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滬寧是中南海最大的奸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已蔓延全球188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共從地方到高層隱瞞封鎖疫情真相,遭到廣泛批評與譴責。談到隱瞞與封鎖真相,不能不提到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安插在習近平身邊的「厚黑家」——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對8名最早發出疫情警報的醫生封口

1月1日17點38分,武漢市公安局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18點46分,人民網發表《武漢8名散布肺炎疫情謠言者被查處》。20點39分,新華網發表《8人因網上散布「武漢病毒性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22點02分,中央政法委官網——中國長安網發表《湖北武漢8名散布肺炎疫情謠言者被查處》。1月2日、3日,中央電視台滾動報道《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從中央到地方,非常多的黨媒都在第一時間報道或轉發了這個消息。

這8個所謂「散布謠言者」都是武漢一線醫務人員。他們只是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他們了解的武漢中共肺炎的真實情況。他們是最早向外界發布武漢中共肺炎信息的「吹哨人」,卻被中共政法和宣傳聯手封口,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覆蓋面之廣,超乎尋常。

對這8名醫生封口的直接後果是: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3000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國務院副祕書長丁向陽語),更嚴重的後果是:疫情迅速擴散到全武漢市,全湖北省,全中國,全世界。

就宣傳領域而言,作為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對此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向全世界人民散布疫情假信息

對8名醫生封口後,中共宣傳機器做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散布疫情假消息:1月3日,黨媒報道說:「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1月5日,「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1月11日,「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1月14日,「未發現人傳人,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1月19日,「病毒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

現在披露的大量事實證明:上述消息全是假消息。就宣傳領域而言,王滬寧對此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以最快速度出版「低級黑」習近平的書

2月26日,當許多人屍骨未寒,許多人家破人亡,許多人還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時候,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報道說,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導,五洲傳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聯合編輯製作的圖書《大國戰「疫」》近日出版。該書集中反映習近平「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其英、法、西、俄、阿等五種語言文字版本將陸續對外出版發行。此消息一出,網上罵聲震天。3月1日,該書突然從中國大陸各大網絡交易平台下架。

旅居海外的薛扶民在網上舉報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擾亂與破壞當前防疫抗疫的首要任務」。舉報信說,「在當前防疫、抗疫的嚴峻形勢下,罔顧人倫與基本良知,不思反省如何加強和改善防疫抗疫的工作,盡力減輕人民痛苦,真誠向全國人民道歉,向世界懺悔由於早期疫情防控失當致使疫情外溢給全世界人民帶來災難的罪行,反而吹噓所謂的戰役功績,讓全世界人民恥笑,讓全中國人民傷心與絕望。」王滬寧「應該辭職謝罪,並追究政治責任」。

這個舉報,我認為是有道理的。國難當頭之際,高調出版此書,與其說是贊習近平,不如說是罵習近平。這是故意存心讓全中國人民心恨習近平。作為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對此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對艾芬醫生的真話全網封殺

3月10日,人民出版社下屬的《人物》雜誌3月號,發表專訪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的文章《發哨子的人》,3小時後,遭全網刪除。之後,網友接連推出這篇文章的英語等52種版本,也被全網刪除。

艾芬是最早將寫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的中共肺炎病人的檢測報告,發給醫生同學的那個人。在這篇訪談中,艾芬講述了第一線醫護人員親眼目睹武漢疫情從出現、擴散到失控的過程。

艾芬如實講述了自己親歷的事,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這樣一篇可以從中總結出很多經驗教訓的好文章,竟被全網接連不斷封殺。

艾芬說:「1月21號,我們急診科接診1523個病人,是往常最多時的3倍,其中發燒的有655個人。」「病人死了,很少看到家屬有很傷心地哭的,因為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屬也不會說醫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醫生說,唉,那就快點解脫吧,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為什麼不許人講真話?是否在王滬寧看來死更多人才好?

