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疫情下的信息戰和世界格局變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目前這場全球的大瘟疫,不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它其實也在悄悄的改變著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我們看到各國在積極防控的同時,其實又展開了一場輿論戰和生存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美國和中共之間關於病毒的冠名戰。我們今天要來談一下冠名戰後面的利益關係。

其實與此同時,北京也一直在補足力量宣傳西方的防疫效率怎麼低下,弄得海外很多留學生也受這個輿論的影響紛紛回國避難。當然,我們相信這波疫情之後,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都會發生非常巨大的變化,到底是什麼樣的變化呢?我們今天就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看法。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關心一下兩國之間病毒的冠名戰,美國白宮最近每天都會召開疫情發布會,除了美國最新的關於防疫的政策和最新的醫學發現,記者們還關心的話題之中就包括這個病毒的名字,這個冠名戰其實按理說應該是由中共方面的新聞發言人掀起的。您能不能和我們講一下這個前因後果?

橫河:有的時候對於特定的國家來說,疾病的名稱是比較敏感的。先講一下這次肺炎的名稱的變遷,在一開始的時候,中共官方把這個叫作「武漢不明原因肺炎」,但是這個名字太長了,包括中共的官媒還有海外媒體都覺得太麻煩,所以很快就把它簡稱為「武漢肺炎」了。這個和美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這就是民間媒體自己叫起來的,包括中共官媒。

這樣在沒有正式官方名字的情況下持續了很長時間,後來確定了病源體是SARS這一類的冠狀病毒,中共就給它起了個名字,叫作「新型冠狀病毒」,顯然它是想避開SARS這個名字。世衛組織立刻就響應了,就把這個病毒命名為2019-nCoV,意思就是2019年的新型冠狀病毒,中文簡稱「新冠病毒」。

但這個名字非常沒有意思,因為你每發現一個病毒都可以加一個「新」字嘛,所以就沒有意義了,於是那些科學家們就不買帳,沒有人用這個名字。一直到2月11日的時候,國際上有一個叫作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這個專門機構就把這個病毒命名為SARS-CoV-2,中文就是SARS冠狀病毒2,就和2003年那個區別開來了,那個就是1了。

這個其實非常合理,從一開始就應該叫SARS,因為SARS是以症狀命名的疾病,你只要符合上呼吸道這種急性症狀,加上又是冠狀病毒引起的,這個病都可以叫SARS,就不僅是病毒。這個病毒的名字現在正式取代了2019新冠病毒,成為世衛組織的正式名稱了。不過在一般情況下,還是有人一下子改不過來,因為這個名字無論是英文還是中文都很長,也非常拗口,所以還是有人把它叫作武漢病毒,那個病叫武漢肺炎。

結果很奇怪的是,中共最近突然發難,實際上是企圖擺脫國際上對中共的指控,就說早期隱瞞病情導致這個疫情氾濫,現在危害到全世界了,它想擺脫這個。它用的方式是什麼呢?就是轉移最早發病的地點,意思就是這個病跟中國沒關係!所以從鍾南山最開始說疫情發生在武漢不一定是源於武漢的,到中共的外交部新的發言人趙立堅,作為政府正式發言人就指控美國軍人,這個是非常不尋常的。

川普總統作為美國的三軍總司令,他絕對不能允許一個外國政府來污衊美軍,所以他就做了一個必要的反擊,就把它叫作「中國病毒」了。所以嚴格的說,這個過程你可以看到,就不是一個冠名戰,美國沒有開始搶這個冠名權,也沒有去跟世衛組織去爭論應該叫什麼名字,是中共發難在先,而中共講的全是謊言!都是不實指控。外界和美國對個病源的發生地,對這個病的責任所做的評論,沒有任何是不實的,都是根據事實來的,所以一邊是事實,另外一邊是完全沒有事實。

當然,對川普總統說「中國病毒」的說法有很多爭議,我們不考慮中共當局的反對,它自然是要反對的。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叫「中共病毒」,我想這樣叫的話就不會有什麼爭議了,而且也完整的表達了這個病毒的來源、它的性質,和這個病毒和中共的關係。這個大概從前天開始,《大紀元時報》就開始用「中共病毒」這個名詞了。

