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美國馬里蘭大學深陷疫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3日訊】中共病毒蔓延之勢,美國的一些大學也沒能倖免於難。

地處華盛頓首都圈的馬里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簡稱UMD),兩名教職工因感染中共病毒死亡。其中,前藝術系主任戴維·德里斯克(David C. Driskell)於4月1日去世,他在馬里蘭大學執教近三十年,校內有一所藝術中心以他的名字命名;食堂經理拉克曼·西蒙(Luckmann Simon)於4月9日去世,他在馬里蘭大學後勤部門工作近三十年。

馬里蘭大學是美國著名的研究型大學,具有「公立常春藤」之稱。馬里蘭大學諸多科研項目得到美國聯邦機構的經費支持,師生享有與聯邦政府、國際機構和行業協會合作的便利條件。

按照郵政編碼劃區統計的情況來看,馬里蘭大學校址(螢光圈出部分)所在的周邊幾個區域,是馬里蘭州病患最集中的地帶,多個區域(深藍色部分)發現了超過200名確診患者。(馬里蘭州衛生部)

馬里蘭大學所在的喬治王子縣(Prince George’s County)是整個首都圈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截至4月22日,有3,875人感染,125人死亡。按照郵政編碼劃區統計的情況來看,馬里蘭大學校址所在的周邊幾個區域,是馬里蘭州病患最集中的地帶,多個區域發現了超過200名確診患者。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指出,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國家、地區、團體和個人都與中共關係密切。回顧馬里蘭大學與中共深入合作的三十多年,值得人們警戒和反思。

中國人所熟知的「乒乓外交」就是七十年代初在馬大體育館舉辦的。近些年來,馬里蘭大學與中共政界、商界和學術界都有密切往來:

1996年,馬里蘭大學成為首批中國國家外國專家局境外培訓合作機構之一,至今已有上萬名來自中國的政府官員及企業和學校高管在這裡接受培訓;

2004年,馬里蘭大學成為第一家簽訂孔子學院協議的美國大學,孔子學院只有一名專職漢語教師,培訓的學生數量有限,但時常舉辦政治性活動,為中共擔當傳聲筒;

2009年,馬里蘭國際孵化器成立,美國國會報告稱這家孵化器「主要是用於接待中國公司」,為超過24家中國企業提供服務;

馬里蘭大學目前有來自中國的本科生及研究生共2500餘名,教職員工500餘名,與中國開展的合作科研與教學項目涉及校內全部12個學院,因此也是中共駐美大使館重點關注的對象。

美國教育部在2019年底對馬里蘭大學的海外合作情況展開調查,重點是學校與中共政府和中國公司之間的關係,教育部的調查發現了「令人不安的情況」。

培訓上萬名中共官員高管 與中共司法系統合作

在中共高層的直接授意下,與被稱作「中共第二黨校」的哈佛大學一樣,馬里蘭大學與中共政府的培訓合作也是從1996年開始的。

曾擔任馬里蘭大學物理系主任的華裔教授劉全生,在七八十年代多次去中國,通過鄧小平和萬裡等高層的指示,開始了馬里蘭大學與中共的合作。1994年,當時主管教育的副總理李嵐清對馬里蘭大學表示,中國很多幹部不知道市場經濟是怎麼回事,希望馬里蘭大學能幫助培訓一些中國官員。

馬里蘭大學隨後成立了「全球華人事務中心」(現稱「中國事務辦公室」),培訓中共地方官員。

中國事務辦公室每年有近30個培訓項目,約600名中共政企中高層管理人員受訓,既包括中央直屬的司法部、商務部、稅務總局等,也覆蓋北京、上海、江蘇、山東、安徽、河南等十幾個省市政府,以及國內各大高校。

作為美國首都地區唯一的綜合型公立大學,馬里蘭大學有著較強的學術研究實力,多所美國國家級管理和科研機構位於附近,更有豐富的政治和文化資源。據稱這裡被中共當局視為在海外「七個最好的培訓基地之一」。

