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原油寶投資人「倒欠」中行58億?王健林從首富到「首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7日訊】熱點互動】投資「原油寶」反欠銀行鉅款,大陸理財產品有多少陷阱?從首富到「首負」,王健林栽在哪裡?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4月27號星期一。本期節目我們先來談一談中國銀行的一款名叫「原油寶」的理財產品近日爆倉,結果導致投資人不但本金全部虧損,還倒欠銀行鉅款。之後我們來談一談曾經一度是中國首富的王健林,近日媒體報導欠債4千億元人民幣。並且旗下AMC可能會申請破產,這又是怎麼一回事?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兩位嘉賓都是通過skype連線,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還有一位是趙培先生,二位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趙培:你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簡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傑森博士我想先請您來談一談原油這個事情,原油寶這個事情我先很快講一下,它這個爆倉是上週的事情。那麼上週恰恰是美國的原油期貨一度跌到負值,而且是負37。結果沒想到這個導致了大洋彼岸的原油寶的產品爆倉,它的投資人變成說本金不但全部虧損,而且還倒欠銀行鉅額款項。

我想先請您來談一談為什麼這個原油會降到負值,就相當於說我賣你一桶原油,我還倒貼你37塊錢。這個好像是史無前例的,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先請您跟我們談一談原油這個事情。

傑森:這是真的,確實這是歷史上第一次發生,出現這個事,當然各種歷史上少見的事情湊在一塊。首先原油的供給方極端的增長,前段時間因為OPEC和俄國在原油產量上沒談籠,所以說OPEC拼命的生產油,俄國拼命生產油,原油整個生產的量非常大。那麼偏偏遇見了整個世界現在都面臨疫情,美國這邊大家知道,街上的車非常非常少,而且天上的飛機也非常非常少。那麼飛機用油量減少,汽車用油量減少,整個需求暴降。

產量暴增,需求暴降,其結果就是產出的油最大的問題是沒地方放,幾乎全球儲油的罐子全部裝滿。在4月初的時候,4月8號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執行機構,已經發現有可能未來油價會出現負值,原因是啥呢?原因有可能生產出來的油,沒人願意要,那麼沒人願意要你不能立刻倒在街上,所以說你得要給人,讓人像收垃圾一樣的收走。所以說這樣的話,收垃圾你得給人錢,所以說那麼原油也得給錢。

4月8號整個芝加哥交易所已經發了公告,說我們現在歷史上第一次,原油WTI這個原油氣候指標,我們允許它將來價錢會突破零,變成負值。這個給全球的投資人已經通知了,只是中國銀行沒有告訴中國的投資人。但是這個事情居然,當時大家很多人沒通知的原因,是因為覺得這是一個極其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油總是像黃金一樣的,黑黃金,怎麼可能變成負值呢?這是不可能的。

那麼但是偏偏在20號那一天,對於5月的期貨,21號是芝加哥原油交易所期貨,就是必須5月油價到那一天必須交割的日子。而中國銀行的原油寶它規定了提早一天,他說在原油寶投資的中國投資人,必須在20號交割當天所有的原油的合同。那麼偏偏就在20號那天,整個原油只有賣方沒有買方,直到原油跌到負37塊多以後,才有個別人收。那麼這就在負的37塊7毛幾確立的一個價格。

而這個價格就變成了中國銀行原油寶這個產品,幫著中國原油寶一些投資人最後成交的價格。那麼這個錢本來他以為自己手裡拿了一千桶油,每桶油值10塊錢,自己手裡拿了價值10萬美元的原油。結果當他把一千桶油賣出去以後,他發現他不但原來10萬元沒了,還得賠人家30多萬美元的這個錢。這種概念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在這個特殊的這個時期,在這個特殊情況下,確實發生了。

但是第二天,原油真正在交割的那一天,就是最終芝加哥交易所交割那天21號卻又返回到了10塊錢,正值。短暫的在20號那一天停留在負值,但是那一天偏偏是中國銀行原油寶那個截止日期。所以說整個來說,中國原油寶投資抓到了一個最低谷。

