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撒謊兼政治錯誤 可變成大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8日訊】《有冇搞錯》。4月7日。

昨天,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開記者會上,香港鳳凰衛視記者提問。她首先講了很多中國對美國的援助,然後追問川普個人有沒有和中國進行合作。川普首先說,鳳凰衛視記者的這個提問像是一個聲明,而不是提問題。但他仍然回答說,他們給了我們一些東西,但我們過去也給過中國。以前中國賺了美國很多錢。他也說,美國和中國簽署了貿易協議,意思是有合作,但川普強調說,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執行這些協議,如果不執行,答案可能完全不一樣。

這些年,川普一談到中國,基本上兩個內容,一是中國賺了我們便宜,二是我和習近平關係很好,相信他會改變政策。

這次也一樣,川普說,我相信中國會執行貿易協議,購買很多很多的美國農產品和其它產品。

當然,鳳凰衛視記者問的不是這個,她想要的是美國承認接受中國援助,要美國感恩,所以她繼續追問川普,崔天凱大使在《紐約時報》撰文兩個要合作,你會和中國合作嗎?這時川普顯然意識到了什麼,所以他問這位女記者,你為誰工作?中國嗎?

重點來了,鳳凰衛視這位記者直接否認說,不是,我是為香港工作,鳳凰衛視。川普再問,誰的公司,中國的?鳳凰衛視這位記者再次否認說,不是,是私人企業。

我知道,差不多所有香港人聽到這個回答都會說:有冇搞錯

鳳凰衛視是香港公司?是一家私人企業?

如果她直接講真話,可以直接說鳳凰衛視在香港註冊,但由中國軍方控股。如果婉轉一些,可以說鳳凰是一個私人持股公司,和華為的性質差不多。

OK,這些都還不是最重要的重點。重點是,當川普問記者Who are you working for? China? 意思是你工作的公司是哪家?中國的嗎?這位記者直接否認說,不是,是香港的。

前兩天,香港發生了另外一件事,香港電台一位女記者視頻採訪了世界衛生組織總顧問奧爾沃德。結果,這位記者被香港官員痛批了。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說,香港電台記者問問題時的表達,有違一個中國的原則。他說,WHO成員國均以主權國家為單位,香港電台必須對此有正確的認識,不能偏差。廣播處長作為香港電台的總編輯,必須對此負責。

有冇搞錯!

我們也來看一下港台記者當時的採訪。

港台記者問,世衛組織是否會考慮台灣的會員資格問題。

奧爾沃德不知道如何回答,於是停了好長時間,然後裝作聽不到,最後直接掛斷。港台記者再打過去,這位官員開始講中國做得很好,等等。

我覺得,邱騰華應該批評奧爾沃德,因為他可以直接說邱局長的那段話,世衛組織會員是主權國家。只不過,奧爾沃德不願意說出台灣不是國家,或者不是主權國家這樣的說法,所以不知所措。

我們以前說過世衛組織,這次疫情大流行期間,WHO的表現,根本就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這次不多說了。

港台記者只是記者,只是問問題,記者不是國際法專家,因為不常常「搞政治」,所以也不是政治專家,他提問,你按照你的理解回答,不就可以了嗎?

回過頭看鳳凰衛視這位記者,發問之前,先說了一大堆中國對美國的援助什麼的,這也就算了,還抬出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說他撰文呼籲兩國合作,然後再問你會不會和中國合作。這是什麼問題?

這也就罷了,川普問她是不是中國公司的時候,她直接否認說,不是,是香港公司。

這裡面問題可就大了。港台記者是問句,鳳凰衛視這位記者是肯定句,不是中國,是香港。

我說問題大了,不是我的標準,是中國官方的標準,是中宣部、中國外交部那種戰狼式的,所謂寸土不讓的標準。說實話,我不關心鳳凰衛視是什麼公司,說是火星公司也沒問題,因為我很清楚鳳凰衛視是一家什麼企業。

上個月,新西蘭總理阿登(Jacinda Ardern)接受當地電視台採訪,在被記者質疑新西蘭防疫能力不足時,強調了一段話:其它國家能做到了,比如台灣、新加坡、香港,我們也能做到。