今天《華盛頓郵報》剛剛出了一篇文章,在分析了各種存在的名字以後,最後也建議用「中共病毒」,它用的是「CCP Virus」,和《大紀元時報》說得一模一樣,所以這個說法已經開始被廣泛的接受了。

中共對這個病名的超級敏感不是第一次,2003年的SARS一開始中共就把它叫作「非典」,就是在世衛組織正式把它命名為SARS以後,中共也沒有改口,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改過來。現在你看到的報導,2003年的事情,還時不時的用「非典」這個詞。所以就是中共自己對世衛的命名也從來沒有尊重過。

就是這次世界衛生組織對病毒的命名,中共也沒有遵守,世衛組織把它叫作COVID-19,中文應該就是冠狀病毒病19年(2019冠狀病毒病),但是中共叫作「新冠肺炎」,不一樣,和世衛組織名字不一樣。世衛組織命名的病毒的名字叫SARS-CoV-2,中文就是SARS冠狀病毒2,中共把它叫作新冠病毒,所以中共也沒有照世衛的叫法叫。既然是自己想怎麼叫就怎麼叫的話,它有什麼資格來指控別人呢?

歷史上很多名稱大部分都是約定成熟的,像用地名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和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等等,大部分國家都不太在乎,就是在乎的也從來沒有為這種名稱引發過外交糾紛,據我知道這還真是第一例。中共作為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它是自認為要取代美國來引領世界的,為什麼在一個名稱上面就這麼脆弱、這麼沒自信呢?說到底還是心虛。

主持人:其實這件事還有一些讓人琢磨不透的地方,比如中共現在說這個病毒是由美國的軍人在去年10月份的時候到武漢開軍運會的時候帶過去的,這個說法一開始是在是社交網絡上有一些自媒體的文章登出來,只是在民間的說法,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因為這個說法實在是太荒誕可笑了,在邏輯上根本就站不住腳,但是國內確實有很多人信的。您以前也提到過,中共的很多輿論宣傳其實就是為了騙騙國內的,轉移一下矛盾,這次它為什麼會讓新聞發言人說到美國,用英文還說到全世界,美國人不會那麼容易被騙。

橫河:這個是典型的甩鍋,它倒不一定是為了騙美國人的,它首先是要擺脫中共的責任,你信不信它真的不在乎!因為所謂宣傳(propaganda),它就是這樣的,它不是一定要讓你相信的。它灌輸多了以後,可能就有人相信了。宣傳是單向的,它不看你相不相信來調整的,一般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再一點,它通過挑釁美國引發爭議來煽動國內的民族主義,最終還是為了國內。一旦整個形勢變成美中爭論的話,中共就不需要對在國內導致的疫情去負責任了,煽起了這個民族主義情緒以後,中共轉移視線的目標就達到了。所以它很願意引發這種爭論。

再一個就是中共這次是真的陷入危機了,它建政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治理危機,我們以前已經討論過了,就是中共的本質決定了它一定要發動進攻。中共是階級鬥爭起家的,與天鬥與地與人鬥嘛,鬥爭就能夠給它能量,有敵人的時候跟敵人鬥;沒有敵人的時候,自己人內部鬥,或者是製造出一個敵人來鬥,這是歷史上歷來如此的。所以說它現在要製造一個敵人,拿美國做敵人來進行它的鬥爭,從中共的角度來說是必然的。

應該注意到就是中共的這一次進攻性,它還不僅體現在在病毒的名稱上,而是全方位的。比如國內對各種不同聲音的打壓,對法輪功的鎮壓,在新疆、西藏的鎮壓,從來就沒有因為疫情而放鬆過,往往還是加強了的;疫情爆發以後對臺灣也是,中共的軍機繞台挑釁已經發生5次了。也就是說越是危機,中共就越傾向於對外鋌而走險,向美國挑戰就是這個對外鋌而走險的一部分。

