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紐約為何成美國重災區?尷尬了:世衛高管不敢提台灣(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1日訊】【熱點互動】紐約為何成美國重災區?尷尬了:世衛高管不敢提台灣(下)

世衛高管不敢提台灣直接「斷線」;傳英國首相府震怒或解約華為

上週五,川普(特朗普)總統簽署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經濟紓困法案。本週末,世衛高管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不敢提台灣並直接掐斷連線。本期節目談談美國的情況以及有關疫情的最新熱點。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主持人:下面我們來談一談,另外一個這個週末,在社交網路上很熱點的一件事情,世界衛生組織一位高管在接受香港記者的採訪的時候,為了避談台灣兩個字,直接就斷線了,所以這個被稱為斷線門,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視頻。

[WHO高管接受香港記者採訪片段]

主持人:我稍微解釋一下,因為這個視頻的字幕是英文,沒有找到中文字幕,他就是被香港電台的記者問他說,世界衛生組織會不會重新考慮台灣的入世衛的資格?這位博士就不說話了,我認為他是裝作沒聽見,所以後來這位記者又問他,他說我沒有聽清你的話,記者說,我重複一下,他說不用重複了,你直接問我下一個問題,結果這位記者堅持要問台灣的,然後就斷線了,斷線之後,打過去之後,他的回答是我們已經談過中國的問題了。

我不知道傑森博士您看這個視頻的時候,你是什麼感覺?我看了我覺得特別尷尬,我覺得這位博士很尷尬,我看的時候我都覺得尷尬。

傑森:對,他是世界衛生組織的二號人物,好像是助理總幹事,可能也是緊挨著總幹事,總幹事我們知道是誰。

主持人:譚書記,大家都叫他譚書記。

傑森:譚德賽,當然他基本上肯定是按一個方式走的。這兩年世界衛生組織,包括整個聯合國非常非常對中共講政治正確,基本上習近平路線在聯合國是貫徹的非常徹底,中國比如說不許叫台灣,世衛確確實實在有關台灣的數據都叫做台北和周邊地區,這個非常奇怪,用一個非常複雜的說法,叫台北和周邊地區。這次同樣這個記者問起台灣,他都不敢說台灣這個詞。

主持人:他在怕什麼?連台灣這個詞都不敢說?

傑森:他怕中共。我就開玩笑說這個視頻用最少的語言,展現了最多的訊息量,展現了中共的驕蠻,展現了中共的淫威,同時展現了整個世衛組織人員的最基本的科學原則,同時也展現了整個聯合國目前的實際的狀況,幾乎用了極少的語言展現了最多的事實。

其實不光是這個人本身,事實上事艾爾沃德本人只是延續現有的整個世衛組織的一個策略,世衛組織其實這一次,有人直接說了,世衛組織現在的總幹事譚德賽,將來是有資格和習近平,或者是中共的高層,共同成為這個事情的主要的責任人之一,原因是什麼呢?就是他從一開始基本上是按著中共的路線在走。

我們知道一月底他跟習見了面以後,基本上他說的一切都是習的意志,包括一月31日,美國停止中國的飛機,他是在中共說這樣子做不好的以外,第一個站出來說,不應該禁飛。在全世界都認為這已經是在全世界蔓延的疫情的時候,他追尋中共的意志,不把宣稱成全世界的廣泛流行病,因為中共當時不想因此影響它的整個經濟,它還希望跟國際接著有商務來往。

一旦宣布大流行的話,整個中國這邊很可能都會被封鎖住,但是中共這樣的作法,包括世衛這樣的作法,卻給全世界帶來慘痛的教訓,有人說世衛算啥?誰聽他的?不,因為在美國有各個大公司,各大公司有一套成行的政策,比如說公司做出相應的,比如你不許到中國旅遊的這樣一個政策,公司不敢直接做出這樣的政策,通常要看,得要有個背靠,背景,通常背景都是依據美國的CDC和國際衛生組織WHO,WHO的決策可以自動啟動全世界很多其他的機制,因為很多其他的機制都是靠WHO的。

