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案塵埃落定 網友指出最大疑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0日訊】中共官方週三晚間發布了武漢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師案的調查通報。武漢公安局緊接著就宣布對相關人員作出記過或警告處分。但有人權律師指出,該案的最大疑點是官方的通報迴避了支持中共央視播報李文亮等醫師「造謠傳謠」的幕後黑手問題。一位知名博主稍早更通過分析多項已曝光的事實指出,中共高層早在元旦前後已經知道疫情的嚴重程度,但一直在隱瞞掩蓋。

當地時間3月19日,中共國家監察委發布了武漢市中心醫院醫師李文亮案的調查通報,輕描淡寫的指稱武漢中南路派出所存在「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的問題,並稱調查組已建議湖北省武漢市監察機關出面「督促公安機關撤銷訓誡書並追究有關人員責任」。

武漢市公安局隨即發布公告稱,該局已決定對約談訓誡李文亮的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給予「記過處分」,對執行訓誡的民警胡桂芳處以「警告處分」。

公安局對這兩名責任人所犯錯誤的描述分別是「適用法律錯誤,存在執法過錯」和「執法程序不規範,違規出具訓誡書」。

針對中共官方和武漢警方的這番表演,有中國網友在海外網絡社群中發帖稱,「想知道的是,一個派出所是怎樣將訓誡令安排到央視新聞播出並轉發各省級電視台的?」

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副主席、律師韓連潮在推特上轉發了這位網友提出的質疑,並以【李文亮案中最重大疑點】為主題發帖稱:「所謂李文亮事件調查組足有50天毫無動靜,面對海內外網上一片質詢輿論潮,中共不得不發出一個調查通報。通報中刻意迴避和掩蓋了一個關鍵要害:誰有權有能力使央視新聞播出李文亮『造謠傳謠』的誹謗性虛假報道,並使得全國省級電視台轉播?這種最高級別的央視播報想掩蓋什麼?」

連番的追問引起了其他網友的討論。有網友直言「中央台受中央指揮」;有網友感嘆「種花和割韭菜能一樣嗎?」;還有網友評論道,「人家現在出的這個報告都是逼不得已,耐著性子弄的,還指望再追播報的事兒,那就碰觸到底線了。再追就又要抓人了。」

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8日知名博主「編程隨想」就曾在博客中發文分析指出,種種跡象表明,「朝廷高層(黨中央)」早在今年元旦前後就已經知道疫情的嚴重程度,但官方卻一直在隱瞞、掩蓋。

這篇博文針對以下幾個事實和已經公開的資訊進行了深入的分析。

其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今年2月3日主持例行記者會時,無意中說出了真相。當時華春瑩為了表明中共政府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的合作「公開、透明、負責任」,自曝「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兩國疾控中心就疫情相關情況多次進行溝通」。

對此,博主分析指出:按照華春瑩的說法,中共官方從1月3日到2月3日期間「共30次向美方通報」,相當於每天通報。博主因此質疑,「如果病毒沒有人際傳播,需要每日通報嗎?如果疫情不嚴重,需要每日通報嗎?」這恰恰充份說明了中共黨中央「最晚在1月3日就已經知道疫情凶險」。

其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員在國際頂級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性肺炎在武漢的早期傳播動態》的論文,其中列出的圖表顯示:今年1月1日至11日期間,武漢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1月12日至22日期間,有8名醫務人員感染。

但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發布的官方通報卻稱「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1月12日官方通報中稱,「密切接觸者中沒有發現相關病例」,對於是否有醫務人員感染的情況則避而不談。

尤其應該注意的是,這篇論文雖然是1月底才發表,但相關的數據蒐集卻從1月初就已經開始,而且這篇論文的作者都「身居高位」,他們分別是: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湖北疾控中心主任楊波。這說明,「國家疾控中心」早在1月初就已經知道有醫護人員被傳染。

其三,中共央視播報李文亮等8個醫師「造謠傳謠」的時間是1月2日(見視頻截圖左下角),也就是中共外交部開始向美國政府通報疫情的前一天。這恰好表明「朝廷高層在元旦前後,就已經知道疫情的嚴重性」 。

中共央視播報李文亮等8名醫生涉嫌造謠傳謠。(視頻截圖)

博文更進一步指出:中共高層如果真的為百姓著想,就不會讓央視播出這種闢謠新聞製造「寒蟬效應」。而央視在1月2日播放了這條新聞,足以說明「朝廷方面」企圖掩蓋問題,蓄意用了「造謠」的大帽子來迫使武漢的醫護人員「閉嘴」。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