主持人:嗯,撞倒槍口上了。所以這個事情我也想請趙培先生分析一下,因為對於一個理財產品,原油寶它對於大眾說是一個理財產品。對於一個理財產品來說,我想誰也沒有想到說,我這個理財產品不但虧,虧的到後來我還要把錢倒貼回去。所以有的投資人就說,相比之下P2P都是一個很溫和的產品了。他說早知道這樣,當初不如投資P2P,因為他說我P2P最起碼虧的是本金,也不會讓你倒貼。

所以您覺得您怎麼看原油寶爆倉,然後投資人要倒貼這個事情。這是一個正常的,說是投資風險自負,還是說它其實是不應該出現的。

趙培:其實這個話分兩方面講,因為這些投資人他看到了理據就是說,當初中行跟我推薦這個原油寶的時候,他沒說是這麼高風險的理財產品,只是一個中等風險。跟我們去投資買個股票、基金一樣,是這麼樣一個風險。那麼他覺得我交了100%保證金,我把保證金虧完了,我不就完了嘛。竟然會出現倒向我追債的可能性,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這一點上,其實是中行不在理的,因為中行你應該跟人講明白,這是世界上最具有風險的幾個投資之一。

您需要自己去看市場行情,有可能會出現負值。那麼中行他說了,我也跟你提醒了,他的理據就是說我給你提醒了紅顯示幹什麼,當天我給你發短訊了,跟你講的是有可能跌到負值,很危險。所以你在最後一天平倉的時候,你要小心一點。但是都到最後一天了,剛才傑森博士也分析的很好,就是他根本避無可避,而且是說這裡面中行的人員素質確實是有一定的問題。因為他已經預料到有這種可能性存在的話,他應該提前跟客戶打電話,去協商這個事情。

跟多方的客戶去協商,可能出現這個,如果最後一天通過機器去做,因為他設定了,在美國的交易市場設定一個固定的值。就是哪天交割最後一天,就是4月20號那天,我在一個什麼時間去放盤,他是有一定的機器設好的,計算機裡面設好了。那麼這時候是有風險,它其實是有義務的去提醒他的客戶,你不能等到這一天,因為中國跟美國有一個時差。中國晚上那天是晚上 10點鐘,晚上10點鐘這幫投資人一看,唉呀,到最後9點59分的時候,昨天美國的價格還在11.7美元。

我現在放,再怎麼的明天虧到零唄,我就是整個保證金都損失光了唄,我也不可能出現負值嘛,他當時是想不到這一點。那麼到那天整個中行的操作又通過機器,很容易被別人抓到這個點。那麼人家抓到這個點,所有人都等著你出現負值的時候再把你的期貨給收了,就是我可以直接收現貨是因為我有倉儲,我能把它儲存起來。這是一個問題,就是你中行沒有儲存能力,你不能收現貨,你就應該提前通知人家風險。

所以說從這點上來講,投資人是占了一定的理據的,第一點我買的時候,你沒提醒我這是高風險。第二點就是你沒有倉儲,我們最後一天會被強制平倉的風險能到負值,你沒有跟我說清楚。所以從這兩點上來講,投資人是有理據的。

主持人:傑森博士您怎麼看,出現這樣一個奇葩的現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另外,在您看來是誰的責任呢?

傑森:其實核心的責任是中國不該把這個作為大眾理財產品來推。其實期貨在各個國家來看,都是風險極高的一種投資方式。對於在其他的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其實各國都有損失的人。但是你要看韓國、印度,他們損失的人都是,要嘛是投資經驗很富有的這種投資人,要嘛就是直接就是商業的交易人員。像中國這樣的大群散戶被打得很慘的,而且打得很慘都不明白為甚麼被打得很慘,可能就在中國有。

就是說很多人到最後都不明白為甚麼油價居然能跌成負的?他完全不理解這不是一個像股票一樣、或者像黃金一樣可以長期持有,低價我不賣,高價我再賣,不是的。這是期貨,期貨意味著不管多低,你到那一天全都得拋,而且低到負值你都不能按零去拋,你都得按負值去拋,這個就是說期貨這個風險、概念本身來說,中國人最基本的常識沒有。而最可怕的是,如果你要算中國這個風險投資等級,最高等級是R5,但是據說中國銀行當時在推這個期貨產品原油寶的時候是按R3,中等風險等級在推的。