「學員得以廣泛接觸各級政府機構、跨國集團、非營利組織及行業協會」,馬里蘭大學中國事務辦公室的網頁上介紹,「馬里蘭大學在促進中美合作領域可謂得天獨厚」。

《亞洲週刊》在200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稱,2000年前後到馬里蘭大學培訓的中國(中共)官員,一般為廳局級幹部和地方大中型企業的負責人,出國前要接受封閉學習,包括「著裝儀表、言談舉止,諸如在洋人圈裡如何做一次即席發言或唱一首民族歌曲」。

除了要了解美國的制度運作,到此學習的官員們還有一項重要目標,就是與美國政府和企業界接觸。據說,江蘇鎮江市官員就是在馬里蘭大學培訓時,結識了美國太空總署的官員,得以發掘商機,為鎮江引進了一個投資額達七千萬美元的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馬里蘭大學與中共司法系統也有很多合作。如2011年,中共司法部曾組織23名地方司法幹部在馬里蘭大學接受20天的系統培訓,並參觀喬治王子縣和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 County)的犯人教改設施。

僅在2005年至2008年期間,馬里蘭大學與中共司法部、中共司法部直屬的中央司法警官學院和上海政法學院,在中國主辦了四次刑法學術研討會,時任中共司法部副部長的張蘇軍曾兩度到場致辭。

設立美國首個孔子學院 擔當傳聲筒

在前校長牟德(Dan Mote)的積極推動下,2004年11月17日,馬里蘭大學與南開大學簽署協議,建立北美第一家孔子學院。根據中共國家漢辦網站,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是中外媒體報導最多的孔子學院之一,每年接待的訪問團有二十多個。

牟德在1998年至2010年期間擔任馬里蘭大學校長,他從80年代起積極與中共交往,推動馬里蘭大學與中共在學術、經濟、科技和文化方面合作。從馬里蘭大學卸任後,牟德又擔任了美國國家工程院院長。2014年,他獲得了中共的外國專家最高獎項「中國政府友誼獎」,次年當選中國工程院外籍院士。

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的教職工有3至5名,其中專職教授漢語的只有1人。大學本身設有中文系,在孔子學院上課的學生不能得到學位或學分。實際上,孔子學院的授課對象主要是社會人士、中小學生和華人社區中文學校的老師。

中共教育部下屬《世界教育信息》2009年發表的調查報告寫道,「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的招生人數非常有限,一個漢語教授足以對付所有的學生,有時甚至還『吃不飽』。參加文化活動的人也不多。」

馬里蘭大學的地理優勢,對中共有著更為特殊的意義。中共新華網曾引用評論說,美國聯邦政府雇員中有很高比例的人居住在馬里蘭州,「這說明,孔子學院的漢語推廣工作已經直接接觸到了美國核心階層」。

比起漢語培訓,孔子學院更重視的是舉辦政治性活動,搭建為中共傳聲的平台。

2009年4月,在達賴喇嘛訪問美國前夕,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舉辦「西藏和青海圖片展」。中共駐美公使謝鋒在開幕式上說,「中國政府『毀滅西藏宗教』完全是無稽之談」,「西藏被『漢化』完全是政治謊言」,達賴喇嘛「必須對自己的政治主張和行為進行徹底的反思和根本的改正」。

2015年11月,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和政府政治系共同舉辦小型論壇,主題是「美中關係」,但發言人只有兩位中國代表——中共駐美參贊周景興和南開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韓召穎。周景興在發言中強調,中美雙方應落實習近平訪美成果,並宣講了中共在朝核、海上、中非關係等方面的政策。

不過,這所「世界上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孔子學院」將在今年夏天走向終點。2020年1月,馬里蘭大學校長陸道逵(Wallace Loh)宣布,由於聯邦資助法案的限制,馬里蘭大學孔子學院將無法繼續運營。

成立國際孵化器 主要服務中國企業

2009年,馬里蘭大學與馬里蘭州商務部合作,成立了馬里蘭國際孵化器(MI2),為外國企業到美國發展提供支持。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簡稱USCC)在2015年2月發表的研究報告表示,這家孵化器「主要是用於接待中國公司」。截至2015年,國際孵化器吸引了24家中國公司,占客戶總數的三分之二。

