灣撤僑,並施壓WHO,禁止台灣參與WHO體系防疫相關會議與活動。美國政府多次請求派專家到中國參與救援,但均被中國政府拒絕。為報復《華爾街日報》一篇關於疫情的評論,驅逐了該報三名駐華記者。2月26日世衛組織稱,中國未分享醫護人員感染中共病毒資料,這對全球防疫的努力,造成一大缺口。中國外交及宣傳機構大肆鼓吹假消息和陰謀論,甚至暗示是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轉移視線,反咬一口,把髒水潑向國外。這些都是中國政府「惡治理」走出國門的表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