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紅二代也被抓 超5500中國人被迫認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5日訊】中共病毒全球持續擴散,而中共則憑藉著刪貼抓人讓疫情在大陸「消失」。截止目前,僅中共官媒報導的因傳播疫情信息而受罰的案件,就有5500多起。從普通百姓到紅二代、地產大亨,幾乎沒有人能躲過警察。

3月25日,英媒BBC報導說,重症老人患者絕望中從高處一躍而下,到無人照看的兒童餓死在家,再到因投醫無門病死街頭的無名患者, 缺乏防護設備的醫護在社交媒體上吶喊求助。

而這些既不是中國歷史書裡的記載,也不是災難電影的場景,而是中共病毒爆發後,發生在當代中國的慘劇。

在短短兩個多月內,中共病毒從中國武漢蔓延到了全中國和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奪去無數人的性命。

在這場與病毒的鬥爭中,武漢等多地史無前例地被封鎖近兩個月,讓這個1000多萬的大都市變成「鬼城」。全國範圍內,幾乎所有的娛樂場所關門、學校停課。甚至,中共最重要的年度會議「兩會」40多年來首次被迫延期舉行。

1000多萬的大都市變成「鬼城」,絕望之城。(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疫情下,中國社會的民憤如火山噴發。為了挽回形象,中共一邊再度施展疫情之初掩蓋信息的伎倆,一邊出台更加嚴厲的網絡管控新規,抓捕數千名傳播疫情的大陸網民,意圖讓疫情在其數據造假和輿論管制宣傳戰中「消退」。

據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RD)稱,截至3月12日,全國因傳播疫情信息受罰的案件,僅中共官媒報導的就有5511起。他們中大多數被行政拘留3-15天並強迫認罪,一些人還受到行政罰款、口頭警告、教育訓誡和刑事拘留。

在該組織收集到的452個因「散布謠言」而受罰的網民案例中,年齡最小的只有15歲。

美國自由之家高級研究員莎拉·庫克(Sarah Cook)3月25日對美國之音說,「很多人並不覺得自己發表了什麼政治言論、危險言論。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惹上麻煩,然後就有人來敲他們的門了。」

庫克認為,在這場疫情中,打壓異見者仍然是中共的要務。北京把這場公共健康危機當成了一場政治危機。

3月19日,推特透露,任志強現在被關押在北京紀委。(Press via Getty Images)

在眾多受到打壓的異見者中,近日,中共紅二代、地產大亨任志強的被失蹤引發廣泛關注。

現年69歲的任志強以敢言著稱,綽號「任大炮」,他曾多次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 3月6日,他在一篇文章中抨擊北京掩蓋疫情真相,不點名的稱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該文發表後任志強失聯,據傳他已被「留置」,「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可能也包括王岐山」,是習近平親自下的命令。

任志強的朋友、中國女企業家王瑛25日披露,任志強的案子「沒有進展」,「現在恐怕誰發聲都夠嗆」。她說「國內控制傳播的手段都上來了。無論是恐嚇還是實控都很有效。對家屬的控制也很有效。」

32歲湖北黃岡高飛。(視頻截圖)

除任志強之外,還有大批中國網民因談論疫情被抓捕,最新的一例是32歲湖北黃岡高飛,他也因發布疫情消息被行政拘留了7天。

一天前,高飛「翻牆」發了一條推文,說當地醫院物資嚴重告急,習近平不把老百姓的命當一回事。

「這條推特據說驚動高層了。縣公安局說,公安部下了指令要抓人。」在被抓之前,高飛告訴美國之音,他熟悉的孫警官打電話問他,「你人在哪兒呢?給我發個定位。」

高飛知道他們遲早要來,他批評「現在完全是人治的狀態,沒有法治,」不管是平頭百姓還是紅二代大亨,誰也躲不過中共警察的敲門,誰的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

在此之前,在武漢調查報導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武漢居民方斌和前央視記者李澤華三人,於2月份相繼失聯,至今杳無音訊。

自3月1日起,中共網信辦又出台更為嚴厲的網管新規,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議論、圖片及帖子全部封殺。

隨著中共對網絡新規出台,因言獲罪的人也越來越多。一位大陸網民說,「 幾乎每天都有朋友被帶走、失聯、拘留、喝茶」。

據非政府組織「人權衛士緊急救援會」(Safeguard Defenders )統計,過去一年中, 中共國家監察委員會對近200萬人發起過調查,其中約2萬5000至3萬人被失蹤,平均每天失蹤人數在16到80人左右。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