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江西拒湖北人入境釀大衝突 禍根在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0日訊】中共肺炎的發源地、也是重災區的湖北省最近逐漸解封,但湖北人的出行仍然受阻。日前在湖北與江西交界的關卡處,兩地公安因放行問題發生衝突,大打出手,並引發數千湖北民眾加入混戰,多輛江西警察的警車被掀翻。評論認為,衝突的根源在北京。

27號,在連接湖北省黃岡市黃梅縣與江西九江市的九江長江大橋上,兩省公安人員因入境問題產生衝突,雙方大打出手,其後,江西出動特警增援本省警員,湖北方面則有大批民眾聞訊趕到,加入混戰,並衝過九江大橋,掀翻九江特警警車。衝突中,五名江西公安受傷。事件從上午一直持續到下午四點多才結束。

根據湖北民眾在網上的描述,當天上午,江西九江交警跨過長江大橋,在湖北黃岡黃梅境內設卡,不許湖北人開私家車過境九江。黃梅交警上前交涉,結果遭到對方被圍毆。現場視頻傳到網上後,大批黃梅群眾到長江大橋聚集,要求九江方面道歉。中午更跨過長江大橋到九江一邊,下午又包圍了九江交警隊,直到黃梅市委領導到場勸返,黃梅民眾才撤回。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黃岡民眾事後告訴新唐人,說九江那邊認為湖北疫情還很嚴重,但湖北人認為疫情已經結束了,國家也宣佈了。所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導致矛盾越來越大,以致發生衝突。

黃岡民眾 匿名:「江西人沒有做錯什麼,湖北人也沒有做錯什麼。江西人也是學北京的,它(北京)是不讓湖北人進去。江西人九江也是有樣學樣,這個也必然的,它也怕。」

事件發生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文發表文章,呼籲不要歧視湖北人,說「在湖北解除離鄂管控後,仍處處提防和限制湖北人員,這是一種傷害」。

但「法國國際廣播電臺」指出,對湖北人的這種提防意識,首先來自北京。

3月25號, 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北京市政府規定,所有從湖北返京的人員都要先申請、審批,然後還要居家或者集中隔離14天。

根據中國民航局網站的消息,雖然湖北和武漢機場的國內航班,從3月29號、4月8號起分別恢復, 但往返北京的航線例外。

「法廣」報導說,北京這一做法影響很壞,有人質疑:「說湖北零增長,卻不許湖北人返京,因為自己心裡最清楚,自己說的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黃岡民眾 匿名:「北京的措施只能會越來越嚴。那麼其他地方、全國各地到處在解封,4月8號之後有的航班還要開,地方是越來越松。北京是越來越嚴。這明顯就是一個老百姓的生命跟這個中共高層生命鮮明對比,完全不把老百姓的命當回事。這是一眼可見的這麼一個狀態。」

黃岡民眾認為,其實不管你是出去的,還是阻攔的,都是底層互害。因為一旦疫情爆發都是受害者。而中共高層在上面指手畫腳,完全掌控了底層人的命運。這很恐怖。

大陸民眾明先生:「北京不讓進,也就從側面來論證了、印證了大家的猜測:就說這個疫情並沒有像新聞上面、像主流宣傳機構講的那樣,已經被控制了。實際上還有很大比例的、這種沒有症狀的感染者可能潛伏在很普通人(中)。」

一位黃岡民眾對「新唐人」記者表示,無症狀的感染者比有症狀的要恐怖的多。這是未來疫情蔓延的定時炸彈,無法遏制,遲早會釀成大災難。

大陸民眾明先生則表示,現在中共宣傳說世界一片亂,中國一片大好,其實它是想哄騙大家復工。

國內有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國內疫情出現新一輪擴散,可以預料,直接的社會後果就是1994年的俄羅斯,甚至很可能是阿富汗和索馬里。

俄羅斯經濟在1990年代後蘇聯解體後經歷了嚴重的通貨膨脹,盧布從解體前的1盧布換1美元,跌到1994年的1美元兌30000盧布。

而阿富汗和索馬里則是世界上最腐敗、最貧窮的兩個國家。

國際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日前警告說,武漢解封時間只能決定第二波疫情到來的遲早,但疫情的到來是不可避免的。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