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任志強被失蹤 北京政局暗流詭譎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4日訊】《有冇搞錯》。3月23日。

今年1、2月份,網絡上流傳一篇文章《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作者是北京前地產大亨任志強。這篇文章批評的對象實在太明白,任何人都不會搞錯,那就是現今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這篇文章文風犀利,完全不給當今中國最高掌權者任何面子,稱現在中共政治倒行逆施,領導人是,就像標題那樣,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3月,任志強失聯,據香港《南華早報》的調查,這篇文章確係任志強所寫。

網上批判共產黨的文章,以及批評習近平的文章太多了。但是,任志強的這篇文章,對中共最高層的衝擊,對中共內部認受性共識,甚至對未來政局的衝擊,都將極大。

其實我一直不想談這個話題,因為一來中共內部派系複雜,容易講錯,二來很容易得罪人。但是,這個事件,對未來政局如此之重要,所以又不得不拿出來說。

首先說一下任志強這個人。

任志強是典型的紅二代。他爹任泉生,1938年加入中共,是新四軍的政治軍官,中共建國後初期曾任商業部副部長。

按照時間來計算,中共有幾條線,1938年是其中一條,此前加入中共屬於紅軍,此後屬於抗日幹部,政治規模差很多。

所以,任志強他爹屬於抗日幹部,所以嚴格來說,任志強在北京的圈子裡不能屬於紅二代。但因為他爹50年代任副部長,相當於省軍級,所以他其實又可以算成是紅二代。

當然,紅二代這個詞,在外面來說又不一樣。凡是中共高官後代,大家都稱他紅二代。但在內部,其實很不一樣,尤其是在北京那些圈子裡面,這個很不同。

任志強初中在北京三十五中上學。三十五中算是北京的名校,這是一個男校,全部是男生。任志強初中二年級的時候,班裡面來了一個政治輔導員,對他幫助和啟發非常大。後來兩人關係一直密切。這個輔導員就是王岐山。其實王岐山那時候也是學生,是三十五中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1969年,任志強高中畢業,其實那時文革,已經無所謂畢業了,按照中共的要求,年青人中學上完必須去農村,上山下鄉當知青(就是知識青年),任志強去了陝西。王岐山也去了農村,也在陝西。

而比任志強小兩歲的習近平,因為父親早被打倒,中學沒有讀完,反倒比任志強早一年去農村,去的地方,也是陝西。

王岐山和習近平兩人在的農村不太遠,據說有時候王岐山會去習近平那裡串門,借書看,有時晚了,就會擠在一張炕上睡一晚上。

這種關係,那當然很不一般。

好了,習近平和王岐山關係不一般,王岐山和任志強關係不一般,所以,任志強會怎麼樣?

我知道大家想什麼。他會升官發財對不對?但實際上,在政治上,尤其是在專制制度的這個環境中,特別是在一個極度極權的條件下,這種關係,其實是非常危險的。等會我們再說這個問題。

2012年,任志強在接受《中國經營報》採訪時,曾有人認為他的理想是「做一個優秀的工會員」。但其在微博上,經常發表引用中國建立西式民主政治的言論,部分言論甚至被指責反共。

2013年,任志強在北京大學演講,號召學生「聯合起來推倒面前這道牆,重新建立社會民主制度」。

2015年2月14日,任志強在出席「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5年年會」時發言說:「政府過度關注了槍桿子和刀把子,反對西方的價值觀,文革之風又起來了。」

2015年9月21日,任志強轉發了中國共青團中央關於「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微博,稱:「『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這個口號騙了十幾年」,引發爭議。

任志強在微博上發表的評論,還包括「八榮八恥不符合現代的價值」、「習近平班子『讓車輪倒轉』,軍隊『槍口對內』」、「習近平『連續出臭棋』」、否定習近平所提的「兩個不能否定」、「共產黨極權,不合法」、「當今體制是壟斷的皇權,中央極權」等。

2016年2月19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視察中國中央電視台,後者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任志強對此尖銳批評:「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花的是黨費嗎?」還稱「這個不能隨便改!」「別用納稅人的錢去辦不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事。」緊接著,任志強又叫喊道:「徹底分為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一個星期之後,2016年2月27日,央視網發表文章《任志強的拋物線還有多長?》稱任志強受邀在北大百年大講堂上公開演講的言論,成為他「洗不掉的政治污點」,並指他曾「行賄趙安歌190萬的違法事實」,又指其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行賄罪。