其實各個國家如果說有任何一個投資公司用這樣的方式賣給你這樣的投資產品,你可以反告它欺騙,某種程度上講,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國銀行把大家圈到來做原油寶,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況用中等風險來推這個事,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當然我看了一些宣傳材料裡頭也談到原油寶要求100%的保證金,所以說沒有槓桿,這也是胡說,100%的保證金前提是跌不會跌到0以下,漲不會一天漲超過100%,但是目前來看,漲超過100%的可能性是絕對有的。跌,現在跌到0以下也出現了,所以絕不是說沒有槓桿,期貨永遠都是有槓桿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也可以理解,中國銀行可能做這個產品的這些人有點門外漢這個狀態,就是說他們本身的素質讓人非常非常懷疑。就包括網上流傳說以前中國銀行有一個行長王雪冰,說現在留下來的一些人,真正做產品的人可能都是一些溜鬚拍馬爬上去的人。他們真正懂金融…懂金融不是說我能創新一個金融產品,是懂這個產品真正背後真正風險在哪裡,真正把風險給大家講足了,這群人可能已經不存在了。

溜鬚拍馬這些人為了創造業績就迅速推出一個產品,2018年推出這樣的產品也就一年多,才兩年左右的時間就遇見這麼大的事情。而且我發現中國銀行這個產品出了事以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雖然沒出事,但是他們的產品設計跟中國銀行一模一樣的,一樣有先天的基因,就是致命的基因。這次沒出事是他們幸運,因為他們的截止日期比中國銀行訂了早了幾天,躲過這麼一大劫,但是他們也意識到他們的產品有同樣的問題。

所以最近這些銀行把相應的產品全部開始不允許開新倉了,就是把現有的東西清了以後可能會逐漸把這些產品收攏起來,說明啥呢?說明這些人都是互相仿造,根本沒有一個獨立思考的能力。它是讓誰來做實驗呢?就是讓中國老百姓做實驗,某種程度上講,以自己的無能,然後嚷一群老百姓圈進來,最後吃了虧以後說OK,我們摸著石頭過河以後發現這是個水坑,我們找過走。這就是中國目前最重要的、最主要的國家幾個四大銀行金融產品創造人的思維方式,出了事以後,才突然意識到這產品的風險在哪裡,才突然喊停。這個時候你可以感覺到整個中國產品投資過程中風險管控方面是多麼的缺失,當然這一次跟歷史上的P2P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P2P的損失可能是上千萬的,那是制度性的,這個是技術性的,但是這個技術性某種程度上講也有制度性的因素,妳剛才談到的整個用人體制造成技術性問題。

主持人:您覺得它真的是不了解這個風險還是有意的欺騙?因為我看到被採訪的投資人說在買的時候他並沒有告訴我說這是期貨。

傑森:對,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核心的問題在這裡。可能中國老百姓買這些…大概買原油寶的大概有6萬多人,有6萬多個帳號,我估計6萬個裡頭有沒有1%的人真正理解他買的是甚麼東西?我都持懷疑態度。他很可能就覺得自己買了一個可能會暴漲的海外理財產品,整個來說在這個過程中我自己的感覺上是,就憑這一點,把他們歷史上做宣傳的材料拿來,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比如美國這個社會,你都可以起訴它。

起訴的結果不光是你欠的那些錢不用還,很可能賠的那些錢都給你倒賠回來,因為它完全意味著欺詐性的把你捲到這樣一個事情。因為它如果簡單的把這個作為中等風險來推,把這個作為一般理財產品,不告訴你這是期貨,那麼它就是在欺騙,因為我反覆告訴你,一般的理財產品可以長期持有,期貨這樣的東西你到期,那怕是負值你也得認栽,這是非常可怕的一種產品。而且,哪怕石油過兩天就暴漲了,那天該賣你必須得賣,哪怕你知道明天就會漲10倍,你那天還得賣。

