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醫生披露:ICU裡的一級謀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3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武漢醫療系統崩潰,有患者和家屬曾披露,醫院為了騰床位,將還未死亡的重病人裝入屍體袋運走。日前有醫生證實,在大陸醫院ICU(重症監護室)裡,有不少患者被醫生秘密地殺死。

大陸醫院殺人黑幕

日前,一位年輕的實習醫生劉醫師向大紀元記者證實,醫院確實存在殺死病人的黑幕。劉醫師講述了他2011年1月的親身經歷。他親眼目睹在ICU搶救的一名老人,因孩子不願繳費,當醫療費用達到5萬元時,老人被醫生注射藥物死亡。

劉醫師說,「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就是孤寡老人,或子女不在身邊的,病情加重被送入ICU,不及時交費的全部都是秘密地殺死了,因為我親眼看到的。」

劉醫師說,當時,他在江蘇一家醫院的ICU實習,一名80歲的白鬍子老大爺被養老院直接送到ICU。老人有呼吸衰竭,還有一定的心率衰竭,他兩個兒子在南方打工,不願回來照顧老人。

老人進了ICU四、五天,醫療費就達到5萬元,老人的兒子沒有繳費,但是這個費用已經輸入電腦系統,醫院領導就把這個壓力轉給醫生和護士頭上,加在一起一共大約5萬塊錢。按照醫院規定,所有ICU的重症人員的欠費,都得ICU科室的醫生來出。

據劉醫師披露,ICU一天的費用高低,要看是按成本價還是收入價,分記賬和不記賬。如果按照成本的話,一天比較低,一天就300到500元。如果要有什麼特級護理,要記床位費、特級監護等,包括各種各樣的所謂治療費、監護費、檢查費,那一天就要10000元。

「相當於他兩個小孩把父親給拋棄了。到最後來說,醫院治肯定能緩解,但是醫院科室無力承擔,這個就是體制的問題。」他說。

劉醫師回憶老人被殺死的情形,他說,大概是2011年1月10日的早晨,他來的比較晚一點,看到老人的心電監護儀什麼都撤了,副主任在給老人推藥:氯化鉀和諾備林。

氯化鉀就是讓他加速心率衰竭,讓他猝死,諾備林是讓他呼吸機能疲勞,然後加速他死亡。用了兩支諾備林加兩支氯化鉀。

劉醫師問旁邊兩個醫生,「這是在幹什麼?」所有的醫師和護士裝著埋頭工作,「就是心知肚明,但是就是不表現出來。」

劉醫師說,ICU當時還有其他20個病人,但是病人基本上都是昏迷的,沒有什麼知覺,有的是植物人,有的是腦出血,他們渾身都是插管。

然後有兩個抬擔架的人進來,抬擔架的大爺告訴他,這事你不要去管,你管好你自己的就行。

副主任趕緊把藥推了,推完之後就把藥扔到處置室。等了一段時間,老大爺開始渾身在抽,因為把沒有稀釋的呼吸興奮劑又推進去,那個人的呼吸機使勁地抽氣,叫比奧氏呼吸(Biot』s respiration),人快臨終時的呼吸,心率逐漸地微弱。

副主任推過藥之後,呼吸機就直接撤了。劉醫師說,「我發現他推的瓶子上寫的是氯化鉀,那是肯定不能靜脈直接推進的,他推了兩支,然後(他)直接叫我去拔那個氣管插管,那意思是說你要說出去,你也有責任,反正你最後終結他的生命了。我也是被逼無奈的。」

劉醫師說,這件事情讓他一直很壓抑。

他透露,在醫院如果住幾天後,家裡面不給錢的,而且屬於孤寡老人這一塊,家裡面或有兒女,兒女不願意過來的,直接就是進行「安樂死」,說得好聽是安樂死,說不好聽就是「一級謀殺」。

他說,這個事情很普遍,只不過多數來說外面人不知道而已。「在我實習的那個科室,每個人的臉上都非常平靜,不經歷我是不知道,他們都非常平靜,心知肚明,但都心照不宣。」

「擔架工在旁裝看不見。擔架工也在勸我,因為這兩個擔架工也不是壞人,他們只不過是被這個體制所綁架,然後就說這事你管不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好自己就行了。」劉醫師說,「這肯定不是第一次。如果第一次就有表情了,他裝不知道,自然而然的事情,很正常的事情,就跟吃飯睡覺一樣的。」

患者沒死就火化

在中國大陸,這樣的人間慘劇時有發生。今年1月,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醫院人滿為患,病床難求。武漢青年佟某2月下旬在網上披露,他的父親還沒有死,就被醫院裝進屍袋送進殯儀館。

佟某在短信中說:醫生要我去幫忙抬我爸爸,我進病房摸他的小腿還是熱的。我喊爸爸,爸爸當時睜眼要說話。醫生大為驚駭,喝斥我出去,爸爸被赤條條裝到屍袋抬走了,我祈求給穿衣物,不被允許。

醫院要他打電話給青山殯儀館,一小時內車就來了,開好了死亡證明,在這個過程中,一個32歲的輕症病人被推進來,接了他父親的床位。

(網絡截圖)

之後,網上又傳出一段視頻,一名老婦人向司機和車內人講述,她在武漢傳染病醫院住院時,親身見識的恐怖經歷。她看到幾個跟她一樣的患者,人還沒死,還有一口氣,就被捆住手腳,裝入四層的屍袋裡抬走了。

這位婆婆還說,「活人拿去燒是怕毒氣散發出去,跟你講啊,我們看到幾個。我隔壁房裡也是這樣的,一個老頭子還完全沒有斷氣,就拿去燒了。我們都看到的,親眼看的嘛。」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