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紐約為何成美國重災區?尷尬了:世衛高管不敢提台灣(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1日訊】【熱點互動】紐約為何成美國重災區?尷尬了:世衛高管不敢提台灣(上)

史無前例!美2萬億紓困夠不夠?紐約為何成為重災區

上週五,川普(特朗普)總統簽署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經濟紓困法案。本週末,世衛高管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不敢提台灣並直接掐斷連線。本期節目談談美國的情況以及有關疫情的最新熱點。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

#熱點互動 每週三集 歡迎訂閱視頻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3月30號星期一。這一期節目想跟大家來聊一聊美國以及紐約的疫情,以及美國政府最新推出的史無前例的兩萬億的經濟紓困方案。另外,還想再跟大家談一談這個週末在社交網絡上很熱點的一個事件,也就是說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位高管,他在接受香港記者的採訪的時候,為了避談「台灣」兩個字,而直接掛線。那麼今天我們通過skype請來了傑森博士,和傑森博士一起聊一聊有關這個疫情發展的最新的熱點事件。

傑森博士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今天會比較輕鬆的來聊一下一些相關的話題,可能話題會比較多。我想先請傑森博士來聊一聊兩萬億的紓困計畫,這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這樣一個經濟刺激計畫。

傑森:對。

主持人:那剛才你告訴我說這兩萬億是美國每年GDP的1/10,然後這個計畫它的主要內容,一個是幫助個人,一個是幫助企業。那幫助個人的話,稍微簡單介紹一下,就是每個人,大多數美國人他可以拿到1,200塊的支票,那麼四口之家,一個典型的四口之家拿到3,400。那麼如果說是因為疫情失業的話,失業的人他去申請失業金,平時普通的失業金之上呢,每週可以多拿600,也就是每月可以多拿2,400,那麼持續可以最多拿四個月。

然後還有給小企業的貸款等等,總之這個兩萬億是美國政府不惜血本。我想請您談一下,那他這個錢從哪來?有人說美國政府這個是不是印錢?還是他國庫裡就是有這麼多錢?然後他這個兩萬億對於美國現在這樣的一個紓困來說,夠不夠?

傑森:每個國家國庫裡都沒這麼多錢,這次還真的是他就大筆一揮,就要讓聯儲,某種意思上講是搞出這麼多錢,印出這麼多錢。歷史上的話,他出任何一個這樣的政策,他都會稍微考慮一下還債的問題。但是這是特殊時期,幾乎我們每個人,全球幾乎每個角落,大家都意識到這是一個人類過去100年遇見的一個最特殊的事情。那麼在它這樣的情況下的話,特殊時期就有特殊的舉措,那麼美國這邊的話,確確實實就明顯的超出常規的,沒有考慮未來怎麼還的問題,他先去把這個兩萬億定出來。

那麼當然這個兩萬億具體執行過程事實上是,他會讓聯儲直接給美國的財政部的帳上放上兩萬億,那麼財政部的話當然是以發行國家債務的方式,就是放債券的方式來賣債券。那麼兩萬億銀行也買不了啊,那麼這時候聯儲就給銀行錢,讓銀行來買。那麼銀行轉手在世界上各個地方賣,有個人投資,或者說是世界其他國家投資,就來買這個債券。當然好在是什麼呢?美國是全球經濟的中心,另外的話也是金融中心,同時的話,一旦任何事情,美元也是全球最堅挺的貨幣。

那麼一旦進入這種兵荒馬亂的時間,大家還都認可美國政府的債券,因為美國政府垮了,全球就已經垮了,沒邊沒樣了。所以說大家如果人類還有一個可相信的貨幣,一個政府的債券的話,那就是美元債券、美國債券。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兩萬億美元債券應該也能最終賣出去,在全球賣出去。因為此時此刻人類沒有任何其他的選擇。歐洲各個國家,義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這些歐洲的強國,包括英國,這些基本上現在都是在風雨飄搖中,比美國甚至更糟。

那麼歐元未來能有多大的支撐力,這是個問題。那麼其他的,日圓盤子太小,根本撐不住世界。中國就不用說了,壓根就是中國政府自己印的那個紙幣。在這樣的情況下,全球如果給未來自己的資金留一個保護地的話,那就是美元債券。這時候一方面大家知道美國政府要發兩萬億的債券,但是同時的話,美國債券的回報率還在節節下跌,現在已經跌到了好像是0.6%這樣的概念,歷史上最低點。

換句話說,美國這時候發行大量的債務,反而是好處,好處就是他可以幾乎用沒有太多利息的這種方式,拿到很多的資金來拯救目前的經濟困境。

主持人:那你覺得這個兩萬億夠不夠?對於這個美國人他現在處於這種企業也好,還是個人也好,特別是中小企業,它是杯水車薪呢?還是說它確實能解決很大的問題?

