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中共肺炎疫情下 中國年青人覺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年03月31日訊】【今日點擊 】(3734-2)

提要
中共肺炎疫情下 中國年青人覺醒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星期日的時候有期節目,跟大家分享了日本的狀況,日本是一個被所有人搞不清楚的故事。華盛頓大學的醫學病理學的主任,那是一個美國頂級的病毒學專家,他就說了一句話,他說這個日本,也不知道他們幹對了什麼事,他們肯定幹對了一件事情。我覺得滿有趣的,它幹對了一件事情,我們講過,大概在全日本,包括很小的地方,從2019年12月25日開始,到2020年2月23日,兩個月的時間,神韻藝術團在那裡演出,演了幾十場。而其中有一個,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在節目中分享過,有一個東京人,他看過演出之後,他自己的感觸就是,他自己的總結的話,人與神之間有著一種特殊的緣分,而神自始至終都在人的身後,人的身旁。當人類遭受劫難的時候,神一定出手,但是問題就在於人如何擺放。所以他認為神韻所展現出來的境界,他說生命的境界高不可攀。我們在有一期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故事,那篇文章。所以前後對應,在日本就出現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很特殊的故事。

那日本當中,這是日本本土,日本它的第一個case,出現的時間1月7日,1月7日。它真正出現的時間,是在全世界統計數據當中最早的一個,它跟武漢是類同的。全世界統計的網站,你看到最早它是放在了1月10日,它遠遠超過了義大利的2月21日,遠遠。而日本是最早出現,在東京、大阪、京都,在同一天,大概是1月29日,同一天,在四個不同的地方,千葉出現了6個case,包括武漢撤回去的日本僑民。其中有一個很厲害的,就是一個30歲的女孩子,她住在東京,從東京到大阪去夜總會。因為日本它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去大阪的夜總會玩,玩了一晚上,兩個多小時,結果第二天她確診了,她確診了。結果影響到大阪,當時夜總會有300多人,106個人出現了,所以當時大阪市就立刻緊張了。半個月之後,大阪解除了有關疫情的緊張狀況。再過一個月,那家俱樂部又是那麼玩。

這是紐約時報記者自己去的,他說想像不出來,幾百個人擠在一個很狹小,日本很小,所以它的俱樂部也很擁擠,人又多,將近1.3億人,他說想像不出來他們沒事。今天的東京人,每天在擠著他們的地鐵,週末在下館子喝酒吃飯。你要說吃野味,那日本人吃的很多都是生的,水裡的東西對吧,跟那個海鮮城有啥區別,所以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故事。如果從疫情的早期反應跟控制來講,日本早過義大利20多天。那如果從年齡結構上來講,日本超過65歲的老人29%,他的總人數1.3億,所以他將近四、五千萬人是65歲以上的。今天在義大利死去的人當中,大概70%甚至到80%,是65歲以上的老人。而老齡化的義大利,全義大利六千多萬人,老齡化的義大利是23%的人口超過了65歲,它遠遠無法跟日本相比。日本超過65歲的老人,是相當於義大利的80%的人口,但日本沒事。而義大利是最早切斷跟中共國之間的關係,跟美國現在狀況一樣,切斷了交通,日本沒有,日本還帶去一個公主號的船呢對不對,七百多人。

這就是說,在當今的面對中共病毒的時候,人們所認識的手段,它的侷限性。貧富若不回心轉,回心轉意,改變想法,改變人生觀,改變在現實環境中你做人的基點,才是救贖,才是機會。那唯一的不同,就是日本在它的疫情爆發過程中,出現的過程中,神韻藝術團一直在演。義大利也演了,但是義大利最大的地方米蘭沒有演,而演的區域跟時間要遠遠短過日本。而義大利出現疫情之後,大規模的接受中共國的援助。而義大利的教宗,天主教的教宗,出賣了在中國的那些地下教會的想與神同行的人,跟中共連為一體。這個概念,很類似韓國的那位所謂的基督教會。如果病毒有著它背後的神性的話,這樣的發生絕不是偶然的。

武漢肺炎疫情下中國年輕人覺醒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紐約時報:武漢肺炎的疫情之下,中國年輕人的政治覺醒。他就落在政治上,他寫文章總是這麼寫,他就不能夠考慮到是年輕人的人性的覺醒。文章寫得非常長,台灣的這個網站呢給它縮寫了。大概的內容,中共在過去的時間裡,對於年輕人的一代,35歲往下,就跟香港的概念有點類似,35歲以下,在他們的角度,他們一直是向中共妥協的。因為中共放縱慾望的做法,去吻合了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的利益的追求跟生命的定位,所以他們有著,叫什麼,考著學分、學著專業、賺著錢,在外頭來放縱自己生命的自由跟本來。

但是當疫情出現之後,威脅到每一個人的生命的時候,他們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原因,他們在自己的身邊,看到了他放縱的慾望的一切,他的生命的一切,卻被那些扼殺了靈魂的環境中,中共的生命品質所遏制著,就是生命的尊嚴所遏制。

他本來就是放縱的,他不顧忌他人的。可是面對疫情,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了,傷害了自己的利益嘛,他就要吶喊。他一吶喊呢,一大嘴巴就搧過去了。

在今天的抗擊疫情的,中共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所有人都拿著一個安康卡,安康卡只差打嗝放屁不許花卡,要花卡了。你進出小區,你坐地鐵、坐公共汽車,任何都是這個安康卡,它取代了微信,在逐步這麼做。所以今天中國社會是一個人工智能的社會,所有的人都成了機器,都成了共產黨的產品。就像在03年有個電影叫雲圖,湯姆漢克斯拍的,很多人看不懂。雲圖所展現出來的,其中的,它就是6個人輪迴轉世六世,它以時間為軸,貫穿了上下。其中在它描繪2032年還是2028年,在韓國就出現了這種場面。只有最頂層的人是人,就權力者是人,剩下都是產品。不用老婆,因為女人都可以是那些人的工具。

那什麼都不用,所有這些人,只服務那個最頂層的那幾個真實的人。那幾個真實的人,透過他們所養的人,所造的人,在改變他們身體的細胞,所以那些人是萬歲的,跟今天的習近平的做法類似。而紐約時報是親中共的,它的思維概念是菁英的,所以它把這就認為落在政治上,根本不是。中國的年輕人,他的生命本身,在這種壓制之下,在自然往外產生。而這些人沒有經歷過89六四,他們不知道,這些人沒有經歷過真正中共國苦難的時期,他們不知道。所以這批人,類似於在香港的30歲以下的年輕人,就像黃之鋒他們一樣,在今天大難的背景之下,在中共高級動物的作為之下,他們人性本來的一面在被喚醒。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