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預言2020瘟疫慘況:水患蟲災齊來 難留一半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0日訊】2020年庚子年,中國爆發中共肺炎,迅猛擴散全球。而這場瘟疫在一些古書中均有預言。其中《孔聖枕中記》預言還有大水患,蟲災等,《黃帝地母經》預言,瘟疫2021年將解決,難留下一半人,倖存者生活富足。

《黃曆》(又稱《皇曆》或《通勝》),相傳是由黃帝創製,古代由政府頒發的曆書,公布來年的年號、節日、節氣,反映自然界時間更替和氣象變化的客觀規律,指導勞動人民的農業生產,也作為政府公文簽署日期的依據。

《黃曆》中的《黃帝地母經》預言有關2020年太歲庚子年,爆發中共肺炎。

書中陳述「人民多暴卒,春夏雖淹留,秋冬多饑渴,高田猶得半,晚稻無可割,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更看三冬裡,山頭起墓田。」

意解:

「人民多暴卒」,讓人想到中共肺炎病患在街頭倒斃的畫面。
「秋冬多饑渴」,暗示饑荒的發生。
「晚稻無可割」,意指農作物歉收。
「秦淮足流蕩」,似乎在描述大陸民眾因疫情而有家歸不得、四處流浪的慘狀。
「吳楚多劫奪」,表明浙江和湖北等地盜匪猖獗,出現搶奪物資的情況,或指引發政變。
「見蠶不見絲」,系指工業停產、經濟蕭條。
「山頭起墓田」,則預示大量的人死亡,山頭出現一片片墳墓。

(網頁截圖)

詳細解析如下:

一、黃曆2020庚子年農業收成不好,百姓暴病或意外死亡的情況較多。春季與夏季洪水、內澇、水淹災害以及泥石流山體滑坡等自然災害多發,秋季與冬季部分地區容易發生饑荒與旱災。

二、高原高坡地區田地莊稼還能有50%收成,晚季水稻則顆粒無收,癟子多。秦嶺與淮河(也就是陝甘寧與江蘇安徽地區)一帶容易發生水災與泥石流,長江下游一帶(包括湖北、湖南、江蘇、江西、重慶、河南、安徽等地)多發生搶劫掠奪財物或殺人案件。

三、桑葉價格會越來越低賤便宜,蠶繭產量非常低,只見蠶寶寶不見抽絲,徒勞用功而已,養蠶農戶非常不開心,相關絲綢行業很不景氣。

四、鼠年耗子多,為耗財之年,謹防鼠患鼠疫,一窩老鼠害一鍋湯,2020年老百姓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各地區經濟與農貿等方面發展不平衡。

五、尤其是庚子年冬季三個月內,意外死亡的人會很多,山頭上會增添不少墳墓。

(網頁截圖)

古書《孔聖枕中記》預言爆發中共肺炎

2020年庚子年,大陸爆發的中共肺炎,在古書《孔聖枕中記》裡也有預言。

資料顯示,《孔聖枕中記》是一本託名孔子所著的預言書,相傳在孔子的枕頭裡被發現。全書以六十年一甲子為一系列,分上元、中元、下元甲子六十年,逐年對自然與時事進行預測。

該書的早期版本有清朝同治、光緒及民國版本。書中有關庚子年的描述如下:

「庚子疾病廣,虎狼滿山川。百錢換升米,河水沖斷船。早禾略興旺,晚稻收不全。秋冬豆麥熟,燕地蟲害田。

子貢曰:天降瘟疫,地起狼煙,穀米昂貴,河水泛淹。何以商籌救濟時難?吾以為內而安民,莫如輕財平糶;外而除賊,莫如集眾練團信,能行此又何患焉?」

也就是說,庚子年會發生瘟疫、戰爭(或兵變)和水災,以及糧食歉收、物價上漲,再加上蟲害。這讓人想到正在大陸四處掠食的草地貪夜蛾,逼接中國邊境的蝗蟲大軍。

2020年適逢庚子年,「庚」是金,「子」是鼠。所以,2020是金鼠年。(pixabay)

古人發現,每逢庚子年,自然災害與突發事件頻傳,因此有庚子之災等說法。

除了2020年之外,近代的庚子年還包括1840年、1900年和1960年,而這三年分別發生第一次鴉片戰爭、庚子拳亂(義和團引來八國聯軍)和大饑荒。、

上一個庚子年(1960年),中共最新出台的黨史《二卷》首次承認,1960年全國總人口減少1000萬。

有評論說,中共官方修改的黨史中能夠承認一年內死亡1000萬,已經足夠驚心動魄。這個數字已是當時人口的1/40,但真實數據可能更驚人。

庚子年是中國傳統的60甲子紀年法,2020年適逢千年難遇的庚子年。(pixabay)

《黃帝地母經》預言,2021辛丑年大瘟疫將會過去。

書中陳述:「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吳越桑麻好,荊楚米麥臻。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桑葉樹頭秀,蠶姑自歡欣。人民漸蘇息,六畜瘴逡巡。卜曰:辛丑牛為首,高低甚可憐。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也就是說瘟疫要到2021年才能解決,人口會有很大的損失,如果能留下來一半就很不錯了,留下來的人,將進入一個歷史新紀元,生活幸福富足。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鏈接:大瘟疫與羅馬帝國的覆亡
相關鏈接:河北「瘋」婆婆神奇預言:人類面臨大劫
相關鏈接:《鐵板圖》預言習近平危險?「白羽鳥」血濺峭壁
相關鏈接:劉伯溫預言大劫來臨?十愁難過豬鼠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