傑森:我感覺這個數字真是很大了,就是說我聽到兩萬億這個數字,我以為我聽錯了。因為我覺得是不是兩千億啊?後來仔細看了看,2.2萬億。當然它一筆一筆都有去向,包括剛才你說的,就是那個給每人額外失業金,每人額外一個月發2,400塊錢這個部分,就占用了2,500億,就大概是1/8的錢就沒了,當然資助小企業又花掉了5千億。它每一筆錢它其實都有一個計算,美國出來這麼大的數字,它都是有原因的。

而且他也計畫這個事情會拖到6月分,甚至更往後一些。那麼在這樣一個情況下的話,我感覺可能差不多了,但是美國確確實實議會現在又在討論第四個package。剛才這個兩萬多億是第三個包裹,他現在又討論第四個包裹,所以說整體來說,可能他們在,因為疫情發展的非常快,他不知道這個疫情會怎麼樣。目前美國至少川普的預測是四月中旬見頂,見頂就是到最糟的情況,然後逐漸逐漸的往下回落,他希望6月初能看到整個這個問題的曙光。

主持人:稍微回歸正常。

傑森:曙光了,回歸正軌正常。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政府的計畫已經包括了4月、5月,甚至包括6月。那麼3月已經有一些問題出來,比如說上一週,美國創歷史紀錄的,一週有320萬人開始申請失業救濟。這比歷史上最高峰的好像80年代,82年有一次是68萬人一週申請就業。然後我們最低一次08年、09年那個經濟危機最高峰,一週也就是62萬人,這一次是320萬人。而且未來下一週,據說下一週仍然會有三百多萬人進入失業的行列,要申請失業救濟。

那麼這麼幾筆數字出來的話,你可以感覺到整體來說,很可能這個錢應該是有必要的,而且可能是非常即時的。

主持人:對,其實我覺得這個失業率,因為姆努欽說過一句話,他說現在這個失業率是irrelevant(不相關的),真的就是說你不能跟任何歷史上其他的這種突發事件相比,因為它是一種強制性的整體關門。然後還有一個小小的問題,就這一次給四個月的失業補助,當時民主黨和共和黨他們在通過這個法案的時候,這是一個討論爭議點之一。民主黨就說我要給這些人四個月的失業補助,你給大公司的錢太多了。

而共和黨說,你給這些人四個月的失業補助,那他完全沒有動力去找工作了。所以這個我覺得確實也是一個非常體現民主黨和共和黨,他一種不同思路的這樣一個。

傑森:對對對,其實我也是看到,我也有這樣一個擔心。因為我知道的,就我知道的人,有的美國人他可能一個月工資也就是兩千來塊錢。如果他失業了,那麼他比如說正常的失業金能拿到50%左右,或者40%、50%,各個州是不一樣的,能拿到一千塊錢。但是他額外在這一千塊錢,他再加上2,400塊錢額外救助,他就可以,失業以後一個月拿3,400,但他正常的工作就是一個月兩千。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於低收入的人群,他可能待在家裡收入更高。

那麼確確實實有一部分低收入的人,因此會有一點點刺激他留在家裡四個月這樣的概念,當然這點我也覺得可能也不是那麼嚴重。

主持人:也沒有完美的這個,對,可能是。

傑森:完美的解決方案,因為他整體目前的紓困,美國的紓困,不管是發錢還是失業救濟,幾乎所有的重頭都砸在了低收入人群裡頭。因為一般高收入的人群,第一他失業的可能性要低一些,因為他可以在家裡上班,這樣的人失業比例低,而且這樣的人通常有儲蓄也比較多一些。那麼這樣的人這次幾乎拿不到太多的額外的收入,而低收入的人群,特別是收入年薪3萬美元以下的人,他這一次整體救助是非常強有力的。

主持人:是啊,還有一點我也想聊一下,就是我覺得美國現在這個整體,除了經濟這種刺激之外,整體上他對抗疫情,它有一種就是全民總動員的感覺,可以說戰時總動員,想起一個動畫片叫玩具總動員,現在它是全民總動員。