整個WHO的策略決策,直接會影響很多方面,如果WHO完全按中共意志做,那麼就變成中共在控制日本的防疫計畫,在控制韓國的防疫計畫,在控制美國的大公司的防疫計畫。在這樣的情況下,它造成的危害就是巨大的,我們知道目前受災害最重的,像義大利或者西班牙這些國家,他們幾乎跟中國長期,在一月以後,疫情在中國已經開始爆發以後,他們跟中國的各方面的交往幾乎從來沒有間斷過,最終爆發了兩個國家,在民間悄無聲息地已經鋪好整個局以後,突然開始爆發,讓兩個國家措手不及,最後付出慘痛的生命代價。

主持人:是。這位艾爾沃德博士,我補充一下,他還是世衛組織,中國聯合專家小組的組長,所以當時去武漢,去中國,中共允許CDC進入之後,他是帶著這個團去的,當然他們來去匆匆,他們說他沒有進入髒區,回來以後他就說,他說世界欠武漢一個道歉,然後還說自己如果感染病毒,想在中國得到治療。所以我覺得,這位用你剛才的話,「他的心離中共很近」。但是確實這種世衛的這種表現,可以顯現它對中共真的非常的懼怕。因為你即使不想提台灣,你可以說:「對不起,我不想提這個問題」。你可以很直接的拒絕,就像中共官方……

傑森:它不敢說「台灣」二個字。

主持人:就像中共官方呢,它現在的說法,它說世衛已經反覆表明態度說台灣沒有資格加入,或者提出申請。但是有人不嫌麻煩,頻頻以各種方法碰瓷兒。它就說這位香港女記者是碰瓷兒。它就說這個艾爾沃德就不吃她這一套,很乾脆的就拒絕了。但問題是他並沒有拒絕,他是用這種非常非常讓人尷尬的方式迴避。

傑森:他畢竟不是政客不是外交官,所以說他還是某種程度上來講,一個醫療學術人員。所以說他的做法很生硬,不符合一般的中共外交程序。但是確實是很可悲,就是我敢說,大家現在還沒時間顧及國際衛生組織、聯合國這樣的一個已經完全被中共壟斷的機制。這次疫情結束以後,當大家就是在恢復的過程中,這時一定會回頭看這些事情。

其實中共在整個WHO投資是很少的,它其實它投的錢呢,大概就是可能多出美國將近一半。那麼其他國家,它整個投的錢就是佔比例也是很低的。但是它擅於一兩撥千金,它擅於買通最關鍵的人物。使得WHO的整個人脈被它理得非常順。很多人為了自己在未來在整個WHO能有正升遷的機會,繼續往上走的機會。他千萬不敢惹中共,因為中共特會搞這一手。從國內那一套這種背後使黑拐,使技巧的樣子的技術在國際上運用,把整個聯合國搞得烏煙瘴氣。

主持人:是,其實你說到中共運用它的這個手法。現在也是在疫情的期間,我們也看到同樣的一些痕跡。就是說現在因為剛才說到歐洲嘛,其實歐洲和美國都是屬於中國之外的重災區了,那現在很多國家都在彼此互相幫助。就是送醫療物資啊,或是互相支援啊。那中國在這中間也是一個很特殊的角色。但是外媒有一篇文章,說這個中國的醫療外援為何換不到真正的信任?我看到就是歐洲這二週有一些文章,它是直接轉變了,就是變化了對中共的態度。

那當然的就是我們也看到最近,就是一些中國出口的醫療物資。像捷克、西班牙它們這個中國的核酸試劑。它說技術成功率只有20%到30%,而最新的又出來這個荷蘭。荷蘭的這個說召回60萬只中共產的這個KN95的這個口罩。

就是您覺得就說,就是為什麼就是中共它在這個對外的這個出口上,它這個產品的質量卻這麼低,沒有跟上它的這個想要做大外宣這樣的一個節奏。這個是一個單獨的個別現象還是個普遍現象?