這些中國公司大多是中小型企業,員工數量在50至100名之間,通常會派遣一至兩名管理人員到馬里蘭大學,再招收幾名實習生一起工作。

馬里蘭大學還與中國科技部簽訂了合作協議,向中國公司推廣國際孵化器。

教授參與中共「千人計劃」 中共使館關注校內留學生動向

根據馬里蘭大學中國事務辦公室網站,來自中國的本科生及研究生共2500餘名,教職員工500餘名,與中國開展的合作科研與教學項目涉及校內全部12個學院。

眾多的華人教授中,在中國兼職的情況並不鮮見。僅就中國事務辦公室的顧問來說,七位華人教授至少有四人入選中共「千人計劃」,研究領域包括大氣與海洋科學、物理和商學。其中,物理系教授季向東在馬里蘭大學任職的同時,還在2009年至2013年期間擔任上海交通大學物理系系主任。

龐大的華人學者和留學生群體,使馬里蘭大學成為了中共使館特別關注的對象。中共駐美國大使館曾在2012年5月為馬里蘭大學舉辦專場招待會,華裔校長陸道逵和近200名華人教授、留學生參加。中共駐美公使楊子剛在會上表示,希望華人學者「利用自身優勢為祖(籍)國的發展建設貢獻力量」。

除此之外,中共外交官還組織座談,向馬里蘭大學的師生傳達中共的外交動向與政策。

美國之音曾就中共滲透美國課堂情況採訪馬里蘭大學的教授,一位要求匿名的政府和政治學教授說:「我認為,在校園內有與中國(中共)政府有著重要聯繫的組織。這些組織被用來監視我的中國學生的行為,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2017年,來自昆明的留學生楊舒平作為優秀畢業生代表在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上發言,她對美國空氣質量和言論自由的讚美,在中國國內社交平台上引起批評風暴,中共官方媒體發文對她進行斥責。美國副總統彭斯在2018年10月就美中關係發表演講時曾以楊舒平為例,表示當有中國學生、美國學者偏離共產黨路線時,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就會向中共領事館和大使館報告。

美國教育部調查馬里蘭大學與中共關係

馬里蘭大學與中共政府、企業、學術界系統而深入的合作,已經引起了川普政府的注意。

2019年9月,美國教育部致函馬里蘭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要求這兩所學校遵循美國法律,向聯邦機構報告與外國政府和公司往來的所有記錄。美國教育部認為,這兩所學校之前提供的報告並不完整。

美國教育部特別點到,兩所學校要提供從2012年起與中共政府、中共中央委員會、華為、中興、北京大學、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凱文教育集團相關的饋贈和合同文件,還要求提交從2014年起與國家漢辦和孔子學院的往來記錄。

2019年12月,美國教育部長德沃斯(Betsy DeVos)對媒體表示,針對六所美國高校的初步調查發現,六所學校過去七年從中國、俄羅斯和卡塔爾等國獲得了未上報的至少13億美元外國資金,而這還只是一小部分。

這六所學校是康奈爾大學、喬治城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德州農工大學、羅格斯大學和馬里蘭大學。

教育部在給美國參議院的報告中表示,雖然調查還處於初期階段,但已經發現了「令人不安的情況」:一所學校與中共中央委員會有多份合同;一所學校從中國的一家跨國集團獲得研究經費,開發新算法和生物識別安全技術,提高監控能力;一所學校收到了「疑似充當中共宣傳和影響力」工具的某家基金會的饋贈;一所學校通過與中共有密切聯繫的中國公司,推廣千人計劃;六所學校中有五所與華為公司有過往來。報告沒有明確這些發現具體對應的是哪一所學校。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在2019年發布的一份報告中說,外國政府利用美國的開放性促進自己國家的利益,「其中最具侵略性的是中國」。報告表示,「中國(中共)不公平地利用從美國獲得的科研和專業知識,謀取經濟和軍事利益。」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