比如說通用、福特都去生產呼吸機,波音的飛機運輸機是去運可能是比較重的醫療器械,紐約的Javits4天內建起了2,900張床,所謂的美國版方艙醫院,包括今天舒適號,世界最大的醫療船之一進駐紐約,我覺得那個場景很經典。那船進來的時候,背景是自由女神像,就給人感覺這一次美國人又在為自由而戰,只不過這一次對抗的對象變成中共病毒,不是像911那時候是恐怖主義。

傑森:對,是這樣,其實有的時候恍然間我們好像生活在一個巨大的、不真實的狀態裡頭。美國整體社會處於一個待在家裡,對美國人是不可思議的。而且美國人整天喜歡在外頭跑、玩的,體育運動、比賽各方面都已經結束了,但是這個過程中,確確實實我看到了很多報導,美國這邊不像國內那邊有目的的做一些宣傳,但事實上美國人展現出來的那種自發人性的光輝,完全不亞於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

包括我們知道紐約有一個餐館的老闆,為了讓員工不失業,哪怕沒客人也讓員工上班。上班的話,員工做出來的飯免費發給周邊醫院,任何醫務人員有工作證就可以來免費拿取各種飯。而他自己在餐館老闆群裡頭,沒有一個人談自己損失多少,每個人都說我們怎麼樣保住我們員工的工作。你可以感覺到這種事沒有宣傳,只有個別像我們這種媒體會提到這樣的事。CNN主流媒體幾乎很少提到這樣的事,但是這是大多數,而且美國一旦各個地方說缺乏醫療人員,很多退休的人就開始主動加入。所以我自己感覺這次疫情是非常殘酷的,但與此同時,紐約是打擊最重的一個地區,紐約人所展現出來的精神,讓我覺得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主持人:說到紐約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情,就是這個週末的時候因為紐約、康州、新澤西這三州疫情都挺嚴重,當然紐約最嚴重。所以川普本來說要把這三州採取強制隔離的措施,結果話音未落,紐約州長庫默就出來反對說如果這樣做,就相當於聯邦政府和州政府開戰,然後他說我們不是武漢。他這個反應我可以理解,認為聯邦你沒有權力做我州政府應該做的事情,但他說聯邦政府跟州政府宣戰,用這麼一個嚴重的詞來形容,你覺得有沒有這麼嚴重?

傑森:其實這當然他這是一種說法,很強硬的說法來展現自己的態度,當然川普後來也收回他的…

主持人:對,從善如流。

傑森:他說我也只是說說而已。他主要的擔心是啥呢?他說這個最大的擔心是不可執行,我怎麼樣保證?比如說我說了:好了,現在三州的人不許離開這三州。美國這邊不可能派聯邦軍隊去把道路、飛機場封了,它沒有這個權力。

主持人:難以想像,不可想像在美國有這種事情。

傑森:對,不可想像。如果你不封,地方政府州政府也不願意這麼配合,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說出來,大家該飛走的飛走,該開車走的走,整個就不可執行,其實你這個規定形同一張空紙。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有的時候,英語叫think out loud,自言自語的話他也在推特上發出來了,整個來說又是一個透明的方式,川普的性格使然,整個美國的民主運動方式使然。

主持人:對,我覺得這一個反應,就是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各自有各自的權力,州政府在自己該用權力的地方,它毫不遜色於聯邦,也不忌憚這樣說話。另外一個我覺得很有意思,就是庫默很多地方挺有意思,我記得他上次跟他弟弟,他弟弟是CNN的一個主播,他弟弟跟他採訪的時候,庫默說我不喜歡宵禁,我小時候爸爸給我搞宵禁,我當時很不喜歡。

我覺得他這是非常有人性的感覺,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自己不喜歡,他也不喜歡lockdown,他說我不會把紐約州做這樣的隔離。但是我覺得紐約州特別是紐約市成為全美的重災區,這個你有什麼想法?

傑森:有很多種原因,主觀原因、客觀原因都有。主觀原因有人說確確實實可能是因為庫默小的時候特別不喜歡被lockdown,所以他lockdown的措施出台的比較慢一些。比如說到3月22號才發布要求人待在家裡的命令,那時候紐約已經有1萬5千例了,而加州那邊好像疫情好一點,有人就說了可能原因之一好像是加州那邊在900例的時候就要求全州大家待在家裡這樣一個指令。當然這個我覺得還不一定是完全的原因。

主持人:紐約人口密度也大,紐約人口密度是不是比加州大很多?

