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共扼殺新聞自由 全球付出死亡代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3日訊】1月27日,中國騰訊新聞的微信公眾號「大家」刊登了《上海商報》副總編輯陳季冰的長文《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文章直指在這次中共肺炎中,中共政府官員是如何隱瞞疫情的。

美國之音4月22日報導,文章列舉了在疫情「震中」武漢報導中共病毒疫情的媒體記者遇到的重重阻礙:輾轉了聯繫了數名醫生的財新記者被告知,疾控中心有令,醫護人員不得接受採訪,不得對外泄露疫情;一位日本記者因為在華南海鮮市場門口拍攝照片被抓進派出所;湖北某報資深名記者因在微博發文受到處分。……

「信息公開是最好的疫苗,」文章寫道,「堵死了社會獲知安全隱患的信息通路,這終將造成比『謠言』本身更加嚴重的危害。」然後,這篇文章被刪除了。緊接着,發表這篇文章的公眾號也消失了。

一位在中國大陸媒體供職的年輕記者說,他在中國新年後被派往武漢,封城後離開,前後72天,期間見證了這個城市的脆弱、憤怒、痛苦、絕望,也經歷了多次因為題材敏感,稿件被刪除、被擱淺、被禁發的遭遇。

「沒有人給我找麻煩。上面直接跟單位打了招呼,」他對美國之音說。「我也習慣了,在中國做新聞就是這樣。」

「如果中國有新聞自由,如果那些吹哨人不被封殺,那麼,這場大流行就有可能得以阻止,而不會發展成現在的病毒大流行。」無國界記者組織英國分部主任瑞貝卡.溫森特(Rebecca Vincent)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採訪時說。

溫森特說,以往人們往往只是從理論層面上談論新聞自由,但這次疫情卻表明,新聞自由有時會造成真實的影響的,它能夠影響人們的健康。

星期二(4月21日),這個總部設在巴黎的倡導組織發布了《2020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威權政府在這項年度排名中一直表現不佳,今年也不例外。

在報告評估的180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的新聞自由度位排在第177名,與去年持平,位列倒數第四。朝鮮的排名比去年下跌一名,再度墊底。

報告指出,在打壓新聞自由的競賽中,中國一直緊追朝鮮。北京不斷提升嚴密控管資訊的系統,並持續迫害異議記者和博主。今年2月,當局逮捕了至少三名公民記者,藉此隱匿病毒危機。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目前約100名記者遭到拘禁,其中絕大多數是維吾爾人。

無國界記者組織上週致函聯合國兩位特別報告員,要求正式譴責在中共疫情期間,妨礙民眾知情權的政府。無國界記者組織說,不論對國內或國際社會來說,這些政府將公眾健康和人類性命置於危險中。

除了批評獨裁、專制政權的領導人壓制資訊外,無國界記者組織還敦促所有人提防北京在世界各地發動的不實信息攻勢。該組織說,從疫情大流行開始以來,北京就一直在精心策劃這項行動,目的是消除批評聲音。

「北京以『正本清源』為擋箭牌,大肆散播謊言和不精准信息,抹黑記者的工作,質疑他們的報導。」無國界記者者組織東亞辦事處的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說。

CNN報導,中共政客最初幾週對瘟疫的嚴重性「輕描淡寫」;警方的目標則是散布「虛假消息」的「謠言分子」,而網路檢查員們則忙着刪除任何質疑官方說法的評論。

《美國之音》報導,中共2月份吊銷美國《華爾街日報》三名駐北京記者的簽證。早些時候,《華日》拒絕就該報發表的一篇評論道歉。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縮寫為FCCC)3月2日發布的報告說,該協會進行的問卷調查連續第二年顯示,沒有一個接受調查的記者說在中國從事的報導條件得到改善。82%的受訪者說,他們在進行報導的時候經歷了干涉、騷擾或暴力對待。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