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擔心活着的人為利益 令死者白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6日訊】武漢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記」成為大陸民眾了解疫情的一個重要窗口,深受好評。方方也被譽為「武漢良心」。她日前接受陸媒專訪時表示,她的日記是受難者日記,不知道疫情之後,這些人會不會白死。「很擔心活着的人,為了得到實際利益,把死者為何而死,全都忽略掉」。

去年12月武漢市爆發疫情,中共隱瞞並打壓曝光疫情的8名武漢醫生,導致疫情快速蔓延,擴散至中國全境及全球。無可計數的生命被病毒奪走生命,無數家庭在生死線上掙扎。然而,中共迄今沒有對人民說過一句道歉。

1月23日,武漢開始封城,方方在封城第三天寫日記,到3月24日整整寫了60篇,記錄了這場歷史性的公共災難。

24日當天,武漢當局宣布將在4月8日解封。25日,財新網刊登與方方的電子郵件專訪,她在受訪時表示,本來今年的計劃是把手上的中篇小說寫完。「封城改變的是人的心情,看到武漢人慘烈如此,非常憤怒也非常悲哀」。

方方說,不知道疫情之後,這些人會不會白死。「我很擔心活着的人,為了得到實際利益,把死者為何而死,全都忽略掉」。

外界將她的日記當作了解武漢疫情的視窗,方方說,她的日記只是受難者日記。自己一直強調實事求是,該批評的就批評,該辯護的就辯護,「我又不是為了討得什麼人的歡心而記。把它定位在一個普通人在疫區中的記錄,就可以了」。

對於自己在日記中「提醒」湖北的知識份子「如果諂媚,也請守個度」,方方表示,「每一次災難面前,那些諂媚的詩文還少嗎?我說這話時,武漢已經很慘了,我心裡是有憤怒的…武漢這樣沉重的災難,可能有些人不明白,還要亂歌頌,所以當時就撂下了這樣一句話」。

方方也表示,其實除了自己,武漢有很多人在記錄,知識份子中也應該有很多人在記錄。

至於自己的批判文章近期頻遭攻擊,方方輕描淡寫的說,不就是那些極左份子叫罵嗎?他們水準實在太低了,讓他們自娛自樂就是。

方方還說,這些人寫罵她的文章,「都是要打賞了,人家是門生意,要賺錢,我跟他們囉嗦個什麼呢?斷什麼也不好斷人財路呀」。

被問到這次疫情對武漢人的影響,方方說,不談死者在求醫階段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時的慘狀,「那時的絕望感我相信是非常深的」。死者已逝,但其親人尚在,他們都共同經歷過那種慘烈的時刻。

她還表示,即便不談這些最受傷害的人,光是武漢900萬市民困守60多天,也會有內心傷害,開城後或許還會有更複雜的感受,各種後遺症恐怕都會出來,對病毒的恐懼也會遺留很久。

此外,方方對於這場疫情的追責,態度依舊。她在24日「武漢日記」完結篇中寫道:儘管今天是最後一篇,但並不是意味着以後我什麼都不寫。我的微博仍然是我的平台,我依然會像以前一樣,在微博上表達我的觀點。而敦促追責的事,我也不會放棄。

方方表示,官方最終是否追責,我也不知道。但是,無論官方怎樣想,作為被封在家兩個多月的武漢市民,作為親歷親見了武漢悲慘時日的見證人,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是誰的錯誤誰的責任,就將由誰自己承擔起來。

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