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官清廉 為人子孝順 得神救護 免除死劫

作者:喜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西晉時,有一位散騎侍郎叫王祐,他得了重病,自忖來日不多,就去跟母親辭別。

剛和母親哀哀訣別完,忽然聽到平日負責通報訪客的下屬大聲通報:「某郡,某鄉,某人來訪,曾經做過別駕(州刺史的佐吏)」王祐過去也曾聽到過這個人。那人一進門就說:「我們同樣都是讀聖賢書的士子,本就有緣 ,再加上我們又是同鄉,緣分就更深了。」「今年國家將會發生大事,上邊派出三位將軍來徵人,徵得我們十餘人到趙公明府上當參佐(僚屬、部下)。我們到這兒來是有點太倉促了,但是到這一看,我們沒來錯,與您相處覺得很自在,也很有收獲,將來我們的發展不可限量呢!」

趙公明是民間傳說中的瘟神。當時有傳聞說,上天派遣趙公明等三位將軍,各率領數萬鬼兵下到人間收人。所以王祐一聽他的話就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生命,顯形到了他的面前。王祐想到了自己目前的處境,就想,是不是請他幫忙,讓自己能渡過這個難關,能免於一死。

王祐知他不是鬼就是神,就說:「可是我病得極為嚴重,生死就是旦夕間的事,今天能碰到您,也許是我唯一的希望,我把這條命託付給您。」那人答道:「人皆有一死,這是必然之事,而且死後的際遇和生前的貧富貴賤不相干。我現在領了三千名兵卒,想找您幫忙管理,我將把相關的簿冊交付給您。這是多麼難得的事啊,您千萬別推辭!」

王祐曰:「我老母年歲已經很高了,我也沒有兄弟,萬一我死了,眼前就沒有人可奉養我老母。」王祐說到這兒,悲泣抽噎,無法自抑。

那人聽到這兒,也覺得心有悽悽焉,就說道:「你官做到常伯,家中竟然沒有半點餘財,剛才聽聞你與老太夫人辭訣,那話說得那麼哀苦。你是一位國士,怎麼可以讓你就這樣死去?我來替你想想辦法。」說完就起身離去。

隔天,他又來了。王祐問他:「你昨天允諾我,說要讓我活命,這是真的嗎?」那人答曰:「當然,我的頂頭上司已經答應了,難道我會騙你嗎?」王祐看見他的隨從數百人,身高都是二尺多,穿黑色軍服,以紅漆為標誌。

王祐打算為他們置辦酒食。那人說:「不需要。」他告訴王祐:「病在人體中,有如火燒一樣,應當以水解之。」命人取一杯水來,掀開被子,把水灌進去,又說:「我為你留下十餘支紅筆,在薦蓆下面,你可以把它送人,讓他們當做髮簪別在頭上,出入都可以辟惡災,做什麼事情都可以安然無事。」然後拉拉王祐的手就離開了。

之後,王祐安然入睡,直至半夜忽然醒來,一邊呼喊下人叫他們把被子掀開,一邊說:「神拿水來澆灌我的被子,被子大概都濕透了。」掀開被子,裡面確實有水,但水在上被之下,下被之上,被子並沒浸濕,就如露珠在荷葉上滾動,滲不進去。拿量器來量,足足有三升七合。這時,王祐病已好了三分之二,又過幾天,就痊癒了。

王祐後來發現,凡是那人說要帶走的人,都死了。按他的說法得到筆的人,雖然也都經歷了疾病和戰亂,最後都平安無事。說明人的生死是早就安排好的,特別是在大災禍中,誰必須死,誰可以避開災難,可以活命,也都是早有安排的,那這個安排以什麼為標準,有沒有什麼根據呢?

《搜神記》記載,王祐本來命已該絕,而且也已定好他將被任命管理某隊陰兵,可是負責此事的神看他這麼孝順,為官又這麼清廉,便上報免除他的死劫,還為他治好病。這說明神重視的是人的德行。善人自有好的歸宿,惡人、無德者其生命去處必定也不好。善惡皆有報,天堂、地獄,確有其事,絕非虛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