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州政府管得太多了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約翰·斯托塞爾(John Stossel)撰文/王瓊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6日訊】我要保持「社交距離」,我要遠離人們。這是我自願的。

自願和管制之間有很大的區別。

政府在管制,媒體希望看到更多管制。

「有十個州沒有下達『待在家裡』的命令!」CNN記者唐·雷蒙(Don Lemon)在節目中抱怨:「一些州長仍拒絕採取行動!」

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史蒂夫·希爾頓(Steve Hilt) 也表示同意:「關掉所有的州!包括猶他州,懷俄明州……」

但是請稍等一下,猶他州和懷俄明州人們居住地之間的相隔距離,就已經在保持社交距離了。為什麼猶他州和懷俄明州的人,還必須遵守與紐約相同的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呢?

我對有些人希望政府對人民實施集權管理感到有點毛骨悚然。

這也是我最新視頻的主題。

在北卡羅來納州羅利市(Raleigh),人們聚集在一起抗議「待在家裡」的命令。警察逮捕了一名抗議者,並在推特上寫道:「抗議是不必要的活動。」

我敢打賭,人們對此感到好笑,因為我們的憲法保障美國人有權「和平集會」和「向政府申冤」的權利。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不應超越憲法。

抗議活動在密歇根州也發生了,州長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施加了一些荒謬的規定。她宣布:「禁止任何規模的公共或私人聚會。」她的行政命令禁止人們與親戚見面,並禁止人們去屬於他們自己的其它房產地。

大型超市商店雖然允許營業,但不得銷售地毯、鋪地板材、家具、花園用品、油漆等物品。因此,沃爾瑪雖然是開店的,但有些貨架封上了膠帶不賣。

太傻了。

在花園種草和粉刷房屋是可以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進行的。

雖然可以運動,但在加利福尼亞州,警察逮捕了在海洋中划船的槳手,儘管他與任何人都保持了相距6英尺以上的距離。

在加利福尼亞的恩西尼塔斯的海灘附近,警察僅僅因為兩人坐在汽車裡看日落,就向他們罰款1,000美元。是的,他們當時是在車內。警察說:「我們希望每個人都遵守我們的命令,因為我們要挽救生命。」

但我們尚不清楚,是否完全遵照命令去做了就是挽救生命的最佳方法。

然而瑞典卻採取了完全相反的方法。

是的,他們鼓勵老年人待在家裡,也鼓勵病人待在家裡,因為他們不希望醫院不堪重負。但除此之外,瑞典日常生活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瑞典衛生局的流行病學家安德斯·特格內爾(Anders Tegnell)說:「是的,我們可以關閉學校和採取類似的嚴厲措施,比如關閉邊界,但是我們不能幾個月或幾年都這樣做。」 「我們現在在瑞典採取的作法能持續很長時間。從長遠來看,我認為這將是非常重要的。」

長遠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由於疫苗可能要在至少一年後才出現,因此瑞典人認為最好的保護方法就是流行病學家所說的「群體免疫」,就是這群人感染了該疾病後對其產生免疫力。

希望一旦有足夠的人感染了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後,就會產生足夠的免疫力來防止將來的病毒大爆發。那麼許多脆弱的人們可能避免再次被感染。

該假設還尚無定論。瑞典已有1,500多人死亡,是鄰國挪威的五倍。但是,如果瑞典人獲得「群體免疫力」,他們將是死亡率第一個下降的國家。

其他歐洲國家也認為封鎖是不可持續的。

上週,丹麥重新開放了托兒所和小學;德國本週也開放了零售店;挪威下週開學;奧地利將於5月1日重新開放商店,要求進入商店的人都帶上口罩。

這似乎比許多美國當局提倡的「絕對停工」要聰明得多。洛杉磯市長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曾威脅那些沒有遵守居家隔離的人們,要切斷他們房屋的水電。

切斷水電?

政客們以「確保我們安全」的名義急於限制我們的選擇。他們甚至不想考慮像瑞典這樣的做法,也不去想一想讓我們思考自保措施也許還更安全些。

他們就是喜歡對人指手畫腳。

原文 Government Goes Too Far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約翰·斯托塞爾(John Stossel)是屢獲殊榮的新聞通訊員和暢銷書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不,他們不能:政府為什麼失敗,但個人卻成功了》(No, They Can』t:Why Government Fails-But Individuals Succeed.)

本文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