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對付中共須靠紐約人川普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0日訊】《有冇搞錯》。4月9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昨天(8日)舉行會議。新華社的報導非常簡單,沒有地點,沒有其他出席人員,也沒有照片。只說習近平主持的會議,做了講話。

這個會議,習近平主要談防疫的復工,談國內社會和經濟。但幾乎所有外邊的報導,都把焦點集中在習近平的一句話上。他說: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世界經濟形勢,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這話,一是甩鍋,說中國疫情已經基本好了,所以要面對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國際經濟形勢,他知道,疫情大流行之下,全球經濟都會出現很大變化;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是要「做好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

也就是說,中共已經認識到,過去三十多年的,讓中共獲得了巨大政治和經濟利益的「國際環境」將出現變化,而且不是短期的,而是長周期的。

以前我們寫過文章,大概2018年4、5月的時候吧,就說過中美關係將出現拐點,出現巨大轉變。而且這種變化不止是兩國,而是影響全球,等於是世界政治、經濟、軍事格局要重新洗牌。現在,中共高層終於也承認這個事實了。

這段講話中,還有一個:要堅持底線思維

中共過去兩年大力宣傳這個「底線思維」,是習近平思想的重要內容。

什麼是底線思維?

2019年1月,中共召開一個「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會議,習近平專門講話。

他說: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需要有充沛頑強的鬥爭精神。領導幹部要敢於擔當、敢於鬥爭,保持鬥爭精神、增強鬥爭本領,年輕幹部要到重大鬥爭中去真刀真槍幹。各級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要加強鬥爭歷練,增強鬥爭本領,永保鬥爭精神,以「踏平坎坷成大道,鬥罷艱險又出發」的頑強意志,應對好每一場重大風險挑戰,切實把改革發展穩定各項工作做實做好。

全是「鬥爭」,沒有看到底線。

新華社的報導說,堅持底線思維,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重要思想方法、工作方法、領導方法,也是認識把握外部環境深刻變化,和我國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有效應對各種風險挑戰的必然要求。堅持底線思維,需要學習科學理論,增強大局意識,常懷憂患之心,堅定戰略意志,弘揚鬥爭精神。

堅持底線思維要求我們凡事從壞處準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

所以呢,簡單來說,底線思維,就是做最壞準備,爭取最好的結果。官方長篇累牘地提高到哲學、思想的高度的這個東西,基本上就是中國民間老百姓想問題的常識。

回過頭說說這個複雜的國際局勢。

中共會議上習近平說:現在異常嚴峻複雜的國際疫情和經濟局勢,外部環境將出現變化,要做好長期準備。

我們分析一下,其實疫情本身,和其導致的經濟局勢變化,都不是這個外部環境變化最重要的原因。比如說,同樣的情況發生,其它國家之間的關係,恐怕就不會像中國和別國關係那樣變得如此之大。根本上,還是在疫情全球擴散過程中,和造成嚴重後果之後,中國(中共)的表現,才是造成變化的根本原因。

因為危急的時候,才能看出真朋友。

在疫情出現之前,比如去年10月以前,這種變化就已經全面開始了。最起碼在中美之間,這場兩霸相爭的局面實際上已經全面展開。其實最近三、五年以來,這個趨勢已經十分明顯了。

有一個美國前些年駐在北京的外交官跟我說,他到北京之後,第一課學的是怎麼在中國開車。教他的人說,關鍵問題是,你有優先權的時候不能禮讓,一定要堅持。比如你是直行,對方是左轉,對方應該讓你,但在中國的公路上,對方一定全力逼近,讓你感到即將要發生車禍,要撞上了,如果你停下來,那你就完蛋了,後面所有的左轉車輛一輛接一輛,不會停下來,你再也沒有機會直走了。所以你必須也以不惜撞車的姿態衝過去,因為按規矩他必須讓你,所以到最後一厘米的時候,對方會停下來,這樣你才能在你完全合法合規合理的情況下繼續直走。