主持人:趙培先生您怎麼看因為剛才傑森博士提到中國銀行的前行長王雪冰,他確實指出因為中行人才流失嚴重,內部的風險管理混亂,出現虧損沒有早點通知客戶等等,您認為人為的失誤原因有多大?另外,還有一種分析認為原油寶搞的可能是一種內盤的操作,說它的錢不一定放到國際市場和國際對接,它就根據這個價格買賣,但實際上並沒有把錢拿到國際市場去對接。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純粹是屬於一種欺詐了,您覺得這樣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趙培:這個事情所有的直接原因就是我們從公開的整個交易市場的舉動來看,確實是人為的原因,就是說從它把期貨當成普通的股票或者是債劵這種理財產品在賣,這種情況下它其實是一個人為的,或者說像前行長說的是一個知識的問題。其實你看四大銀行都這麼做,你們哪一個人沒有MBA學位,你們有多少人從美國回來去培訓過的?哈佛培訓過的有多少呢?在這種情況都做出這種事情來,我並不認為你們知識層欠缺,你們就是文化層上的,就是中共那種從上到下,下達指標,特別它不敬神,不敬客觀規律這種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思想,你們就敢拿出去賣。而且為了能賣得動,你們刻意的跟客戶少說了風險,該說的話沒說到,這裡面的文化因素跟人為因素可能是50%對50%的情況。

我們再接著說這可不可能是個賭場?很可能是,因為我們看到的是中行在美國市場?,但是大家記住一點,中行的截止日期就是像剛才投資人所抱怨的那樣,是中國時間晚上10點,在美國的操作是中國時間凌晨2點。它很可能就是使用原油寶這種平台,注意,它是個軟件平台,我買多和我買空兩邊都存在,它做一個結算,買多的人多,第2天我到市場上去買多,或者我做一個結算,內部的人甲買多,乙買空,我就把乙手裡的賣給甲,這種東西有可能是不存在的。就是你得把原油寶的軟件系統調出來去查它裡面的邏輯。但是從這個邏輯上從外面很難了解,你只有把東西拿出來。

另外,你看到的是他只買了一次,也就是說他沒替買空的人操作,所以這裡面就人家懷疑是合理的。如果是存在這種情況,那麼原油寶的系統從軟件的角度上講,你買空和買多的人都先在人家的裡面玩了一遍大富翁遊戲,或者在原油寶裡面已經玩了一遍互相對沖的操作,他再拿最後的總值去做這一筆操作。那這種東西等於就是一個賭場,所謂的手續費就是賭場的抽水嘛,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這個情況下存在我們要看軟件怎麼寫?現在我估計原油寶也不敢把它的真正的商業的邏輯拿出來給所有人看。若給所有人看就證明你不是一個透明的,幫一個買多的人到市場上去買多,兩個買多人的,圈成團到市場上去買多,三個買空的人,我在買一手空,它不是這個操作,就有的圖商的可能性,這個風險是非常之高,比你直接去美國買期貨風險都高,都不知道你們怎麼操作。

另外中共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東西,因為這次完了之後,大家接著把中共其他的國有銀行,以前幹的事都翻了出來了,突然發現,你賺的錢你就真能把這筆錢賺多了的時候,買空那些人能把這筆錢拿出來嗎?以前是有例子的,拿不出來的,它是2006年舊聞,有一個濟南人,當時炒黃金,通過公行炒黃金,他一下子抄了2,100千克公斤的黃金,設的總金額達到3.2億,可能當時系統允許,他直接獲利2,100萬元,最後公行說人家是非法交易、不當得利,直接把這筆錢給畫走了,告到山東高院做出的判決竟然是這筆交易作廢,也就是很可能在剛才賭場系統裡面,他賺了國家的錢,中共直接讓你作廢,這也是一個黨文化的東西,中共做的理財產品是不是一個賭場?所以這個問題是相當可怕的,中共整個國有銀行這一套的黑幕,你其實應該跟中國百姓交代一下。

主持人:是。傑森博士,現在很多投資人,當然一開始說是要維權,中行在這個壓力下,他說好吧,我就暫時不追繳保證金的欠款,但是現在這個保證金基本上都被收走了,所以很多人認為這個其實不應該的,你應該按照晚10點11多元的價格來結算。也有的人說反正我是不付這個追繳欠款,所以下面再怎麼發展還不知道,但是中國理財產品看起來風險是很大,從P2P到其他的金融產品到現在這樣的一個期貨的東西。所以在您看來,在中國買這些理財產品,應該注意一些什麼?您會給投資人什麼樣的忠告和建議呢?。

