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新華社記者回憶他所知道的四·二五

一次和平請願 卻招來一場群體滅絕 作者:海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4日訊】

異國旦暮往事多,杜鵑啼血無猿鳴。

冬去春來滿院綠,風雨過後花更香。

前兩天,我在推特上看到法輪功學員發了一個關於紀念4·25萬人進京請願的視頻,頓時勾起了我的一段往事。那是1999年4月26日,也就是法輪功學員萬人進京請願的第二天,當時我還在新華社某分社工作,當天剛上班就有同事說:「北京昨天出大事了,全國的法輪功學員有上萬人進京請願,正好趕上今年6·4十週年,中南海的幾個頭都很緊張,聽說這個組織有上億的學員。」在此之前,我只是偶爾聽人說過法輪功是一個氣功門派,其它一概不知。

一、何祚庥仗勢發難,引發4·25萬人進京請願

祚錢難買一好法

庥妖不得千年輪

缺功少德譜卻大

德智全無不識法

據當年的同事介紹,法輪功學員萬人進京上訪是因為何祚庥仗勢發難。何是當時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政治局常委羅乾的親戚(連襟)。1998年,何在北京電視台公開抨擊各氣功團體,並特別提及法輪功。為此,北京的法輪功學員都要找何和電視台討個說法,但因為何的後台硬,始終不予理睬。

何不僅不給說法,而且還變本加厲。1999年4月,何祚庥又在天津師範學院創辦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發表一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他在文中說,練氣功是對青少年有害的迷信,並特別針對法輪功。何的這篇文章發表後,又再一次傷害了天津、北京的法輪功學員。4月22日,約有5000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到天津師範大學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社進行抗議,要求與校方進行對話,以自身經歷正面澄清,並要求撤回文章。當時校方怕事態擴大,就向當地公安局報警,但警方趕到現場時,發現法輪功學員並沒有與校方發生肢體衝突或做出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警察也就沒有抓人。可隨後天津市公安局又派出了300名防暴警察趕到現場,並動用武力驅趕正在打坐的法輪功學員,有些學員還被警察用警棍打傷。更令學員們氣憤的是,警察還當場抓走了45名法輪功學員。

由於天津公安局拒不放人,當地法輪功學員就有人提出去北京上訪。這一提議很快得到了各地法輪功學員的響應。1999年4月25日一大清早,就有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到國家信訪局(老信訪局距離中南海新華門還不到2公里),要求政府給予他們合法煉功的權利,並釋放天津被捕的學員。由於請願人數眾多,此事很快就驚動了中南海。當局為平息事態,當時朱鎔基總理還親自召見了5名法輪功學員代表。朱當面表態:中國政府支持群眾健身運動,政府也沒有把法輪功視作反政府組織,並當即下令,要求天津公安局立即釋放被捕的40多名法輪功學員。看到總理都表態了,法輪功學員當即就有序地解散了,離去時並將馬路上的垃圾都帶走了。按理說,此事已得了圓滿解決。可是法輪功學員們文明有序的撤離舉動,中共卻視為組織嚴密,以至於悍然發動迫害,引發一場天大的災難。

二、中共秋後算帳,全國徹底排查法輪功學員

紅朝歷來缺信用,總理承諾當放屁。

哈蟆老賊要立威,酷吏羅乾急表忠。

1999年6月5日,我所在的分社接到總社安排的重要採訪任務,要求分社全力配合當地公安清查4·25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省委為此還專門召開了一個專項工作布署會議,會後省委辦公廳還專門下發了一個《關於在全省範圍內全面開展一次清查4·25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緊急通知》。

6月6日,我也隨省公安廳一位副廳長下到基層督導清查工作。從各地上報的材料上看到,每個村和城市社區都派出了一個清查工作小組,小組成員由鄉鎮(街辦)黨委政府派人配合當地公安派出所,每個小組至少由三名成員組成,下到各村委(居委會)後,再由村幹部配合對該轄區的所有村民(居民)進行一次摸底排查,之後各村都要形成一份調查報告。最終把各村(居委會)報告送鄉鎮派出所匯總,各派出所又把各村匯總報告送縣(區)公安局,縣(區)公安局的匯總報告再送市公安局匯總,市公安局匯總後又將報告集中送省公安廳匯總。當時省公安廳要求各地要一日一報,我們就根據省公安廳每天的匯總報告寫成內參上報總社。這次只是對全省作了一次調查摸底,但並沒有抓人。

