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是瞞報還是遲報漏報誤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比原有的數字暴增百分之五十。通報強調數據差異的原因是醫療資源不足,患者在家中病亡,高峰期忙於救治客觀上存在著遲報漏報誤報的現象。這些客觀原因確實在疫情大規模爆發之時在所難免,沒有可以責怪之處。但是處於當時的情況下為什麼不可以說是據不完全統計呢?而且遲報,漏報,誤報,出入也不會大到達百分之五十。一句話只有瞞報與繼續瞞報才可能出現這樣的數字。

武漢訂正死亡人數並不是如通報所說,是表現了對生命的尊重與實事就是的精神,更不是中國社會成熟的縮影。而是作為病毒發源地的武漢與世界各國疫情的統計數相比少得離譜。連中共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把數據定位在原來的數字上了。再加上種種事實的呈現,特別是武漢開封后殯儀館骨灰盒的數字,使原有的數字沒有辦法自圓其說。再加上國際社會對中國數據的質疑的壓力,在此之下只好訂正數據。當然這個數據也並非真實,不過是一個政治要求研究的結果。當中國開始每天公布確診數與死亡數時人們就發現,每天遞增的數字的精確百分比,很顯然這不是一個自然統計數,而是人為的數字。

通報說早在3月下旬,武漢就專門成立涉疫大數據與流行病學調查組,充分利用市疫情防控大數據信息系統、市殯葬信息系統、市醫政醫管新冠肺炎信息系統和市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系統進行線上比對、去重、補全;線下對所有涉疫地點數據進行全採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面對質疑應該作出解釋,我們正在進行更正調查之中。但政府所作的是對內質疑進行封殺抓捕,對國際質疑歸結為別有用心。還通過鍾南山之口說;我們的數據不可能作假,如果作假就不可能復工。這些針對質疑的回應白紙黑字墨跡未乾,現在竟然臉不紅心不跳地號稱有利於維護好人民群眾權益,有利於疫情防控科學決策,同時也是對社會關切的回應,所以作出訂正。

武漢死亡人數「改變中國」網站(ChinaChange.org)主編曹雅學根據武漢一家殯儀館的一紙通知和現有的公開數據進行推算,得出武漢整個疫情期間,即12月1日首個確診病例出現至3月23日疫情得到控制,武漢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數規模在40萬至60萬之間,死亡人數在2萬2000至3萬之間。當然這個數字只能是一個推論。真正的死亡數只有中共自己知道。中國至少更改了六次確診標準,既然確診標準更改,自然影響到新冠死亡數據。

通報說我們訂正數字是基於對每個人的生命尊重。既然尊重生命就要有嚴肅的精神,沒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中共審問犯人常說「竹筒子倒豆來個痛快」,中共何不痛快一下,也不要讓自己背上沉重的包裹,不斷地打自己的臉。在戶籍制如此嚴密,個人身分信息化的時代,死亡數是瞞不住的。真正的數字遲早會大白天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