新西蘭親共的華人圈,聞風而動,他們發起聯署信,要總理道歉,這封信說,阿登在過去的幾個小時裡,批評新西蘭華人社區(這其實是造謠)。還说無知不是最糟糕的,傲慢才是,身為一個總理沒有基本的常識(重點來了),台灣香港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環球時報》和《北京晚報》的社媒,也發文配合,說阿登的言論是「反華操作」,說她肯定是故意的,要給她記上一筆云云。

可見,把香港和中國混在一起,是嚴重的政治錯誤。這種錯誤當然是非常嚴重的。大家可以看一下香港的報紙,絕大部分,在談到香港和中國關係的時候,都一定會說香港和內地,就算不遵守北京標準的,也一定說香港和大陸,誰說中國和香港,如果你是左派媒體,一定會處分,如果是中間或者右派媒體,估計會有各種人物來找你喝茶聊天吹風警告。

這是政治正確,在中共那裡,絕對不能搞錯的。其它的也是一樣,香港反共,如果你談及西藏、新疆、台灣、法輪功等等問題,或者你和中國裡面的異議人士聯繫,或者你和西方政府關係很好,這些都是中共的大忌,都是他們的政治不正確。

政治正確在西方也越來越嚴重,尤其是近幾年。比如說,Mankind這個詞,本來是人類的意思,就有人說有性別歧視,為什麼不說Womankind?所以必須說Humankind。還有,Man Made,意思是人造的,也有人抗議,必須說是Human Made。

其它很多很多,有時候不勝其煩。因為人類語言本身是約定成俗,本身反映了很多很多的歷史印記,本身就是歷史。有人聽了不舒服,堅決抗議,所以大家將就他們一下。

在美國見過一個西人,在香港待過,會說粵語,和他聊天時,他會說灣仔洛克道很多鬼佬酒吧什麼的。我很奇怪,問他你知道鬼佬什麼意思嗎?他說知道,就是Ghost man,講起來頗為平淡,沒有被冒犯的感覺。

其實我在美國也一樣,有時鬼佬開些亞洲人的玩笑,大家哈哈一笑而已。但以前,有些用語算是嚴重的種族歧視。

我們生活中也一樣。比如你不能說女生胖,這個問題很大。但是,什麼情況下問題最嚴重呢?通常是那個女士真的有點胖,為這個問題感到自卑,甚至影響到她的心理狀況了。其它的,比如說人醜、矮什麼的,也有類似的情形出現。

中國人說,指著和尚罵禿子,當然是不好的行為。因為和尚沒有頭髮,你罵禿子,他會很在意。

台灣和香港的問題,其實很類似。如果你說夏威夷,沒有美國人非要追著你糾正,必須說美國夏威夷,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所謂的統一的問題。

當然,中國人自古以來就講這個。所謂名不正言不順,僭越,往往是會殺頭的。老百姓說自己是爺爺,沒問題,甚至說自己是天師、太上老君,都沒有太大問題,如果自稱皇帝,那就有問題了。

外國番邦也一樣,你自己自封什麼國王、皇帝、大帝都行,但來到中國,必須稱臣,要仰慕我們,否則的話,好的話不見你,壞的話不讓你進來,再壞的,出兵打你。

所以,言語上很容易被冒犯的,一是自信很差,像醜女不能被說醜;二是大頭症,非要當什麼天下共主,統領宇宙。大部分,都是一種心理問題造成的。

心理上有病的人,大家也就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比如世界衛生組織網站上,西藏的標註不是Tibet,而是漢語拼音,Xizang。大家知道Tibet這個名字,比漢語拼音早了一兩千年,雖然中共一直都用漢語拼音來說西藏,但國際上一直都說是Tibet。但現在中國號稱強大了,所以要改變別人的語言習慣,必須叫做西藏。

其實還有啊,比如香港。國際上都標註Hong Kong,但中國漢語拼音不一樣,是Xiang Gang,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香港政府官員會義正辭嚴出來,叫大家都改成Xiang Gang。

最後,我們還是要給剛剛漲了不少工資的邱騰華建議一下,管一下鳳凰衛視,一個中國原則,不能不顧是不是。鳳凰衛視應該有這種政治常識,對不對?它的記者都說自己是香港公司了,歸你管不是嗎?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