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下 習近平的地位穩固還是削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18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北京的隱瞞下擴散全球。中共聲稱境內疫情受控,同時展開「抗疫外交」。而「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場「戰疫」的習近平,在國內外的地位是更穩固還是削弱呢?

4月18日,美國之音報導說,始於中國武漢的大瘟疫目前已擴散到全球,在中共官方的宣傳裡,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一場成功的「大國戰疫」,但是在歐美等國家的官員和媒體的眼裡,情況則遠非如此。

報導引述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易明(Elizabeth Economy)的話說,習近平的地位取決於幾個不同的因素。

第一個決定性因素是中國經濟的表現。在疫情爆發前,中國經濟已經在減緩;在疫情爆發期間,中共採取的嚴厲隔離措施導致整個社會停擺,至今仍遠沒恢復正常。

第二個決定性因素是,中共政府對有關這次疫情的敘事,能否經受得起考驗。在她看來,有關中共領導人在知道疫情爆發後沒有採取行動並告訴民眾真相的內部文件的曝光顯然與北京的有關敘事是不一致的。

易明說:如果這種敘事在中國越來越受到認可,對於習近平的合法性和聲譽來說將是一個大問題。

近日多國批評中國製造的口罩有嚴重質量問題,要求退貨。(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的「口罩外交」弄巧成拙

中共在國際上展開「口罩外交」,試圖扭轉其惡劣的國際形象也弄巧成拙。

易明說,中共的一系列做法:包括公開要求他國對北京感謝、捐助及出售劣質口罩、防護服等;對在華外國人,尤其非洲人的不人道對待、對病毒來源展開虛假信息戰、把意大利人唱歌感謝意國醫護的視頻,編成是唱中共國歌感謝中共等等。

加之台灣在疫情中的表現贏得了國際上的廣泛讚譽,同時也讓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共勾連曝光也給習近平帶來了壓力。

易明認為,所有這些事情對習近平和中共領導層來說都是非常糟糕的。

她說,如果病毒來自武漢一所實驗室的說法得到證實的話,同樣也會給習近平的聲譽帶來極大的打擊。這肯定會成為葬送習個人聲譽及中共在國際舞台上名聲的另一顆釘子。習和中共能否在國內對此進行管控,這裡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

在易明看來,在中國國內,這會加強人們對政權的不信任,疫情帶來的一個結果是不信任政府的人數肯定是增加了,但不會給習近平帶來巨大的內部挑戰。

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2月6日因染疫離世,已經引發了中國民眾的罕見憤怒。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润發表了「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痛斥當權者。

民主活動人士許志永律師也發表勸退書,要求習近平讓位。還有不少民眾發起要求言論自由和改變現狀的「公開信」聯署。

中共紅二代、知名地產大亨任志強也撰文痛批習近平隱瞞疫情,又利用疫情為自己歌功頌德;同為中共紅二代的陽光集團主席陳平則轉發了一份建議書,呼籲緊急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適合繼續留任的問題。

疫情之下,習近平在國內外的地位是更為穩固還是受到削弱呢?(JACQUES WITT/AFP/Getty Images)

紐時:疫情重挫習近平國際地位

疫情之下,不僅國內「倒習」的聲浪一波接一波。國際上要求對中共政府與習近平的追責、索賠的聲音也日益高漲。

《紐約時報》17日報導說,過去一週,法國、英國和近20個非洲國家的官員,對中共政府的「大外宣」行動表示譴責,習當局現在被指控虛偽和傲慢,他們混淆武漢肺炎的起源,並稱西方政府防疫成效不如中國。

報導說,儘管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表面上休戰,美中關係仍急劇惡化,現在有跡象顯示,這場疫情迫使其他國家重新思考與中共的關係。

美國之音說,隨着時間的推移以及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川普和其他美國高級政府官員加大了對中共當局的批評,指責中共在疫情爆發之初隱瞞疫情的嚴重性,瞞報了實際感染總數和死亡人數,導致疫情蔓延全球。

在美國國會,要求向中共追責、索賠的聲音也日益高漲。

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疫情導致美國民眾不信任中共政府及習近平。

哈里斯民意調查機構的負責人馬克·佩恩(Mark Penn)對《華盛頓郵報》說:整體來看,中共政府說什麼做什麼,幾乎沒人信了,特別是習近平。在這項民調的信譽度連川普的一半都不到。

圖為法國總統馬克龍。(LUDOVIC MARIN/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國際輿論對中共越來越不利

國際輿論對中共也越來越不利。日本由於擔憂中共的可靠性,承諾提供20億美元協助企業將生產線移出中國。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也質疑中共是否能做為民主體制效仿的典範,他近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說,不會「天真的」相信中共抗疫優於西方。

暫代英國首相約翰遜職務的外交大臣拉布16日在記者會上說,針對此次疫情的教訓,包括武肺病毒的爆發,絕對需要「非常、非常深入的探究與檢討」,「我一點也不認為,我們能迴避此事」。

拉布坦言,待疫情結束後,肯定不可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那樣、一切照舊。

紐時說,中共外交官愈來愈好鬥,民族主義的語氣激起了其他國家的敵意。

中共駐法國大使館日前在官網上發表聲明,指責西方政府把養老院的居民遺棄。但卻對中共內部因疫情引發的種族歧視行為視而不見,包括禁止外國人進入中國餐廳和其他公共場所,並將非洲人趕出家門。

後者引發迦納、肯尼亞、奈及利亞等非洲國家為此相繼召見中國大使抗議。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謝淑麗(Susan L. Shirk)認為,中共這種強勢外交方式,可能引發中共將公衛緊急事件政治化的批評。

澳大利亞前外長亞歷山大·唐納( Alexander Downer)認為,疫情不僅導致中共的國際聲望下跌,而且可能會受到國際社會的追責。

他在英國智庫「政策交流」日前主辦的一個在線研討會上說:「一旦疫情緩解,到後面追責的階段,其他國家的老百姓很有可能會指責中國給我們帶來了這一切。」

世界各地100多位中國問題學者、政界領袖和活動人士日前聯署了一封公開信,譴責中國共產黨政府隱瞞疫情真相,壓制國內異見聲音,導致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