主持人:但是對美國挑戰確實危險是比較大的,我們看到美國這一次的反應是非常迅速。您剛才講到川普他本身是美國的三軍總司令,而且川普這個人的個性他絕對受不了這種氣,所以他親自就把這個病毒命名為「中國病毒」。您剛才講應該叫「中共病毒」。那麼我們看到美國一系列這個反應之後,包括蓬佩奧他也警告北京不要散布謠言。這個一系列反應之後,現在中共官方也有不同的聲音出現了,那也有人出來說美國當時這個士兵到武漢去,他們生病是因為瘧疾,跟那個武漢肺炎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那您覺得這是中共服軟了嗎?也有人說是有不同派系的因素。

橫河:我覺得兩方面都有,北京當局總是要對外挑釁的,無論對方怎麼反應,它都要挑釁;但是反應強了的話,它可以暫時退一下,或者把這個進攻的鋒芒隱藏一下。鄧小平韜光養晦隱藏了好幾十年嘛,這個不表示中共真的會退讓,這些年它一直都是這樣的。就中共的整體戰略是屬於進攻型的,是要征服全世界的,它小的調整或讓步這是可能存在的,但大方向不會變。

另一方面呢,黨內高層當然會有不同的聲音,尤其是有對習近平這幾年的所作所為不滿意的,他會借這個機會來發出聲音來。但是這種發聲絲毫不表示黨內有什麼所謂的健康力量,是沒有的。他們只是在維持中共統治的方式上面、在如何度過這場危機的方式上面,有不同的意見而已。

我們可以看到就從文革結束以後,中國的民眾就不斷的希望下一任的領導人會比上一代更好,結果大家看到的都是一樣,而且甚至有一種一代不如一代的這種趨勢。每次在重大歷史轉折的時候,中共做的都是一般人認為錯誤的選擇。這個絕對不是偶然的,這就是中共的本質決定的,就對中共來說,那些我們認為是錯誤的選擇,它都認為是正確的選擇,不管誰在位都一樣。

當然,如果說黨內高層有人把這種派系權力的鬥爭轉變為拋棄中共的行動,那當然那才是最值得歡迎的,這也是這些人唯一的出路。中共是沒有出路的,但是它這個裡面的人,如果說任何人拋棄中共了,這是他的出路。

主持人:那您剛才講到中共對外的挑釁,它在美國是用這個冠名戰,那麼我們看到它在歐洲方面它也有一些動作,比如說這個疫情在歐洲大面積流傳的時候,網絡上就開始出現一些視頻說,意大利人高喊「感謝中國」呀,然後放《義勇軍進行曲》之類的,也大面積的散播海外這些國家防疫措施怎麼不利呀、怎麼佛系呀。所以很多國內家長就非常擔心在外面留學的孩子,紛紛就把他們叫回國來躲避疫情。

橫河:對,這個是中共的另外一條戰線,就是宣傳戰線,它也是以攻為守的。就是說它企圖把隱瞞疫情對世界造成的危害轉化為中共幫助世界抗疫情,中共在拯救世界。這就是國際版的多難興邦。

講到具體意大利,據說現在也對西班牙進行援助。但實際上意大利人已經說了,這是正常的貿易,是買的;但是它就把它說成是援助。中共居然能夠把正常貿易或者是特殊情況下購買醫療物資這種商業行為說成是援助,它還說義大利人感謝。

各個國家,我覺得現在都應該清楚了,就是和中共打交道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就不講這個疫情爆發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討論過了,和中共關係越親近的受害越深,就是在抗擊疫情的過程當中也是這樣。美國總統就很乾脆,直接就跟它對著幹,中共就沒有辦法用這種方法對美國造謠。

而且中共這次居然不是用喉舌媒體,不是用網絡的五毛,而是直接讓外交部發言人通過推特來造謠。這種無中生有的造謠,我就覺得太赤裸裸了。就是講意大利人高喊感謝中國啊,這是外交部發言人造的謠。雖然說外交部發言人就是以胡說八道為生的,但是這也太過分了。

