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武漢封城慘況 方方日記英文版將全球上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7日訊】湖北武漢因中共病毒失控而封城後,困在圍城中的武漢作家方方每天以日記的形式,記錄當地人所經歷的最真實的苦難。雖然遭中共官方和五毛的攻擊,但卻受到眾多海內外讀者的熱捧。目前,方方日記已被譯成英文,並將於8月18日全球上市。

武漢作家方方針對湖北武漢當地疫情爆發所寫的封城日記英文版——《武漢日記》即將在全球上市。該書將由英文五大出版社之一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出版(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根據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相關預售網頁顯示,方方的《武漢日記》英文版將於今年8月18日向全球英文讀者面世。

方方原名汪芳,1955年出生,祖籍江西省彭澤縣,生於江蘇省南京市,成長於湖北武漢。中國當代女作家,曾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她曾於2016年發表長篇小說《軟埋》,講述了一位在土改中失去慘痛記憶的老婦人的故事,引發廣泛關注。

方方曾於1982年發表小說處女作《大篷車上》和散文書籍。在武漢因中共肺炎疫情封城之後,自1月25日起,困在武漢的作家方方以日記的方式,記錄這座千萬人大都市突然沉寂後,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直到3月25日停止,共計60篇。

方方日記記錄疫情下武漢人的喜怒哀樂以及個人的真實感受。這些日記,既有日常瑣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諱地向外界傳遞出清晰有力、誠實可靠的聲音。讓疫區內外的人看到了與電視報紙不一樣的畫面。

方方日記也讓人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乃至無助無奈無能無力無望,看到芸芸眾生的哀哭和掙扎,看到武漢封城之後人們經歷的最真實的苦難。

這些日記內容也涵蓋了疫情的發展和社會輿論關注點,以及疫情下市民生活的不便,同時也有對部分政府政策的質疑和批評等。

武漢作家方方。(網絡圖片)

不少大陸網友說,他們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武漢人的艱辛和悲涼。

武漢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戴建業2月23日撰文說,對於當前正在湖北進行疫情報導的數百名官方媒體記者們「不敢恭維,也不想多說」,這些官樣文章與「方方日記」對照,境界和見識便高下立見。

方方日記連續發表期間在中國社會引起廣泛討論,有人認為這些日記是「社會的良心」,但也有人指責這些日記不符合中國防控疫情的「主旋律」,「沒有傳播正能量」。

方方日記中2月9日寫道,「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

這次的災難,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藥無著的絕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醫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為歲月靜好,有病看醫,毫無死亡的心理準備,更無求醫不得的人生經驗。他們死前的痛苦和絕望感,比深淵更深。

「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2月13日,方方在日記中寫道,「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它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

(網絡截圖)

方方日記2月16日寫道,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什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影留念,什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識,才算知道了什麼叫作務實。

方方日記描述武漢當下的災難: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

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作家方方3月24日在最後一篇「武漢日記」中寫道,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在日記中,方方還對向她日記進行攻擊和批評的「極左分子」作出回應,並強調「正因為此,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說: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日記最後又引述《新約聖經》的內容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