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哈爾濱疫情緊急 民憂重蹈武漢人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0日訊】黑龍江哈爾濱市,疫情緊急,發生群聚感染,並出現跨省傳播。官方宣稱沒有封城,但實際上市內很多小區、街道都已經再次封閉。民眾擔憂,如果疫情繼續蔓延失控,黑龍江人會向當初的湖北人一樣,受到各地排斥。

近來,大陸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出現加劇跡象。雖然官方一再宣稱已穩控疫情,各地的感染數字也普遍被壓得很低,但很多省市都相繼告急,不得不再次實施嚴格封閉管理。

這其中,黑龍江省的情況就很不樂觀,省會哈爾濱最近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而且感染鏈還在延長。

中共官方宣稱,此次群聚感染的源頭是一名3月19號從美國歸來的留學生,到4月18號已導致40多人確診感染。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哈醫大一院)和哈爾濱市二院的多名醫護人員也被感染。

實際上早在11號,就有網友上傳視頻,揭示哈醫大一院掛號排隊的人非常多,一直排到大街上。民眾質疑,當地疫情本來就沒控制住,等疫情失控無法隱瞞的時候,就全都推說是源自境外輸入。實際的感染人數應該遠遠超過官方數字。

哈爾濱市民廖先生:「專制國家信息閉塞,都以官方報導為主,控制得嚴密。再者說,這是多少年一貫的情況,數字出官,官出數字。它這個數字一直不准,也不怪外界和百姓猜疑。」

民間也一再傳出哈爾濱封城的消息,雖然官方否認,但信息顯示,哈爾濱市內的很多小區、街道都已經被再次封閉。

哈爾濱市民于先生:「整體上來看的話,哈爾濱現在市內很多小區,像和平小區那邊都封得很嚴重了。它就是門口幾乎就達到24小時(管控)了。它的警戒級別和警戒的緊張氣氛遠遠要高於疫情最初的反應期。」

據哈爾濱市民于先生介紹,自己朋友的健康碼有一天突然變了顏色,找到相關部門,詢問是否朋友去過的商場出現疫情,但並未得到任何解釋。于先生認為,官員們為了保住官位,不敢如實上報疫情。而這些虛假的信息讓人們產生錯覺、麻痺,從而導致疫情加劇傳播,民眾的處境也越發艱難。

于先生:「疫情導致的個人經濟收入、生活方面,都已經出現了很多困難。如果再堅持上幾個月的話,有可能就沒吃沒喝了。我的朋友當中都說,別的不說,再過一階段的話,無法生存了,買糧錢都沒有了,買菜錢都沒有了,叫我們怎麼生活?」

于先生擔憂,如果疫情蔓延下去,黑龍江人將會重蹈當初武漢人、湖北人的遭遇,被各地排斥。

于先生:「據說是,黑龍江省的人出去到這些地方的話,都已經很不招人待見了,就像當時的湖北人和武漢人到各個地方的話,就像瘟神一樣。到處都在防範黑龍江人。」

17號,內蒙古自治區根河市宣布全面封閉與黑龍江邊界的交通,禁止黑龍江省人員進入,標誌著中國大陸防疫再度出現封鎖省界的動向。

同一天,官方通報,哈爾濱副市長陳遠飛、哈爾濱衛健委主任丁鳳姝等18人因疫情防控不力被問責。

對此,專欄作家夏小強在《大紀元新聞網》發文指出,中共對哈爾濱官員的問責,與17年前薩斯疫情時江澤民的方式如出一轍,那就是:「任何一個地方爆發薩斯,當地官員就地免職。」這就造成,地方官員為保官位,將會變本加厲地隱瞞疫情,民眾處於極大危險之中。

廖先生:「這也是一種常態。舍卒保車,各地領導為了向上級表明態度、力度,都得懲罰一些官員做樣子,給上級看看。到時候好推卸責任。」

據報導,哈爾濱的這一群聚感染還出現了跨省傳播。遼寧撫順新增的一個確診病例張某就曾在哈醫大一院與其有交集。而張某在本月10號又與多人一起聚餐。

採訪/常春 編輯/李謙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