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史上最大的印鈔浪潮即將到來

作者: 如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2日訊】在經濟增速上升、資產價格上漲週期,銀行業因為具有槓桿效應,同時壞賬發生率很低,盈利能力就會持續穩定增長,其股票就會成為典型的高富帥。

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導致大量的人口被感染,已經有數萬人死亡。疫情初期造成全球股市暴跌,但這僅僅是先行信號,因為股市是經濟生活中的流動性之眼,緊隨股市暴跌的就是經濟生活內部的核心問題爆發。到現在為止,全球已經有超過三十億人被禁足,失業率急升。4月2日的媒體報導,美國上週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達664.8萬人,超過了上上週剛剛創記錄的328.3萬人,再創歷史新高。

從歷史上看,此前申請數據的最高記錄是1982年的69.5萬人,次高值為2008—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錄得的66.5萬,664.8萬人的數據已經遠遠、遠遠超過了上述數字,說明當周失業人數出現了爆炸性增長,也說明瞭人們即將面臨的經濟局勢。現在已經進入了2020年二季度,對於經濟數據的預計如下: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布拉德預計美國二季度GDP可能史無前例地暴跌50%;評級公司標準普爾預計美國二季度GDP增速萎縮12%;高盛預計第二季度美國GDP年率萎縮幅度為24%;摩根大通預計2020年美國GDP將萎縮1.5%,二季度可能萎縮14%;美國銀行預計美國二季度GDP將下降12%;摩根•士丹利預計美國二季度的GDP將創記錄地萎縮30.1%。

所有研究機構都預計美國經濟二季度會出現大幅萎縮,全年也會出現明顯萎縮。上述數字都是枯燥的,而經濟問題的核心——就業市場的問題也已經逐漸明朗:高盛預計美國失業率將在二季度從3.5%飆升至9%;摩根大通預計失業率到2020年年中將升至6.25%;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布拉德認為二季度失業率可能飆升至30%;摩根•士丹利預計二季度的平均失業率將達到12.8%,創歷史新高……

債務違約潮一觸即發

我們知道次貸危機之後,世界各國央行都在極力壓低利率,歐、日央行更實行了史無前例的負利率,其目的就是給經濟主體(指政府、企業和個人,下同)加槓桿,這就讓全球經濟的債務率達到史無前例的水平。

國際金融協會報告顯示,全球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率2019年第3季度達到322%,創歷史最高記錄。到三季度全球債務總額達到253萬億美元,此處的全球債務包括世界各地家庭、政府和企業負債。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也是全球最主要的需求終端,歐盟(含英國,經濟上尚未完成脫歐程序)是全球第二的經濟體,也是全球最重要的需求終端之一。

現在,美國的失業率在爆炸性地上漲,歐元區的失業率也在爆炸性地上漲(這一點毫無疑問),這就會導致需求端劇烈收縮,政府、企業和家庭部門如何應對處於歷史高峰狀態下的債務呢?

債務的違約潮已經是一觸即發。

當違約潮爆發之後,金融機構內部的壞賬就會出現爆炸性地上漲,全球金融體系劇烈收縮的時候就會到來,在這個過程中,很多金融機構會被擠兌,甚至一些重要的金融機構會倒閉,資本市場的最後時刻也會到來。

大量銀行取消分紅派息計劃

其實,金融機構已經提前感知到了未來的寒冷!

據法新社3月27日報導,歐洲央行要求歐元區銀行業至少到2020年10月都不要支付2019年和2020年的股息,以保持流動性來幫助家庭和企業挺過新冠肺炎(又稱中共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危機,同時歐洲央行還要求歐元區各銀行不要回購股票。

英國央行也表示,歡迎英國銀行業取消分紅的決定,並認為「這有助保留更多資本,支持受疫情衝擊的經濟」。同時,英國央行警告,如果有銀行不遵守指令,英國央行將行使監管權力。

隨後,大量的銀行宣布遵守監管規則取消分紅派息,這當然會導致作為高富帥的銀行股股價暴跌。4月1日早間,匯豐控股、渣打集團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稱,決定取消原定派息計畫,並暫停股份回購。

消息一出,兩家銀行的股價在香港市場早盤低開約10%、7%。截至收盤,匯豐控股大跌9.51%,報收39.95港元;渣打集團大跌7.64%,報收39.9港元;兩者市值一天蒸發接近1000億港元。銀行股出現普跌,而部分銀行股則直接成了仙股(股價跌至1港元以下)。

這意味著黑天鵝實際上已經飛起來了。銀行為了應對未來會出現的流動性壓力,就會減少分紅派息,這當然會對股價造成壓力,而股價下跌就會收縮市場的流動性;同時,為了應對未來需要消化壞賬的需求,銀行就會對新增貸款採取更加謹慎的態度。

金融機構面臨破產威脅

我們知道,銀行擴大新增貸款就意味著經濟體系的槓桿率上升,市場流動性增長,當銀行對新增貸款採取謹慎態度的時候,銀行體系的槓桿率就會下降,市場的流動性就會收縮。

所以,銀行體系面對因失業爆炸性增長而帶來的壞賬壓力時,就會通過股價和新增貸款收縮整個金融市場的流動性。

當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持續收縮之後,一些資本短缺的金融機構為了彌補資本金的需求,在金融市場上融資就需要提高收益率,此時,流動性緊縮的壓力就會反作用到金融機構身上,一些資產質量比較差的金融機構就會因流動性短缺(一般伴隨擠兌)而倒閉。

我們知道,2008年次貸危機的標誌性事件就是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倒閉,而大的金融機構倒閉就會導致市場的流動性劇烈收縮,引爆了以次級貸款為核心的債券市場。當流動性海嘯開始掃蕩整個債務市場的時候,就讓更多的企業和金融機構面臨破產的威脅。

如今,眾多銀行開始取消分紅派息,意味著流動性緊縮的進程開啟了。但現在,各國的政府債務率都在很高的位置。比如,美國政府的實際債務率在進行了2.2萬億美元的刺激計畫之後已經上升到116%以上,其他歐美國家的政府也在疫情爆發過程中進行了大額支出,也就意味著政府的債務率出現了跳升。

一旦流動性海嘯到來,不僅金融機構、企業和家庭集中破產,政府也會破產。此時,各國央行怎麼辦?

必須放出更大的洪水,以緩解流動性危機的到來——這很可能是人類史上最大的印鈔浪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