傑森:對,紐約的人口密度是每平方英里2萬7千人,是洛杉磯人口密度的3倍,比費城、芝加哥都是2倍,美國人口密度最大的就是這個城市。而且紐約這邊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它其實測試的非常積極,你要是看它的測試數量的話,按每個人頭算,它測試絕對值已經是全美最高的是無庸置疑,已經測將近20萬例了。而紐約大概人口2000萬人,就等於100個人就測了1個,這遠遠比加州要強很多,測的多當然檢測出來就多,這也是客觀的事實。當然,紐約這邊其實也是一個旅遊勝地。

主持人:人口很雜,我覺得。

傑森:對,是全美國no.1,就是所有到美國的人一定到紐約市。最開始其實它開發疫情早,還是受益於當時川普2月2號的一些禁飛令,給它足夠的時間,但是它畢竟是個國際都市,全世界都來,最後中國來感染的人少了,義大利、伊朗跑這來感染。所以各種各樣的主觀、客觀因素都杵上這樣的因素,當然也跟最開始美國政府CDC的檢測測試推晚了也有點關係。

當然這些都是具體問題,我們可以分析很多,以前的節目我也說到這個觀點,本身有一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紐約這邊跟中共接的很近。我有個說法就是說這個病毒不看你跟中國的距離物理上有多遠,主要是看你的心跟中共有多近。在這個問題上,我看紐約有一大批人跟中共的心挨的非常近,比如說我們前幾年講的各種各樣的指數,民生指數等等,它的指數裡頭把中國的企業權重硬是莫名其妙地往高調,調到什麼程度?調到你每年逼得全世界數千億美金進入中國。哪怕投資人不想投中國,因為指數調整就把數千億的資金引入中國,華爾街可以說是最親共的,另外很多紐約的各個機構都是,因為它是世界金融中心。

整個中共的錢,大量是從紐約這邊,用各種方式,直接、間接的影響力,從全世界引到中國的。就剛才我說的民生指數也是這樣的原因,其他好多指數包括債卷指數,各方面都有這樣的因素,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看到一個清楚的概念,就是紐約這一次從高端人群開始得病,包括最近好像華爾街還有一個很著名的投資公司的CFO也去世了。整個來說你可以感覺到它跟國內一般從普羅老百姓上來,它這邊從高端人群進入很多,就可能是一般老百姓對中共還有一點反感的情緒,這些頭頭腦腦的人因為經濟利益跟中共走的實在太近,可能也是個原因。

主持人:我記得你上次節目中說因為現在有一種說法是誰靠近中共誰倒楣,當時你說紐約符合這個規律。其實你提到華爾街,像摩根大通自己當時有在好幾年的時間專門有一個計劃,就是招收中共權貴子弟也好、裙帶也好,以此換取中共給它的投資機會,就是完全用關係來換錢,完全是追求利益,他自己知道是違法的還這麼做。

傑森:對,當然美國政府後來把他們罰了,最後他們把這個項目停下來了。但是你可以感覺到,現在這種投資公司裡頭從高層到中層到底層充滿了被中共教育出來的那一批人。他們在這些公司裡頭起的作用是從底層到高層一脈相承的給這些公司灌輸中共那套思想的這樣一個作用。

當然我們也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也有對中共有清楚認識的華人在這些公司工作,但是確確實實很多跟中共有千絲萬縷的人在這個公司逐漸走向上層,影響了多公司最終的決策。而且底層的人做數據也容易把數據做成傾向中共那邊,因為他們完全拿中共的官方數據來,不做任何特別分析直接採用,最終中共想要得到的一切信息都能在它們的數學模型裡展現出來。潛在的、有意無意的也把這些公司的意向帶到中國那個角度。

主持人:所以我覺得你週末做的一期快評中提到,在疫情面前不但我們要積極應對,還確實應該靜下來反思一下,這也是個好的時機,確實這樣。

傑森:對,100年前一個巨大的疫情,整整100年人類再次遇上這麼大疫情,其實百年之內都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這是人類的一個偏得,這是特例。你要縱觀人類歷史,不是人類總是這麼平平靜靜,這麼100年給人類一個平靜的生活,不是因為人類技術提高了有這麼幸運,其實是有其他原因。此時此刻遇見這樣的事情,大家再次追求技術,可以追求技術,技術上有什麼解決方案,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了人類總是有技術的提高,病魔還有另外一招來克服你這個技術,永遠都是人在趕著、應對這個病。其實在這種角度上,人類以謙卑的角度去思考一下這樣宏觀的問題,對誰都有好處。

主持人:好的,美國的情況我們就先談到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