傑森:中國製造我說是一個負資產。就是其他國家經過自己製造業的騰飛,日本、德國它創造一個日本製造、德國製造這二個概念,你加上這個牌子你價錢可以抬高10%。中國製造一直是一個負資產,因為啥呢?它的質量低它就是價錢便宜。但是它的質量低使用的效果不好,那麼中國製造你只要貼上這個標籤,你價錢得比別人低10%。

這實際上是一個普遍現象,中國的話特別講短頻快、發財。因為中國人特別會抓時機,一看口罩真的是能賺錢了?什麼企業全部轉成生產口罩。它根本就覺得做得樣子是個口罩就行了,但是它裡頭細緻的這種國際認證的標準,它完全不考慮。它做成了就去賣,從事這個測試衣一樣,都是深圳一個企業,它很快的生產出來。聲稱是80%的那個敏感度。但實際上二個國家,不是一個國家,我最開始看到那個好像捷克。

主持人:捷克和西班牙。

傑森:80%的錯誤率,我當時說是不是捷克人不會用啊?結果西班牙說準確率只有30%,幾乎是互相印證。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就是說,這是中國人長期存在的問題。就是說中國人特別愛用短頻快的方式去賺快錢,不去講質量不去真正的把心放在自己的產品上,把自己的名譽放在自己的產品背後。中國人本身自己在承受自己這樣的後果,中國食物上各種東西,這個質量都存在合金的問題。

而這一次的問題更可怕,它可怕的在哪呢?它是救命的東西,你想你測試你說人家是陰性沒有測出陽性,人家在街上接著傳染人怎麼辦?因為他覺得自己不是陽性。你給醫護人員的口罩,為什麼他們要回收呢?因為醫護人員覺得自己是被保護的,結果沒被保護。這樣的話,你不是把醫護人員放在一個可怕的境地,你不是在幫忙你是在害人。而且最可怕的是啥呢?它把一切的保護措施,現在變成了一個外交手段。說是送給義大利其實是賣給的,然後居然還說,說義大利人感激的在街上唱中國國歌,讓義大利覺得匪夷所思。

美國其實它援助了很多義大利的錢,援助其他國家這是美國的基本國策,它不用說。只要有疫情它都會去做一些最基本的援助,它在國家開資有這樣的一部分。那麼中共那邊,它就是有策略的有目的來做一系列這樣援助的事情。你包括WHO聽它話了,立刻給WHO賞二千萬美元這樣的救助。

它都是在一個運作。這樣的情況下,人時間長了會非常的反感。而且特別是你傳出整個疫情,而你這時候又在做好人似的,去給人家援助一些所謂的援助一些次等的這種產品,攪和人家整個防疫的措施。而這個過程中又時不時的給美國甩點鍋,給義大利甩二鍋,給其他的國家,把疫情的起源甩到別的國家。你讓這些人怎麼想你,整個這個,其實我就覺得中共這麼卑劣的做法,連帶所有的華人都覺得臉上丟人。

主持人:您怎麼看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說,在疫情抗疫的初期,中國收到的這種捐贈物物資也有不合格的現象。

傑森:它沒有點名是哪一個,但是人家點名的是你中國,而且人家點名的是哪一批啊,人家點名明確做錯在哪裡?就是……

主持人:而且好幾個國家。

傑森:就是你說清楚啊,你說清楚你是哪個國家贊助的,比如是伊朗給你捐助的,我們也可以理解啊。所以說整個莫名其妙,而且他這個邏輯很可笑,就是說換句話說,只要國外,國外好像是一家人,國外好像不分國家一樣。只要是國外都是,國外有一個地方犯錯了,那中國現在就可以全世界的毒害別人,是不是這個邏輯呢?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事,有些事這些邏輯,好了我就停到這兒。