傑森:中國那邊其實老百姓很難,很多人跟我抱怨,國內沒有投資方向,現在房地產一直是大家唯一好像賺錢的,股市進去了爬出來的,渾身不帶傷的很少,基本上這兩年能賺得了錢的都是在房市上,但是房市現在也走到頭了,因為各種因素造成,主要是人口紅利各方面已經快結束了,加上最近疫情造成收尾在降低。

其實我也不同意大家再投資房地產這樣的概念,但是往哪投呢?人民幣還在貶值,東西也還再漲價,其實是中國人有這種投資的願望。此時此刻能投到哪?我真的還是很難給大家一個明確的建議。

主持人:或者不一定是能投到哪裡,而是如果真的有什麼東西要投資的話,至少是不是要先了解更清楚一點,或者問很多問題呢?

傑森:我理解中國那邊的投資方式,我接觸過一間理財產品,他們的理財產品給出來的概念是非常簡單的,只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簡單的清單,簡單的告訴你,這是中低風險、中風險,就是畫了幾個等級,然後讓你去按這個等級去搞。確確實實我在看這些東西的時候,我都不明白它背後投的是啥?只是告訴你,我給你利息多少,大概多少時間到期,從這個角度來說,我一般給人的建議就是,投最保險的,別投利息高,投短期的,比如說半年的,三個月到半年,最多不超過一年,千萬不要投多年的,別因為多了百分之幾的利息,把錢壓的時間太長,超過半年的我都不推薦。

因為中國的經濟現實,投的時間越長,它跟你放的地方越難以琢磨,投的時間短的地方,而利息比較認可的,而且相對來說,你還是得回歸到一些比較大的銀行,可能還會好一點點。但是不管怎麼說,你就包括這次中國銀行,它一個中風險的,居然事實上是國際上公認的高風險的投資,它給你劃為中風險。而且這些人甚至有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在做很大風險的事情,這是讓我最擔心的。

比如你要說這個人是有意做壞事,它是一種壞,但是這個人不知道自己笨,他真的去做壞事,然後把人坑進去,這是另外一個壞。但是目前中國兩種壞都存在,讓你防不勝防,所以從我的角度來說,只能是不要貪心,就盡可能投短期的,三個月、半年這樣一個大銀行的理財產品。另外,如果能轉成其他的貨幣在海外投資,其實也是一種比較好的一個方案。但是確確實實,中國人現在投資難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這是為什麼,某種上講中國人掙的錢不歸自己,其實也就這個樣子。

美國人掙的錢可以換任何一種貨幣在全世界投資,他沒有這樣的限制,中國人掙的錢換任何貨幣都有限制,同時在海外投資同時有海外投資的限制,你只能在國內投資,而國內投資出現了無窮多的陷阱,P2P栽你幾千億,這個雖然栽的不多,但是你看到其他的產品相對風險。同時,很多其他的理財產品,隨著整個,比如我們現在各種債務,就是企業債務還不上各方面,一方債務累積,它的風險也不斷的提高。

對於老百姓來說,確確實實投資的風險越來越大,可投的去向越來越少,在這種情況下,也真的沒辦法,只能死咬認了這個通貨膨脹的部分。

主持人:怪不得很多老百姓說這個真的是韭菜,總有一款適合你。您的推薦就是保守為上。有關「原油寶」投資理財產品,中國的理財產品,我們暫時先討論到這裡。如果大家有什麼問題,歡迎在節目視頻下方留言,我們可以請傑森博士和趙培先生來解答。

下面一點時間我們再來談談王健林的事情。我想先問一下趙培先生,王健林2017年的時候是中國首富,結果現在兩三年以後,現在已經變成了「首負」,別人說負數的負,因為他欠債欠了據說是四千億人民幣,我們知道幾年前他還買了AMC,AMC現在是全球最大的連鎖院線,但是據說現在AMC的租金可能付不出,可能會申請破產。所以在您看來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戲劇性的逆轉,他為什麼會欠這麼多債呢?