好在一開始是意大利的媒體,後來意大利外交部長和議員也出來對中共打臉了。我覺得對中共就是要這樣子,就直接給它懟回去,不抱任何希望,這是西方國家自救的唯一希望。如果通過這次疫情,大部分國家能夠認清中共的本質,都遠離中共了,我覺得那倒可能是有一點因禍得福了。

另外一種做法,就妳談到的,就是宣傳海外疫情爆發,這個是個事實;而另外一面就是假的了,它說全世界中國現在最安全。全世界大概也就是世衛組織,和只看微信的,就來自大陸的在其他國家的華人會相信。

對中共來說的話,這是一石多鳥的策略。哪幾多鳥呢?一個就是,大陸現在我們知道各省新發病例都「清零」了,這個是紙面上的、數字上的,完全是為了復工而編織的謊言。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它用這種方式來煽動國內和國外的華人的民族主義,就減輕對中共問責的壓力;同時又可以把這個禍水引向國外。我們知道這個復工以後,那肯定就是說有可能有二次疫情的爆發,現在大批國外的華人相信了中共的謊言,回國避難去了,那中共就開始宣傳了,說是現在要防境外輸入病例;也就是說如果這時候二次疫情爆發的話,它就會把它轉移到說是這些人回國帶去的。這樣的話還把中共原來是禍首就轉變為一個受害者的形象。中共很善於做這一套。

那今天我們就不去比較在同樣的疫情下中國和外國的區別了,這個我們以前討論過多次了。但我覺得最大的區別是,是不是尊重人的基本的尊嚴和基本的權利,這是中國和其他國家最根本的區別。就是沒有人為了這個疫情把人家給鎖在房裡,還銲死了,打開門一看人都死在裡面了,這種事情在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發生。所以說這是一個,我覺得是一個非常根本的區別。

主持人:剛才您講到了意大利和美國對中共這個輿論宣傳的反攻和反擊,那麼其他國家、其他西方國家對北京這樣的言論有什麼反應嗎?比如說英國、西班牙,還有澳大利亞什麼的。

橫河:現在倒沒有看到特別多的反應,因為現在一般國家都忙於國內事務,就是疫情啊、隔離啊、封城啊,還有保證這個高危人群的安全,還有保證基本的醫療保證,就是除了這個疫情以外其他的需要醫療系統的,醫療系統還不能把他們給丟了。這些事情在中國它都不考慮的,中共它不考慮這些東西。還要保證城市的供應充足啊、還要維持一定的經濟運轉啊,所以本來就忙不過來,如果中共沒有針對他們的話,人家不會去回應。

你像美國是因為中共直接就向他挑戰了,意大利是直接對人造謠了,所以他必須回擊,人家沒有事不會來跟它爭這種東西的,根本就沒有心思來顧及中共的這套東西。中共可能也正是看到了這一點,就趁這個機會發動宣傳攻勢,你們反正沒空來反擊我。而且歐洲國家還沒有完全放棄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對中共多少還有一點顧忌,所以也沒有看到特別多的反應。但是我相信這一次疫情緩解以後,很多國家會重新考慮和中共的關係,而且會做相當大的調整。

主持人:前面您有提到說中國現在開始宣傳境外輸入的病例,那麼我們的確看到了這些趨勢。不過同時我們也發現這批污名化操作沒有持續太久就有官方出來喊話,說要求理性的對待其他國家的防疫措施,既然中國能控制住,其他國家也是可以控制住的。那您覺得這個論調聽起來是不是有點不太尋常?

橫河:這倒是……,有的時候中共它會有唱紅臉唱白臉這種做法,這個也是比較典型的一個例子。首先,讓外交部發言人出面對美國進行污名化攻擊,它這種做法一開始等於就堵了自己的退路了。這種事情以前都是讓《環球時報》這類的叼盤手出面來做,這樣的話高層能夠有迴旋的餘地;但這次顯然不是這樣做的。

其次就是這種國家政府層面一直到社交網絡、網絡水軍這個層面,實際上是發動了全面進攻。這個顯然就是說無論是外交部發言人,還是到網絡層面,在中國輿論、網絡全面封鎖控制的背景下,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也就是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宣洩,而是中共高層精心策劃、各個部門緊密配合運作的結果。

