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時代是怎樣解決失業問題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毛澤東時代沒有失業工人」,這也是毛左人士經常引以為豪的話題。事情果真如此嗎?誠然,從表面上看,毛時代確實是沒有失業工人——從一九六八年開始,陸續有幾千萬所謂的「知識青年」被驅趕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去了——這些人難道不是失業人員嗎?

有些的毛粉人士卻這樣解釋:這正是毛主席的偉大——讓「知識青年」到農村接受思想改造,以使他們更健康成長……」事情果真如此嗎?幸好我們這些歷史見證人仍在,否則,後人真會被毛粉們這些言論所迷惑和欺騙——這些所謂的「知識青年」,其實最高文憑的只有高中畢業,絕大多數是初中畢業的學生。有許多人年紀只有十六七歲,他們是最須要接受知識教育的年齡,然而,由於城市無法安置這些人。所以,便被一個極冠冕堂皇的藉口「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名義驅趕到農村!除了有權有關係者之外,絕大多數「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少剛三五年,多則十年,長期在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這些「知識青年」在農村能接受什麼「教育」?沒有文化,思想覺悟極低的「貧下中農」,能傳授給這些城裡的孩子們什麼「知識」?而這些城裡孩子在貧困愚昧落後的農村又能得到什麼「教育」?答案顯然是不言而喻的!

更令人唏噓,同時又極具反諷意味的是:當年「上山下鄉」的「知青」,有相當一大部分是「文革」中曾經瘋狂一時、為領袖擼到劉少奇、鄧小平一類「資產階級當權派」而立下汗馬功勞的「紅衛兵」!然而,當領袖的政治目的達到後,他們卻被領袖棄如蔽履——當然,領袖不愧是「偉大」的——縱然,「上山下鄉」,事實上是無法解決就業問題而採取的一種無奈之舉,但是,領袖卻能為這個無奈之舉冠上一個極為動聽的名字——「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這時,又會有人振振有詞地說:不是有許多當年的「知青」後來都成為了各行各業的名人、並叫出「青春無悔」的口號嗎?此話不錯——誠然,這幾千萬知識青年,確實有一些人後來成了各行各業的名人,有些人甚至成了黨和國家領導人——例如薄熙來等人。對這些後來成為名人,成為達官顯貴者而言,農村這段痛苦的經歷,難免會成為他們人生的一段「美好」回憶——尤其是面對媒體鏡頭之時。這就難怪他們高唱「青春無悔」的高調了。

但是,如果有人在這幾千萬「知識青年」作一個客觀的民調,真正對「青春無悔」口號懷有同感者又有幾人?——人生最美好的學習時光,被白白浪費掉了。在農村,在生產建設兵團,思想「改造」得越來越壞,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被嚴重扭曲了!人生美好的理想被葬送了,這些人豈能「青春無悔」?

更應當指出的是:當年絕大多數「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由於沒有接受到應有的文化知識教育,而且返城之時年紀偏大,所以,有相當一大部人返城後難以找到工作,難以結婚,因而淪落為社會邊緣人……對這些人而言,「青春」豈能「無悔」?

應當承認的是:在極為動聽的輿論宣傳之下,剛開始「上山下鄉」之時,有無數的「知識青年」是懷著興奮的心情愉快地「上山下鄉」的——因為「上山下鄉」,是為了磨練「革命意志」,是為了「反修防修」,成為一位「合格」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等等。……

然而,這些滿懷革命「豪情」的「知識青年」到農村不久,或到生產建設兵團不久,他們才發現,現實與宣傳竟然是兩回事!這時,「知青」們紛紛產生了受騙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受騙的感覺被越強烈。於是,千方百計回城,便成了絕大多數「知青」們的共同選擇。

於是,為了能夠回城,「知青」們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對大多數無權無勢的「知青」而言,他們的努力卻是徒勞的。縱然有極少部分人能用裝病等極端手段回到城裡,但在那個極端貧困,專政無所不在的時代,他(她)們也付出了巨大乃至慘重的代價,這裡僅舉一個殘酷的事實——有些女「知青」為了能返城,竟不惜用色相「賄賂」大隊或公社幹部,或建設兵團的領導。有很多女「知青」長期被手掌權力的人姦污乃至強姦。且看下面的一份中央文件:

(一)國務院、中央軍委文件(1973)104號關於黃硯田、李耀東姦污迫害女知青的通報

黃硯田,黑龍江建設兵團16團團長,49歲,江蘇泗洪縣人。43年入伍。44年入黨。李耀東,16團參謀長,48歲,河北遷西人,44年入伍,43年入黨。姦污、偎褻女知青達數十人。有的被黃姦污後,又被李姦污。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二)國務院知青辦《情況反映》1975年4月28日轉發漸江省革委「關於處理祝江就姦污迫害女知青案件的通報」

祝江就,漸江省江士縣豐足公社黨委書記,革委會主任,44歲,1950年入伍,1954年入黨,用各種手段姦污女知青8人,偎褻8人,還姦污其他婦女8人。甚至強姦病婦。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三)雲南生產建設兵團第三師《會議簡報》:

「第10團司令部參謀孫小虎(正連級),有婦之夫,長期姦污三名女知青,並致使其中二人墮胎……

第10團司令部參謀刀世美(正連級),有婦之夫,採用欺騙,引誘和脅迫等手段,雞姦男知青20餘人……」

(四)雲南生產建設兵團《情況反映》(1973年第4號):

「16團5營3連連長陳忠友,有婦之夫,姦污、調戲女知青11人,女知青上山割膠,聽見樹葉響都以為連長來了……

9營2連連長田宮成,有婦之夫,姦污上海女知青多人……」

(五)《關於雲南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八團部分幹部摧殘迫害知識青年的調查報告》:

「8團衛生隊長孫濤,45歲,河北河間縣人。1945年入伍,1970年3月調入18團任衛生隊長。副營級。姦污女知青11人,三人墮胎。佔衛生隊女知青人數一半以上……

李文峰,30歲,貴州石阡縣人,18團20連指導員。正連級。姦污、調戲、猥褻女知青15名。被姦污女知青中有二人跳河自殺未遂……」

其實,上述僅是無數案例中的其中五例而已。

1978年底,雲南「知青「為爭取回城發起的請願,引發了全國上千萬「知青」大返城的浪潮,並最終終結了長達十年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