主持人:就是他比較擅長說「也」。就是人家說它人權不好,然後它說你美國人權也不好。所以這個級別、性質什麼也都不管了,只要你有一件事情,可能就說明這個國家也不好。當然這個東西確實沒有辦法多說啊,因為這個好像是常識的事情。但是確實我想這個很多人也未必認同,那只能就是大家有不同的意見就來探討。

還有一個我想提一下,就是你剛才說這個讓它一直到處甩鍋,讓別的國家怎麼看你?其實它現在這種到處甩鍋的這種行為,讓一個國家,讓英國非常惱火。似乎是它現在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就中共的問題。所以呢它的這個內閣,我看英國報紙有篇文章。它就說10號,指的就是唐寧街10號,就是首相府,就是它現在非常震怒。是因為中共的這種信息戰,這種比較低劣的信息戰。然後呢它們甚至在考慮解約華為的問題。就把跟華為以前同意的東西都全部解除。

然後呢英國的這個內閣,說這個有情報跟他說,中國的數字很可能是真正的確診死亡數字是官方數字的20到40倍,你怎麼看英國這個它現在這種反應?

傑森:這是正路,這是正確的思想方式。就是說如果說人類經過,人類會經過的。人類走過了這次艱難的時候,如果能學什麼教訓?我希望學到的是這個教訓。就是說你總覺得我比別的國家聰明,中共可以奚落別的國家,騙別的國家,我不會的。我和中共接觸的多的話,我可以從它那兒賺到錢。沒有,幾乎中國的發展,中共的發展過程其實就是在去賺全世界人的錢。最終的話把全世界意識型態,變成它的意識型態的過程。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英國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我覺得是沒白遭受這這場罪。至少它在學一些東西,它知道什麼樣的東西它要回避?什麼樣的一個,就是中共這樣的一個不可信賴的這樣的體制,從開始就不應該接觸。我反覆說這些話,你交朋友的時候,咱講一個叫做「道不同不相為謀」。你交朋友的時候你都要選,這個人是不是跟我的三觀接近我才跟他交朋友。如果他完全是一個流氓無賴的人,你跟你的各種方式不一樣的話,你不會和他交朋友。為什麼在中國這個問題上,西方社會總是要愚蠢的一次一次犯錯誤呢?

主持人:對,我記得就是在英國首相強森他公布說他染上這個病毒之後。你在推上發了一句話,「這個病毒不看你離中共的距離有多遠;只看你的心跟中共有多近」因為當時英國就是一直不顧美國的反對,它就同意讓華為進入英國。但是我覺得現在英國這樣的一個態度,對中共這樣的一個態度,說不定還真能幫到首相本人,乃至英國整個國家。

傑森:對,是有可能的,我覺得是有可能。本身如果說,其實不光是英國在反思,澳洲在反思,義大利在反思,各個國家都在反思。

主持人:美國更是在反思。

傑森:美國更是在反思。就是說很多人說了,中共現在跟開始都在喊說,有人民間就是說,哇,看國內疫情發展到這個份上,好像很興奮很高興。後來發現不對頭,因為國外疫情一發作,歐洲、美國一發作,中國的外貿幾乎停了。

主持人:訂單沒了。

傑森:本來辛辛苦苦的把工人從各地招來復工,以為是可以把原來缺的訂單補上,結果現在訂單都被取消了。

主持人:是。

傑森:這個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說,原來我離了這些國家,我並不是那麼牛那麼強,我還需要用這些國家來掙外匯。那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呢,他覺得那個希望這個疫情也能趕快過去。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前段時間全世界各個國家打電話,說我們也希望你們疫情趕快過去,可能還是真心話。因為他要掙這些國家的錢,但是我覺得中共可能要清醒一點。就是這個疫情過後,可能那個世界就不是現在中共所面對的這個世界了。

主持人:是,格局可能就有變化。

傑森:世界會變化。

主持人:好的,感謝傑森博士今天和我們連線,我們今天討論了不少問題。我們希望觀眾朋友你要是有什麼看法呢,你可以在節目下方留言。好的,今天節目先到這,感謝你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