現在為什麼碰到障礙?以前這種事情是多次成功的,嚴格的說,從來沒有失過手。但是現在美國已經不是過去二三十年的美國了,總統也不是前幾屆的總統了,也就是說中共這次是碰了個硬釘子。

對於這種對外潑髒水的行為,雖然是針對美國的,對於當前正在疫情下焦頭爛額的各國政府,其實也是一種公然的冒犯,就是說這種攻擊是要犯眾怒的。我覺得也許中共有一點轉調子的話,也許不想在這個時候四面樹敵。當然剛才我講了,全面檢討會是各個國家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我們現在看到其實檢討,各個國家,有一些國家已經開始在做了,因為目前情況看是各國的很多政要也都不能倖免。雖然並不是說感染了就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它肯定會影響這個決策者的思想。比如說加拿大,之前他一直是堅持不封關的,那麼總理夫人確診之後,這個政策馬上就有了變化。那麼我們相信就是這波疫情之後,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肯定會有一些變化,那您對這個有什麼觀察呢?

橫河:首先,全球的經濟會重挫,我們知道美國股市在過去兩個星期已經四次熔斷了,創下歷史紀錄。前天紐約州、新澤西州和康州聯合宣布宵禁,紐約甚至還在考慮封城;最直接受到打擊的,已經受到嚴重打擊的,包括航空業、旅遊業、餐飲業等等。

從美國來看的話,幾件事情會是一個明顯的發展趨勢。第一個就是除了和國家有關的製造業回流以外,以前一些並不認為是和國家安全有關的,你像藥品等等,會大幅度的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川普總統18號宣布將啟動1950年在韓戰的時候頒布的《國防生產法案》,這個法案就會允許總統要求美國企業生產用於國防的用品,就是到美國來生產。這個有利於加快像口罩、呼吸機和其它這種醫療設備的生產。那麼這個已經得到了兩黨的支持,國會也將推出相應的法律。你像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科頓和加拉格爾,他們在週四就推出來《保護我們藥品供應鏈免受中國(中共)侵害法》。就是說他們有系統的會做出這種從立法和行政命令幾個角度來做。

我們早就知道了,中共會把任何跟它有來往的政治、經濟、文化、科技,包括原材料,它都會把它武器化。你像從前對日本的稀土武器化,現在對美國威脅,他們是直接威脅的,新華社轉了一篇文章,是轉了別人的文章,但是新華網自己去轉了,就是說如果控制中國出口美國的醫療產品的話,美國將會陷入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這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了。而且他們現在禁止美國公司在中國生產的口罩出口美國,所以說美國會有大批的這種生產線通過這種方式遷回美國來。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各個領域的對等要求會增加。我們看到在疫情的過程當中,這些方面還並沒有放鬆,我覺得還會加強。你看他已經把中共的五大喉舌媒體定為外交使團的基礎上,把這些喉舌媒體駐美國的記者和編輯人數從160減到了100,以後這方面還會加強。尤其是中共已經報復性的將美國幾大媒體的記者驅逐出境了,美國方面很快還會做出對應的措施來。

再一方面就是美中經濟全面脫鉤會加速。其實我們知道美中之所以要進行貿易談判,在美國方面,他的動機就不是為了脫鉤,而是為了讓中共守規矩,公平貿易。當然我們知道客觀上起到了部分脫鉤的作用,那顯然在這個疫情下面,這個脫鉤會加速,這個我們已經看到了。

再一個,我覺得很明顯的,就是全球化將會退潮。因為全球化的一個基礎,就是全球都把中國作為一個基本的供應鏈的基礎,所以中國是世界工廠,這點會發生極大的改變,而且各個行業會從新洗牌。

我認為最重要的變化是通過這次的疫情,世界各個國家對中共的認識會更加清楚,無論政客們怎麼想,華爾街怎麼想,這個反對中共的大趨勢已經開始了,而且通過這個疫情不會逆轉了。我覺得這將是疫情以後最大的變化。

主持人:好,那麼這次節目我們就先談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