他說得哈哈大笑,提到說,其實和中國人在進行政治和經濟方面交涉的時候,同樣有類似的情況出現。就算明白了這個道理,但現在西方國家的政治家和外交人員都是西方精英大學教出來的,非常的紳士和貴族,總不能放出「戰狼」式狠話,或者其它不禮貌的行為。

這是真的。我知道華盛頓一些官員、智庫和學者等,對中共外交官的蠻橫已經非常反感了,但仍然保持友好接觸,有時差不多忍無可忍,但也不知道怎麽辦,要不就翻臉不往來,要不就是好朋友。這是一般人的行為。

但川普不太一樣。

美國有個笑話,說美國有兩部分,一部分是紐約,另一部分是美國。

在美國大部分地區,你會遇到非常客氣和友好的人。也拿開車為例,大家遠遠地就慢下來讓行人先過,就算是綠燈,也會給別人方便,讓別的車先過去,這種在道路上互相禮讓的事情非常普遍。

但在紐約就不同了。大部分去過美國的都去過紐約,那裡和中國的情況非常類似,相互催促,互不相讓。

川普剛好是紐約人。而且他還是紐約的商人,知道怎麼樣在高度緊張的氣氛和環境下繼續來往做生意。

所以美國和中國的關係,以後可能會非常不同。

另外一點,既然根據世貿組織規則加入了世貿,你就必須遵守規則。沒錯,任何規則和規矩,都有大量漏洞可以鑽,但最後,其實是這個建立規矩的系統崩潰而已,你不可能在這個系統裡面長期去獲得好處,去鑽這個空子。

瑞士蘇黎士大學,八十年代做過一個社會學實驗。他找到幾組學生,每組六個人。規矩是這樣的,每個人每個星期都可以向一個機構捐錢,最多20元,最少是0元,下個星期,這個機構把捐款總數加倍,返還給小組,然後大家平均分配。

這個算數算起來其實很簡單。每個人每次都捐20元,下週拿回40元,大家的利潤都是最大化,百分之百。但幾個星期之後,一定會發生變化,有人可能沒捐20元,所以大家拿到的利潤就開始出現變化了。

比如說,有一個人一分錢都沒有捐,別人都捐了20,小組總共六個人,一個人沒捐,就是五個人捐就是100元。第二個星期,機構返還200元,六個人分,每人分到的就不是40元了,就是33.33元了。

沒有捐錢的那個人,拿了33元,反而比捐錢賺得更多了。

當然,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有人捐少了,或者沒有捐。這時候就變成了一種博弈了,長話短說吧,最後很快地,這個小組捐款的系統就崩潰了,因為大家都不再捐錢了。

我們回過頭來看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當年,中國死乞白賴非要加入,美國人最後在一系列條件下答應了。結果中國加入之後,到現在已經19年了,不用算那麼仔細,你也大概知道,美國人突然發現分到的錢少了。本來根據規則,大家都會增加,為什麼我少了,而有些人多了這麼多?

這個時候,你當年承諾答應的,後來不兌現,或者用各種其它的辦法來限制來變化,就會變成嚴重問題。結果就和瑞士那個捐款小組一樣,系統崩潰,大家都不再捐錢。在世貿和現在這個世界體系中,包括聯合國,包括世衛組織系統中,就是合作機制崩潰了。

這個世界是這樣的,所謂有無相生,高下相形,每天都給糖的,一定得不到感激。美國雖然向聯合國出錢最多,給世衛組織出錢最多,但多年下來,這種捐款變成了存量,而中國多捐一點錢,卻是增量。大家知道,在經濟學中,或者在股市投資中,增量永遠比存量重要,因為我們要看變化。所以,中國變成了「做出最重要貢獻的國家」,美國反而成為被批評的對象。

這種局面,正是美國人要改變的局面。無論你願意不願意,美國還是老大,所謂病死的駱駝比馬大,當年衰落的英帝國,仍然多次打敗了歐洲大陸上的新興強國。這個結果不難判斷。

中共新一代領導人是典型的中國大陸氣質,稍胖就大喘氣。比較起來,鄧小平算是有胸懷和沉得住氣的人,他當年要求開放、韜光養晦、絕不當頭,這些政策要一百年不動搖,可是現在不到30年,全都已經面目皆非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