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機可成轉折 美智庫:全球應擺脫依賴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7日訊】全球各國正在努力對抗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時,北京當局卻發動文宣統戰來轉移焦點,甚至推卸責任稱中共病毒來自美國。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研究員奧斯林(Michael Auslin)發表文章稱,面對中共肺炎疫情所帶來的21世紀第一次全球性嚴重危機,各國應以此為轉折點擺脫對中國的依賴性。

美國政治新聞與民調數據網站Real Clear Politics近日發表奧斯林文章稱,全球各國正在嚴陣以待面對中共肺炎疫情的時候,北京當局卻利用文宣統戰來轉移焦點及推卸責任。對此,世界各國應以這場瘟疫所帶來的危機作為轉折點,重新思考對中國的依賴性。

北京發動文宣統戰

奧斯林認為,北京當局的統戰目標非常簡單和直接,他們想轉移並推卸掉這場疫情爆發起源地、當局最初延遲防疫處理以及病毒擴散到全球等責任。為此已經積極發動了文宣攻勢,試圖在國際社會樹立中共新的歷史性勝利者形象。然而,事實上北京當局是這次疫情的病原體,也是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在中國乃至全球範圍內傳播的罪魁禍首,因為政府官員早在2019年12月就已獲悉這種新病毒的信息,但沒有發出任何警示,也沒有採取任何防疫措施去儘早遏制疫情。

中共只關心的是它的聲譽和合法性,並威脅李文亮醫生等舉報人,還壓制社交媒體發出的真實疫情,這一切都是為了防止真相和批評中共的聲音在民間流傳。

毫不意外,北京當局在國外也有幫忙粉飾太平的罪魁禍首。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幾個月以來一直拒絕正式宣布這是大流行疾病,而是感謝北京當局「使我們更加安全」。很顯然,也是由於北京對世界衛生組織採取金錢政策,導致該組織拒絕台灣加入。

最令人震驚的是,一些中共官員甚至宣稱這種新病毒根本不是來源於中國大陸,而其他人,如譚德賽則暗示北京當局的反應以某種方式為世界提供了應對危機的時間等等說法,這表明北京當局的宣傳機器開始啟動了,企圖讓世界讚揚中共的執政模式,而不是譴責它。

實際情況是北京當局數週沒有通報中國大陸真實疫情,還拒絕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等在內主要外國流行病學團隊入境。因此,世界各國無法及早獲得準確的疫情和實驗室病毒樣本。由於北京當局最初防疫措施的失敗,並利用疫情對中國人實行更加嚴厲的數據化監控,以及世界衛生組織是否真正及時履行了其職責。

中共利益與全球化

中共肺炎疫情讓中共面臨著空前的壓力,擔憂全球各國正在重新審視當今的中國大陸,因此它非常關心文宣統戰效果。無論是從技術方面,還是從國家安全來看,當全球各國開始關注中共治下脆弱的公共衛生體系時,無能、侵犯人權的北京當局造成中國大陸普遍貧窮落後的現象,那麼中共數十年來精心策劃的全球形象就會全部崩潰。

長期以來,來自北京當局的壓力迫使許多人加入為中共路線辯護,合法、合理的批評和對中共治理、經濟增長模式質疑的聲音遭到壓制。如今,北京當局所樹立的公關形象已經破裂。那些關心全球公共衛生問題的人可能會感覺奇怪,除了如SARS、禽流感和非洲豬瘟之外,為什麼中國大陸還經常遭受病毒的侵襲(目前正在爆發另一起疫情)?

在國際貿易方面,因知識產權盜竊猖獗、生產成本上升,許多跨國公司已經重新考慮在中國大陸的投資業務。現在,他們可能會非常質疑在中國大陸繼續開展業務的安全性,不僅公司員工健康受到威脅,還無法再保證中國大陸成為穩定的供應商。

從更廣泛意義上來說,2020年中共肺炎大流行已使人們質疑全球化成為主流。數十年的開放邊界,不斷的洲際旅行,出國留學,即時存貨系統等等,不受限製的開放給全球各國人口、經濟造成了意想不到的脆弱性。那些認為全球化市場是最佳經濟模式、且始終有效的人,現在不得不思考全球化是否是應對冠狀病毒等流行病的最佳系統,尤其是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

從1980年以來全球經濟發展方式來看,在很大程度上,質疑當今全球化實際是對世界與中國關係的質疑。正如美國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和科頓(Tom Cotton)所說的那樣,美國和世界在重新考慮對中國依賴方面負有審慎的責任。

自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美國人才知道中國大陸是美國藥品的主要供應地。由於對中國的依賴,首批毒品短缺已經發生。美國80%原料藥(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API)來自國外,主要來自中國大陸(和印度);45%青黴素(Penicillin,又譯盤尼西林)是中國大陸製造;幾乎是100%布洛芬(Ibuprofen)來自中國大陸。2019年《 China Rx》作者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向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作證,證明了這種嚴重依賴性。但在這一最重要的供應鏈中,一切都沒有改變。

整個美國經濟和全球都在重複著這種依賴性的悲劇,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過去數十年的經濟增長,導致全球各國的國內產業空洞化,也阻止了越南等國家進入產業增值鏈。實際上,許多行業都將中國公司作為他們唯一、或主要供應商。因此,尋找除中國以外的生產者成本過高,而且很少有國家能夠複製中國的基礎設施模式和提供大量廉價勞動力。

對中共模式與全球化的反思

冠狀病毒永遠不會使世界處於危險之中。同樣,永遠不應該讓自己的國家在經濟上如此依賴中國大陸。冠狀病毒流行的獨特之處在於將這2個看似無關的問題聯繫在一起。這也是為什麼北京當局迫切希望推卸責任及逃避批評,不僅僅是因為它的無能,還因為自1980年以來建立的全球化體系成本現在已成為人們關注焦點。冠狀病毒是一種惡性惡魔,從旅遊業到貿易,從文化交流到科學合作,都在嚴重威脅著中國大陸與國際社會關係的基礎。

對中共來說,開放性是維持其統治的致命威脅。因此,(中共)病毒也暴露了中共致命的悖論。僅出於這個原因,全球各國也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減少對中國大陸的依賴性。

首先,美國政府必須強制要求在國內生產一定比例的主要藥物、日常藥物、急救醫護物資(如口罩和防護衣)以及高端醫療設備(如呼吸機),以便應對下一波中共肺炎疫情。此外,掌控美國重要藥品和設備的供應,可以讓政府能夠在類似緊急情況下繼續向其它國家提供援助,這是美國目前無法做到的,而北京當局正在利用這一點企圖樹立新的公關形象。

其次,減少美國對中國大陸的依賴。稀土等材料(其中80%來自中國大陸)應該儘可能在國內生產,美國軍方需要限制從晶體管到輪胎橡膠等所有產品,減少依賴中國大陸供應鏈。

第三,美國政府必須確保北京當局無法控制全球半導體芯片製造產業,這是中共目前優先發展的目標任務。否則美國在數字經濟方面將長期依賴中國大陸。

中共肺炎疫情是中國乃至全球的轉折點。如今,美國與全球各國都在全力遏制疫情蔓延。從短期來看,國際社會不應讓中共文宣統戰來改寫這一大流行疾病的歷史。從長遠來看,世界必須謹慎的尋求通過重塑各國經濟和社會模式,改革全球化。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何雅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