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曉明:遭到延川縣警方的訊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6日訊】2020年3月24日16點多,陝西省延安市延川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警察袁某某等三人,開著警車到了西安我住的小區大門口,在人行道邊對我進行了訊問。內容是我發了延川縣民工一月中旬到陝西省政府討工錢的報導的一些問題。

袁警官先問了1月中旬發生的事情。

我簡單陳述:1月中旬的一天(回家後我查日記,是1月16日)上午,我在陝西省政府信訪接待室外看見不少人上訪,我就問是哪裡的來上訪?為什麼事?得知這是延川縣民工,為討工錢。我問欠多少民工多少工錢?都到哪裡上訪過?得到回答後,我表示願意把討工錢的情況披露出去,並聲明:

1,我不代表任何機構或媒體,瞭解情況、寫稿、發稿完全是我個人行為;

2,我不承諾能給當事人解決問題;

3,我不要當事人任何報酬。

民工如果願意,就可以把情況給我如實地介紹一下。討工錢的民工表示願意給我介紹情況,我和兩個民工就走到信訪接待室東邊五六十米的人行道邊上開始問答。我們交談的時候,有一個人先是站在不遠處監視我們,與我交談的民工說此人是延川縣公安局政委,從延川縣趕到省政府來叫上訪的民工回延川,回去後給民工解決問題,民工不回去。我給民工留了我的手機號碼。政委後來就走到我們旁邊一兩米遠的地方聽我們交談。我們的交談沒有辦法進行下去。我就質問政委:「你是幹什麼的?我們談話你站到旁邊算怎磨回事?」我與政委爭執起來,後來我只好離開。問題基本問清楚了。

下午約5點多,民工給我打電話,說還要見我面談,我同意了,在約定地點來了四五個人。他們把我叫到雁塔路東邊的一家泡饃館裡,給了我他們的《聯名上訪信》印刷件,我叫他們把《聯名上訪信》數碼版發到我的電子信箱裡。他們補充談了一些情況,有一個人打開手機,讓我看了一個《統計表》,內容是延川縣各鄉鎮拖欠「美麗鄉村建設項目」工程款的統計。因為這些民工是在賈家坪鄉干了活兒的,我就摘錄了賈家坪鄉的數據記在紙上,並叫一個民工把各鄉鎮的總數給我算出來,我又記在紙上,於是有了全縣的數據。

交談完後一人吃了一碗泡饃,飯後就分手了。

1月17日我就打出有關稿件,發給《維權網》。

1月20日晚上,到西安討工錢的一位民工打電話給我說,縣上有關人員說,文章在國外媒體刊登了,有嚴重的政治問題,要求我把文章撤下來。我說文章報導的情況都是我反覆詢問記錄的,都有依據,有什麼政治問題?披露事實是公民的權利,新聞無國界。文章已經刊登了,潑出去的水,怎麼收回?張海洋匆匆挂了電話。