三、針對法輪功,中共專門成立了610辦公室

大法度人招魔忌,誓言要滅真善忍。

半夜磨刀人不知,一場浩劫華夏臨。

1999年6月10日,分社又接到從總社轉發下來的一份電文,電文內容大意是,中央已正式成立了一個610辦公室,該辦公室的職責就是專門為了解決法輪功問題。我記得當天下午分社領導在文件通報會上說:「中央主要領導很重視4·25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事件,該組織的學員人數已有上億人,還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而且該組織管理非常嚴密,中央正在考慮對該組織的定性問題,如果大家有親屬參與了法輪功修煉,請趕快抓緊時間叫他們退出,以免將來惹上麻煩。」這時,大家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

大抓捕的前一天,也就是7月19日,分社又再次接到總社的通知,要求分社在7月20日凌晨派記者跟蹤採訪省公安廳對法輪功各地負責人(輔導員)的統一抓捕行動。由於我有其它採訪任務,這次行動我沒有參加。

四、中共決定取締法輪功,一場群體滅絕運動拉開序幕

黨國誓滅法輪功,栽贓嫁禍污名化。

憲法只是一擺設,群體滅絕二十載。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運動應該是從1999年7月22日開始。當天我所在的分社又接到由總社轉來的一份由民政部正式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文件),中央決定全面取締法輪功。按照總社要求,分社還專門抽調了3名同事負責對接省公安廳610辦公室。可見當時中央對打擊法輪功的重視程度。從這份文件下發的當天開始,國內的各大報紙、電視、電台以及各單位的大會小會都在批判法輪功。2000年,全國人大又通過立法將法輪功定性為X教組織。

後來聽參與大抓捕的同事說,4·25萬人進京請願後,中央主要領導人(江澤民)稱,法輪功人數眾多,如果不及時取締,必將危及中共政權的穩定。

因為害怕就不顧一切去殺人,這就是中共邪惡的本性。這二十多年來,對於中國境內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就像生活在人間地獄。無論你是什麼身分,只要你是法輪功修煉者,一律被中共視為敵對勢力成員。於是,有的學員被關進大牢;有的學員遭受酷刑折磨;有的學員在迫害中含冤去世;有的人被迫流亡到海外;有的人在獄中還被中共活摘了器官而死;有的人在監獄被管教活活打死;有的人被折磨成精神病。總之,他們遭遇的殘酷折磨幾乎無法用文字來表述。2019年,聯合國人權組織一位專家對媒體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種種證據表明,這是人類近代史上的一起群體滅絕事件。

五、中共專制制度是人類文明的天敵

香堂留得一局殘,洪門有子落棋盤。

一著更比一著奇,高手從不看眼前。

上訪請願是憲法賦予給每個公民的權利,然而,中共自建政以來就將公民各種應有的權利徹底剝奪。從建國初期開始,中共就患上了「宗教恐懼症」,其原因就是其政權缺乏人民民主政權應有的正當性和合法性,所以總是擔心有人會起來造反。這也是獨裁專制政權的一種特性。

在民主國家,政府始終以民眾共識為工作的著力點。可獨裁政府正好相反,民眾的共識就是他們所要打擊和鎮壓的對象。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是以謊言和暴力奪取了政權,他們歷來都是打著人民的幌子欺壓人民,所以他們最怕人民表達共同的訴求。

若是在民主國家,像法輪功4·25萬人進京和平請願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人越多政府就越要重視。可在中共獨裁統治下的中國就不一樣,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自身權益進京和平請願,居然招來中共的群體性滅絕。作為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每年都以各種方式來紀念4·25這個特殊的日子,這是一種精神,更是一種堅定的信仰。也正是因為他們具有這種精神信仰,才使法輪功團體在逆境中不斷發展壯大。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