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點評「英國首相病危44萬中國人點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3日訊】中共隱瞞肺炎疫情導致一場世紀大瘟疫殃及全球。中共則開動全部宣傳機器,甚至出動五毛和小粉紅等,占領國際話語權,試圖為其挽回國際形像。崔永元發文點評說,以「正能量」自居的網絡流氓,成群結隊,圍攻謾罵,更有44萬人為英國首相病危點讚。這些人不斷刷新觸碰底線,料理全世界三觀,讓中國陷入尷尬。

法廣12日報導說,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崔永元發表題為「我的思考與不安」一文說,英國首相病重,44萬個中國流氓點讚。美國發病人數最高,一個中共流氓電視台描述:美國「榮升第一」。

而意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的疫情,都被這些流氓當成喜事,它們喝粥相慶,並登上了國外的報紙和電視。

崔永元問,「我的祖國怎麼這麼多成群結隊的流氓?」

這些「正能量」在網上也被誤解為國家形象。有時候我想,假如一個英國記者提問,為什麼我們首相病了,中國有44萬國民點讚?該怎麼回答?我都替華春瑩著急。

為什麼所有國家因疫情中招,中國網友都興奮,耿爽皺著眉頭怎麼回答?

(註: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因感染中共肺炎病情一度加重,被送入重症監護病房。當時有報導稱,有80家中共媒體坐等約翰遜病亡,44萬中國網友對其病危點讚。不過英國政府12日發聲明證實,約翰遜病情好轉目前已出院。)

下面是:崔永元:「我的思考與不安」一文(有刪節):

「正能量」是一面旗子,你掀開看,裡面很多垃圾人。多年前,列寧發現了這個問題,注意嘴上常掛著愛國的人,興許是流氓。

英國首相病重,44萬個中國流氓點讚。美國發病人數最高,一個中國流氓電視台描述為「榮升第一」,意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的疫情都被這些流氓當成喜事。

它們喝粥相慶,它們登上了國外的報紙和電視。我的祖國怎麼這麼多成群結隊的流氓?我不同意它們是愛國者,因為它們沒有人性牲畜不如。我倒願意把他們歸到「正能量」。

近幾年,在網絡上它們就是以「正能量」的身分出現,成群結隊、打擊異己、圍攻謾罵、造謠生事、污言穢語、為所欲為……

恐怖的是,有關部門表現得很曖昧,甚至很受用。動用公款讓他們組團出動,或到地方或到國外,代表中國網絡的主流勢力。

所到之處,無不設宴歡迎。肘子、夾頭、燃香、張教授都是代表團常務團員。每到一地,酒肉飼候。

當地主要官員滿臉堆笑前後照應介紹情況匯報工作並奉上土特產。只為了他們能在微博上發幾條表揚信息。當地官員也見過些世面,點頭哈腰,只因為知道它們是代表政府的一個機構來的。

我生在天津胡同長在北京胡同。胡同裡,有個把小混混小流氓是尋常事。胡同都有胡同文明和胡同自信,不認可混混來代表。看到他們上房揭瓦,吼一聲是必須的。

揭批「四人幫」時受到一次驚嚇,一個上海小癟三,差點就當上國家副主席。

時代週刊的封面人物是有點講究的,有一年,他們把封面人物給了網民。這個信號很明顯,網絡時代網民不僅代表自己,也可以代表一個群體、一個民族的德行。再說嚴重一點,代表國家形象也不是沒有可能。

油管上有個網紅名叫李子柒。姑娘面容姣好還會打扮,最主要的是勤勞質樸。一年四季會把田野上的果啊,花啊,草啊,葉啊什麼的,變成餐桌上的佳肴和奶奶一起分享。

李子柒受過苦也願意幹農活,她粗糙的手美麗的臉,加上起早貪黑辛苦勞作的樣子。讓7千萬海內外網友如醉如痴。外國人說,喜歡中國的田園生活,原因就是看了李子柒的視頻。

我是學傳播的,我覺得一個李子柒,其傳播中國文化的能力,不知大過那些大把灑錢的外宣部門多少倍,不知道誰該反省誰該慚愧。

換個角度看,這些「正能量」在網上也被誤解為國家形象。有時候我想,假如一個英國記者提問,為什麼我們首相病了,中國有44萬國民點讚?該怎麼回答?我都替華春瑩著急。

為什麼所有國家因疫情中招中國網友都興奮,耿爽皺著眉頭怎麼答?剛剛,趙立堅對外國記者說,我們沒說過讓別國抄作業。

其實,網上「正能量」一天說多少遍。他們還熱衷於動武、熱衷於開戰,以全世界為敵。其實,多放過幾掛鞭炮的人,都知道戰爭的恐怖。

全世界的正義人士全力以赴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避免戰爭的和解方式。唯獨中國「正能量」對世界大戰充滿渴望不知道。請問有關部門,你們希望中國的形象在世界舞台上是這個樣子?

到網上看看,義和團越來越多。常給政府提意見的人都被一劍封喉,越來越多的愛國人士被剝奪了發言權,還能發出微弱聲音的,帖子一發就沒,好像有人24小時蹲守一樣。

假如這真能代表國家形象,我不相信我們的人民政府願意言論環境如此。

這兩天我腦海中,老是浮現著兩張面孔:一張是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先生的沉重、無奈卻要保持冷靜的面孔。他字斟句酌的表達中共政府的態度:即中美兩國聯手抗疫,共克時艱。

另一張面孔屬於一個叫胡錫進的人,奸詐交雜著無恥。私下裡,我們願意叫他胡叼盤,因為不管出台什麼政策,他都會找到一個讓你百思不得其解的角度去闡釋,這根本不科學,這是個純技術體力活兒。

這張面孔噁心在接受香港記者採訪時被問到:國內網友不能翻牆。你是怎麼做到的?胡叼盤說,我和我的同事都有辦法,你要知道國內網民每個人想上外網都會有自己的辦法(大意如此)。

這屌味的回答加上滿臉的獰笑,乾脆就是對中國宣稱依法治國的侮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被他用到了極致,言而無信成了它做人做事的絕招,他在五千年文化中不斷刨食著垃圾。

隨著傳統媒體的衰落,網絡媒體越來越成為展示國民性的窗口。而這些「正能量」正在不斷刷新觸碰底線,料理全世界的三觀,讓中國陷入尷尬。

有關部門出於國家形象和國家利益的考量,也不能袖手旁觀任其發展。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