袁警官問我:「你寫這個文章,有沒有失實的地方?」

我說:「我寫的情況都有依據,都有出處。」

袁警官緊接著問:「那你文章中寫的延川縣拖欠工程款總共有200億元,這個數字哪裡來的?」

我說:「這是當天晚上,再次見到討工錢的民工,他們叫我看了那個《統計表》,我叫民工算出來的。」

袁警官又接著問:「你就沒有對這個數據再核實嗎?」

我說:「我怎們再核實?已經有了出處了麼。你們如果認為這個數據不對,那你告訴我正確的數據是多少。我很注重新聞事實的準確性。」

袁警官說這個數據不能告訴我,又問:「你知道《維權網》是在哪裡註冊的?」

我說:「不知道。」

整個訊問都是袁警官提問、筆錄。在整個訊問過程中,我反覆說:延川縣這麼嚴重地拖欠工程款,你們警方沒有立案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反而對討工錢、向我介紹情況的民工威脅、追查,對我進行訊問,這是什麼道理嘛?!你們今天出面提的這些問題,本不需要警方出面提出,即便我的文章有什麼不準確之處,叫延川縣有關單位,如美麗辦出面在媒體上澄清一下就行了麼。宣傳機器完全操縱在黨和政府手裡麼。延川縣公安局動用刑警立案查辦,就成了動用國家的強制手段對付討工錢的民工,就構成了對公民基本權利、新聞自由的侵犯。就像最近武漢警方訓誡張文亮醫生一樣,顛倒是非,掩蓋疫情,嚴重侵犯了張文亮等人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造成了巨大的社會災難。事出之後,面對全國的質問聲討,武漢有關部門和警方還說:「我們沒有對李文亮怎麼樣嘛。」你們今天對我質問的回答跟武漢有關部門和警方的話一樣,也說「沒有對民工、對你怎麼樣嘛」。你們還要怎麼樣,才算是「怎麼樣」了?

我閱過《詢問筆錄》後,在《筆錄》上簽字按手印。

馬曉明

2020年3月24日

附《維權網》刊登的新聞稿

延川縣搞「美麗鄉村」工程嚴重拖欠民工工錢

陝西省延川縣梁家河村是習近平總書記當年下鄉插隊當農民的地方,近些年到梁家河參觀的各地幹部和遊客越來越多,延川縣委縣政府於是大規模地搞了一個「美麗鄉村建設工程」,美化道路及兩旁的村容村貌。習近平總書記還在2018年冬天,攜夫人重回梁家河視察。不知習總書記知道不知道,延川縣政府嚴重拖欠我們參與「美麗鄉村建設工程」民工工錢的情況?

2017年,我們到延川縣賈家坪鎮馬家灣村參加政府實施的「美麗鄉村建設工程」,當時鎮政府說好,以每月的工程進度給我們發工錢。我們幹的活兒主要是整飾村民的窯洞、重砌院落圍牆、建新大門、種花草、硬化道路、維修水渠、平整河灘、砌河堤等。政府一直沒有按工程進度每月給我們發工錢,到2018年農曆12月底,給我們應發的工錢一毛未付,共欠我們100多民工工錢200多萬元。不知國家的有關撥款和當地政府的預算款哪裡去了?我們討要多次分文未得,到縣政府上訪,被帶到縣勞動監察大隊。縣勞動監察大隊留了我們所有人的卡號、《身份證》複印件及工資表,答覆說:趕過年給結清所有工資。可讓人寒心的是,到2019年年底,臨近過年就剩二十多天了,政府還沒有處理拖欠我們工錢的問題,對我們一再地欺騙。

為拖欠我們工錢的問題,我們集體到延川縣政府上訪過4次,2019年和2020年到延安市政府各上訪過1次。2020年1月15日,我們再次集體到延安市政府上訪,接訪人員叫我們登記後,再就沒人管了。我們於是直接到西安,向陝西省政府信訪接待室遞交了我們的《聯名上訪信》。2020年1月16日,延川縣政府信訪局和公安局的官員到了省政府信訪局,叫我們回延川,回去給我們解決問題。我們不答應。我們受的欺騙太多了,縣委縣政府如果確實有誠意,就在省政府信訪辦當著信訪接待官員的面,拿出給我們支付工錢的具體方案。縣上來的官員沒有答應,並說不回去就押回去拘留。這樣我們就更不能回去了,1月17日繼續在陝西省政府上訪。

在延川縣,被嚴重拖欠工錢的問題遠遠不止我們這一起。據我們知道的情況,僅在賈家坪鎮,諸如「美麗鄉村建設工程」這類的工程項目就有64個,政府虛報拖欠的工程款有1461萬多元,實際上拖欠的工程款有三個億。全縣拖欠的這類工程款超過200億元,討要工程款的企業和個人很多。

我們不指靠政府的扶持,只要求政府把我們的血汗錢給我們。國家退耕還林,我們農民早就沒有其它收入了,就靠打工養家餬口,如今三年沒拿到我們做工的工錢,現在一家溫飽問題都難解決,如得不到切實處理,我們將繼續向上級有關機構反映。

全體上訪的務工人員

2020年1月17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