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回不去了」 美媒揭封城四大後遺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0日訊】武漢市解除了長達76天的封城,但這座曾自詡為「中國鳳凰城」的春天尚未真正來臨。美媒揭示,武漢的極端封城留下四大後遺症,市民仍籠罩在恐懼、歧視、經濟壓力和回不去的惆悵之中。

開城不開門

4月8日,隨著江漢關鐘樓零點的鐘聲響起,武漢的封印被解開,成百上千的私家車鳴著笛,如潮水般衝出武漢高速公路路口。

一位姓王的女士在武漢天河機場對路透社說,1月21日開始就沒出門,現在要回家找父母,「我要去看我的父母。」

「我想他們,不要說了,再說我要哭了。」她哽咽的說,「就沒想到會在這裡呆這麼久。」

武漢解封第一天就有6萬多人出城,但這些人大多不是武漢的常住人口。(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然而,素有「九省通衢」之稱的武漢,交通大門是打開了,但小區的大門依然關得很嚴。在央視有關武漢解封的報導中,湖北一位小姑娘留言稱:「解封個屁,小區管的更嚴了。」

美國之音報導稱,武漢開城的最大意義在於,持健康綠碼、正常體溫的武漢人可以赴外地上崗、以及被封城困住的外地人也終於可以返鄉了。解封第一天就有6萬多人出城,但這些人大多不是武漢的常住人口。

但問問真正在當地生活的武漢人,這個城市開始出現生機了嗎?他們中的很多人擠不出笑容。

經濟蕭條

在楊先生眼中,武漢仍很蕭條。他說,餐飲、娛樂等行業都還沒有復工,就算開工了,怕是很多人都不願意來武漢工作了,因為連湖北本地人也怕病毒,至今都還不願意出來工作。

解封第二天,市內公交線路還是非常少,地鐵也未全部開通。楊先生說,他認識的一些經濟條件較好的朋友還是惜命、忌憚出門、甚至連下樓都不願意。

生意難做,剛剛開門營業的武漢光谷步行街的數十家業主,在商場內外遊行抗議,高喊「減租一年」。楊先生表示,除非政府介入協調,否則看不出來他們的訴求會有結果。

當天中午,楊先生去鄰近的孝感市用餐,總部設於武漢的連鎖品牌「艷陽天」餐館內、生意看起來「非常慘淡,整個中午就我們一桌客人」。

在武漢人眼中,經濟仍很蕭條。(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的恐懼揮之不去

一場疫情噩夢下,政府出手的綠碼管制讓武漢人連進出小區、寫字樓都需要綠碼,每天的行程,政府一手掌握,清清楚楚,讓武漢人完全沒有了隱私,是最大的後遺症,而這樣的犧牲所換來的自主管理式的綠碼機制,卻根本不具醫學根據,保證不了他們是健康的人,也不能防止疫情的二次爆發。

楊先生說,武漢人心浮動,大家最關心的還是疫情何時結束?疫苗何時出爐?

中共病毒是武漢人心中永遠的痛,除非終極解方的疫苗問世。否則,武漢人明白,全世界都帶著有色眼光看著他們、心裏防著他們有多少人是「無症狀患者」。

中共政府直到3月31日才正視無症狀患者的大黑洞,而這個大黑洞還會不會再拖垮武漢和其他城市,政府也無法給出個肯定的答案。

歧視是另一個武漢人心中的痛,幾乎人人聞武漢色變。直至今日,就算武漢解封了,就算中國網民個個熱情地喊著「歡迎武漢歸隊」,但現實上,對武漢的歧視其實尚未完全退散。

楊先生說,外地設有各種不成文的歧視和限制武漢人、乃至湖北人的政策。

一位在浙江省義烏市從事批發生意的林先生也坦承,就連遠在700公里外的義烏市也擺明瞭還不願意接納來自武漢的農民工。

他說,工廠現在開始招人,如果10人中有2人來自武漢,工廠一定優先考慮其他省份的那8人,因為大家都「心有餘悸」。

對中共病毒的恐懼,在武漢人心中揮之不去。(Getty Images)

武漢不太可能恢復

來自上海的公民記者張展,2月1日進入武漢,至今尚未出城,她天天冒著生命危險,取得第一手記實報導。

據她觀察,解封兩天了,武漢人仍處於「難受、壓抑」的狀態,出外找工作,大家一聽是湖北人,就不要了,尤其是周邊省份,而在武漢打工的外地人,即便武漢工資略高、也想找機會離開。

據張展轉述,解封第一天,就連在火車站轉車經過武漢的人也對她說,如果沒事,他以後是絕對不會來武漢。

她說:「這個城市…不太可能再恢復到之前的狀態…未來,武漢作為交通樞紐的地位會減弱很多。」

張展表示,武漢人現在還很艱難,沒有生存空間,酒店等行業,都只能偷偷開,因為政府還禁止開張,若違規被抓到了,得面臨罰款。

疫情方面,張展不認為武漢的疫情控制住了,因為政府對於無症狀者沒有掌握,一年內二次爆發的機率很高,除非出現群體抗體,才能慢慢遏止染病趨勢。

在中共政府祭出高壓手段管控武漢疫情後,她說:「武漢人的生命活力都被摧毀了…還有就是恐懼,就是說,大家已經不知道,我是害怕政府(的管制)、還是害怕這個疾病本身。」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