1月1日封8位醫生的口,已經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3月10日繼續封艾芬醫生的口,實際上是想讓14億中國人都在謊言中麻木不仁,讓中國、讓世界陷入更大的災難之中。作為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對此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甩鍋」甩到美國軍人頭上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大陸上演了一場「甩鍋大戰」:下級甩上級,官員甩專家,專家甩官員,上級甩下級,最後甩來甩去,一齊甩到美國去了。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分別用中文和英文發了同一則推文,其中寫道:「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甩鍋美國,不是個人行動,不是少部分人的行動,而是有計劃的宣傳攻勢。嫁禍美國的目的,是企圖轉移人們對中共隱瞞疫情責任的追究,是將人們對疫情源頭的最大嫌疑對象——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注轉移到越遠越好。說美軍去年10月軍運會期間把病毒帶到武漢,完全是胡說八道。

一位被稱為「北大學姐」的女士寫道:「現在有人敢編病毒源頭。但只需問幾個小問題,便見分曉:若是軍運會美國有意帶進來的,那其他國家參會的軍人怎麼沒感染?好,專門針對中國人的,那他們來時的飛機上絕大部分是中國人,跟他們飛了十幾個小時,怎麼沒感染?他們在武漢住的酒店、吃飯的餐廳那麼多中國人怎麼沒感染?」「中國病毒專家一再說,此病毒傳染時間15秒就可傳染一個人,軍運會9月份,12月三個月後才發病。開什麼國際玩笑啊?」

這場向美國推卸責任的「甩鍋大戰」,愚蠢至極,最終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作為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對此負有最大的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王滬寧可能早就知道病毒源頭在哪裡

從1月1日到3月25日的85天裡,圍繞這場大瘟疫,發生了太多極端反常的現象。

艾芬醫生說:「我看到了這個報告(病毒檢測報告),我也上報醫院了,我和我的同學,同行之間對於某一個病人的情況進行交流,沒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當於是醫學生之間討論一個病案,當你作為一個臨床的醫生,已經知道在病人身上發現了一種很重要的病毒,別的醫生問起,你怎麼可能不說呢?這是你當醫生的本能,對不對?我做錯什麼了?我做了一個醫生、一個人正常應該做的事情」。但是,艾芬從她的領導那裡得到的反饋卻是極端不正常的。為什麼?

現在披露出來的許多事實表明:此次疫情很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所致。知情人士爆料: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幕後操控的。有消息稱,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生黃燕玲,是武漢的「零號病人」。然後,由黃燕玲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最後傳遍全世界。

中共說這是「謠言」。是不是謠言,讓黃燕玲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讓大家看到黃燕玲還活著,所有謠言不攻自破。對王滬寧來說,這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但是,至今為止,王滬寧不敢讓黃燕玲公開露面。為什麼?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王滬寧早就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是這次大瘟疫的總源頭,他要替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掩蓋罪惡。

王滬寧一步步將習引到懸崖邊

中共十九大前,習近平手裡一手好牌;中共十九大至今,僅僅2年零5個月,習的一手好牌被打成爛牌。保黨、戀權是習最大的問題,王滬寧正好利用這兩點,一步步將習引到懸崖邊。

2017年10月31日,中共十九大剛結束,習近平帶領6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到上海,在中共一大舊址,舉拳發誓,為宣揚無神論的馬克思鼓吹的共產主義奮鬥終身。這很可能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出的主意。2018年5月4日,中共在北京「隆重」舉行紀念馬克思冥誕200週年大會。這肯定是王滬寧出的主意。在此過程中,王滬寧不斷吹捧習,將習忽悠到暈暈乎乎。之後,就開始大折騰:一是攪局中美貿易戰;二是攪局香港反送中運動;三是在此次大瘟疫中不斷上演各種「惡作劇」,將全世界的怒火引向習近平,把習架在火上烤。

王滬寧何以成了中南海最大的奸臣?

王滬寧是當今中國「最惡」的惡人江澤民提拔重用的。1995年,江澤民將王滬寧調到中南海。到2002年,王滬寧一直為江當「御用文人」。2002年至2012年,胡錦濤當政,江澤民當「太上皇」,中共內政外交的重大問題,仍是江說了算,王滬寧實際上還是在為江工作。2012年至2017年,王滬寧以刻意低調和幫習包裝所謂「習思想」獲習信任。當王滬寧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後,作為江澤民「幫凶」的真面目,才逐漸暴露。

為什麼說江澤民是當今中國最惡的「惡人」?從1999年7月20日起,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手上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

被「最惡」的人提拔,替「最惡」的人賣命,王滬寧是什麼樣的人也就可想而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