幾乎同時,中青網發表文章說「必須對任志強進入問責任階段」,因其「嚴重危害國家政治安全,違反憲法,違反《國家安全法》」,說「他打著為民代言的旗號,意在煽動普通民眾反對黨和政府的激憤情緒」。

2月28日,其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帳號因「持續發布違法信息」被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關閉,並且不允許使用另一暱稱重新註冊。

隨後,千龍網發表一篇引起關注的文章,質問《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說他「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質問誰給他「反黨」的勇氣,暗中把矛頭指向王岐山,暗批王替任志強撐腰反習反黨。

但隨後情勢急轉直下,2月29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文章引述習近平在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的演講,「小問題沒人提醒,大問題無人批評,以致釀成大錯,正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啊!」

各大媒體對任志強的批判突然完全停止,而任志強並沒有受到任何處分。看來,任志強經常半夜打電話的這位領導,非常有用。

不過,這位領導2017年十九大下去了,任志強也不在遠華了。

今年初的《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這篇文章,再次成為焦點。有報導說,最高層已經下令,要以「敵我矛盾」嚴厲打擊任志強,北京已經派出調查組,清查任志強以前的財務。這種情況下,任志強「任大砲」,貪污的罪名恐怕是逃不掉的了,如果他不服軟認罪,必判重刑。

問題在於,北京最擔心的還不止是任志強而已,他後面是否有人?都有哪些人?說過什麼做過什麼?有沒有什麼實際動作?

當年在香港中環的俱樂部中經常聚會的那批人,是否一直在背後?追查起來,牽涉上千人,他們所代表的資產數以萬億人民幣。這些不查清楚,中南海怎麼能睡好覺?相比之下,什麼反華勢力,什麼疫情,什麼民運,什麼香港台灣,根本都是小兒科而已,甚至對美關係,都可以等而下之。

這麼嚴重嗎?

2246年前,公元前226年,秦始皇,那時還沒當始皇帝,還是秦王政,傾盡全國之力,調集60萬大軍,開始滅楚國的戰爭。他任命名將王翦為總指揮。大軍出動,王翦行動緩慢,而且多次三番向秦王要求田地、房子什麼的,秦王不以為怪,反而高興得都答應了。

王翦部下奇怪問他,他說出了自己的用意,《史記》記載說:「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秦王坐而疑我邪?」

意思是,秦王這個人多疑,不信人,現在全國可用的士兵全都給我了,我如果不趁機要田要地要錢,他豈不是會懷疑我有多少的野心?

當是秦國人口大約三百萬人,加上剛剛吞併的人口,也就是五六百萬人口。60萬是個什麼概念?王翦如果造反,或者擁兵自重,那是什麼結果?對秦始皇來說,這個太危險了。

王翦知道,君王的懷疑,比前方的大敵當前更危險,一旦有人說三道四,自己立即性命不保。所以他可以要錢要地要房子,主動表態,自己只要豪華奢侈的生活,只要在大王伴隨的安穩富貴,別無野心,以減少懷疑。

在投資界,大家都知道,收益越大,風險越大。其實在政治上同樣如此。在中國,什麼政治收益最大,當然是皇帝。所以皇帝是一個極為危險的職業。

有統計說,百分之四十的皇帝不得好死;第二危險是皇帝的兒子,權太大,老子要殺你,權太小,兄弟可能要殺你,非常危險;第三是皇帝身邊的朝臣,動輒得咎,非死即傷。

所以,中國政治文化中的危險和風險,是和權力中心的距離成反比的。距離權力中心越近,危險越大。

所以中國才有「攘外必先安內」的說法。對外失敗可以割土賠款,對內失敗不但死無葬身之地,而且全家遭殃,廣東話就是「冚家剷」。

而在共產專制中,這個風險更大。因為皇帝還有一個血緣程序,大家都認可兒子繼承老爸,但共產黨專制體制下,沒有血緣傳遞,那為什麼是你?而不是他,不是我呢?

現在的中國,誰有這個底氣?誰有這個危險?

那就是:太子黨,紅二代。

任志強對習近平的抨擊,當然不可能只是一個人的情緒,又反映了北京紅二代群體中的一個普遍的情緒。

你上台我們幫了大忙,現在竟然如此這般?

當初,林彪事件嚴重打擊了毛澤東路線,而今,如果是王岐山也出了什麼事件,北京將更加混亂,狀況將更加敏感。各派會不會從被動變應戰成主動出擊?如何應對現在的局面,才能保持自己的社會地位和財富?

一句話,中國未來的變數將會大大增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