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河拆橋:援鄂醫護補助過半未兌現 發了又收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31日訊】本月初,中國陝西省某醫院領導領取的抗疫補助金遠高於一線醫護人員的情況被網友踢爆後,曾引發社會公憤。近日,又有大批曾冒著生命危險在抗疫一線奮戰過的醫護人員在網絡社群中發帖「罵娘」,原因是政府許諾的補助款大部份遲遲發放不到位,甚至有醫院欲把之前發的收回。網民紛紛怒斥官方「過河拆橋」、「背信棄義」。

日前,在中國大陸的網絡社交媒體微博和微信上有大批網友熱傳一篇帖文,再次引發公眾對抗議一線醫護人員補助發放不到位等惡劣現象的關注。

這篇題為《過河拆橋!大陸一線醫護人員開始「罵娘」了》的帖文直言,在過去的兩個多月裏,全國一線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救死扶傷,但現在當局卻說話不算數,過河拆橋,當初承諾的補助金發放嚴重不到位。「更有甚者,有的地方不僅沒有補助或者一直在變更,之前發的還要收回,而且疫情期間還強制(前線醫護)捐款。」

帖文引述微信公號丁香園披露的消息稱,「截至目前為止,支援湖北的55%的醫務人員仍未收到補助,而全國未收到補助的醫務人員更多達超八成。」

這篇帖文羅列了微博上部份一線醫護人員吐槽抱怨的帖文和留言:

一******:我是武漢的護士,上個月的收入本來就比平常少了很多,加上沒有補助的,讓我這個本就貧窮的家庭雪上加霜。

xx******:永生難忘那個穿不透氣的防護服上的第一個夜班,因為排班沒有經驗,下午兩點開始培訓,六點穿上防護服開始接收病人,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八點,衣服濕透了又乾,半夜媽媽發消息給我讓我第二天不要回家,小區業主們對小區有醫護人員十分恐慌,當時酒店也沒有房間了,在倉庫眼淚一直掉一直掉,護目鏡都花完了。我們其中很多人剛開始都是抱著赤子之心要投入這場戰疫,在號角剛剛吹響的時候甚至都已經簽了請戰書,從來沒想過什麼補助。但現在這種過河拆橋的說辭,真的……無法形容,抗疫期間醫院損失慘重,所以獎金也,只能安慰自己一句,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希望疫情早日結束,每個人都能快樂幸福平安的活著。

恆******:從春節上到現在,從五官科上一線分診測體溫,天天接觸各色病人,到現在一分錢沒有補的。

Xin******:我們醫院也是,沒日沒夜沒有休假的上班,沒有任何補助,補助也就算了,多久能休假才是關鍵。

Memory******:其實不止一線直接接觸確診和疑似病例的醫務人員的,還有很多不是一線醫務人員,他們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卻不在範圍內。我們也覺得愧對於他們,沒辦法幫他們拿到補助。

i******:看起來這事辦的是很操蛋,但是了解政府財政狀況的人一點都不感到意外。我說這話絕對不是讓大家理解政府體諒政府,而是告訴各位這只是開始,後面不排除有吃相更差的情況出現。

g******:我媽說也不是那麼在乎這幾千塊錢,就覺得這樣被人忽悠沒有意思,前倨後恭去之前哄著去,現在變臉那麼快,還不如直接說奉獻還顯得自己偉大一點。之前非典的時候說的多好,各種誇白衣天使,後面還不是醫鬧頻發,需要他們的時候白衣天使,特別偉大,用完還不是這樣。

夾******:我的補貼,一天30,一開始還說最多只能算10天,最多300的食品券,後來吵起來了說最多800,但有些人做了30幾天,現在還沒發,大家都是志願者,沒有工資,只有這個補貼。

我******:誰能想到疾控系統采鼻咽拭子都不算一線呢。上山下鄉采了1000多份密切接觸者和高危人群,就因為裏面沒有陽性,就不算一線了。當初沒提補助這事,大家也24小時在單位待崗,一個行軍床在辦公室睡了2個月。既然提了,就想問問,你XX呢???

愛******:同款浙江的小護士,定點疫情收治醫院,一開始安排在發熱門診,防護服就是普通到不行的那種手術隔離衣,有啥防護效果。這樣子上班也就算了,結果還跟我們說門診不算一線,難道我們沒有接觸病人嗎,誰能保證門診接觸的不是確診的病人,辛辛苦苦上班了,結果呢……

針對一線抗疫醫護人員的補助金遭拖延和剋扣的亂象,這篇熱帖引述一位醫護人員評論道,「『疫情開始,我們不計生死;疫情結束,你們不計報酬!』奇怪嗎?不奇怪。因為中共從來就不把人當人。在它眼裏,醫護人員也好,別的行業的人也好,都不過是供其驅使,為其賣命的工具。需要你時,它會說些好話哄哄你,甚至給你點小恩小惠;用完你了,絕不會把你當回事。」

早在今年3月初,有中國網友在微博中曝光了陝西省安康市中心醫院的一份抗疫一線的補助金統計表,這份統計表上羅列的領取補助金的名單及相關金額顯示,該院的院長、副院長及各科室負責人「領取的補助金額,明顯遠遠高於在一線服務確診患者的醫護人員。

網友並爆料稱,安康市中心醫院將所有感染病例都集中在三院隔離和治療,而那些醫院「領導」大都在總院上班,離三院很遠,也就是偶爾會來一線視察一下,有些科室負責人甚至根本沒有去過一線。這些「領導們」的補助金動輒上萬元,但那些在一線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的醫護人員的補助金少的只有幾百元,多的也不過兩、三千元;甚至頂著傳染風險做核酸檢測和直接接觸病毒標本的醫生和跟隨急救120運送、救治感染病人的醫護人員都不算一線人員,有的護士出勤天數還被隨意剋扣。

(記者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