趙培:我們剛才講「原油寶」,其實就是背後的中共的官場文化裡面有一點,「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它不敬畏客觀規律,也不敬畏神佛,它什麼都敢幹。王健林有些著名的話,大家可以聽一聽就知道,因為中國人現在說王健林不在救火,就是在救火的路上,就是說他債務太多了,王健林曾經在公司的年會上說,萬達玩空手道,一分錢不出就能掙錢。什麼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也就是說他是通過一個高負債去運營公司的策略,他就是賭,我下一步我這個東西能升值、能漲。

剛才我們講四千多億債務,其實在2016年的時候,他當年是首富也好,他的債務卻是達到了一個歷史的新高點,他的核心業務萬達商管的債務達到了歷史的新高點,是2,266億元人民幣。大家想這是有息債務達到這麼高,還有無息債務,然後滾到今天四千多億,他還得債的難度,特別在中共病毒肆虐的時候,沒人到電影院看電影,中共都把全國的電影院都封了,不讓看電影。

美國這邊有禁足令,加拿大也有禁足令,都不讓出去,在這個時候,王健林是要在外面借了20億人民幣,來讓他的院線基本的運營,總是要付租金,總是要付一些維護的費用,能夠運營下去。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說他的處境非常艱難的一個過程,而且大家可以看到王健林的處境艱難當中,有一個奇特的轉折點,2017年底到2018年初,中共突然發現所有海外投資,把中共攢了這麼多年的外匯,外匯儲備直接砸下了一萬億美元,就逼著王健林這些人在海外拋售資產回本國。

這個時候其實擴張這個東西,已經不漲價,他拋的時候是硬虧的拋回去的,而把倫敦的地標性建築都拋到回國的時候都是虧本,那麼這一系列虧本當中,他是把海外輸出到國內來顧防他本來在國內的盤子,在國內的盤子核心,所有企業的大帝國核心是在哪呢?是在萬達商管,他靠萬達整個的租售店鋪給人賣吃的、賣服裝賺錢,這個東西賺錢的租金在去年也竟然出現了負值,而今年更甭想了,2020年整個中共病毒就把他打下來了。

大家注意一個重要的一點,王健林在回溯的過程中,他試賣了AMC的部份股份,但他仍然是AMC的最大股東。而且AMC在2016年已經完成了對美國第四大院線收購,成為美國一個最大的院線之一。而且它在歐洲也併購了歐洲的院線,等於它是地跨中、美、歐三大洲的最大的院線。這個時候它就能滲透到美國的整個好萊塢的整個文化產業。所以呢中共的大外宣這個時候也隨之出來了。但是中共沒讓他把這部分收回來,就證明這部分是他跟中共都得意的。

中共得意的在哪呢?替自己塗脂抹粉在海外吹。推廣一些不屬於中國文化的中共黨文化的東西,讓人看起來很莫名其妙。比如說拍個長城,拍個長城你就拍唄!你拍孟姜女哭長城都行,你拍個打怪獸是什麼玩意?中國還有這個玩意嗎?這哪是中國文化呢?這個根本是你共產黨就是西方文化雜交下的產物,這個根本與中國傳統文化不沾邊。就是這種文化滲透甚至給它們創立光輝形象。Matt Damon從火星種完土豆回來,還要特別經過中共的空間站,替中共吹一把。這個很多,伊利牛奶竟然進這個變型金剛3裡面。當那個人一掏出伊利牛奶喝的時候,我在多倫多看的,整個多倫多的那個電影院裡都笑場了。因為中國人多嘛,大家笑場這什麼玩意啊?

所以這種對海外的滲透是非常的麻煩的。造成好萊塢很多以前有些影星敢替中國的人權發聲,到這種情況下他也不敢發聲了。好萊塢的這個很多製作人也不發聲了,甚至都站到中共那邊去了。所以王健林在海外是替中共做了這些事,那麼中共也沒讓他把這部分錢收回國。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你看看中共病毒針對中共來,那麼同時也把王健林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影影院的院線經銷商,也給打得十分夠慘的了。所以我覺得王健林應該想一想到底是不是應該跟中共綁得這麼緊?

主持人:挺有意思,我也想問一下傑森博士。王健林這個逆轉可以說是2007年他到了最高峰,但是從那以後就開始一路衰弱我們都看到了。那剛才這個趙培也說了,就是他如果是照他這個一路的設計來。他確實他佔據了可以說是全球20%的院線,6、7000塊大屏幕。所以這對於好萊塢來講的這個影響和控制力是相當大的。結果疫情一來,基本上這個變成他的最大的包袱,這是不是可以說是人算不如天算?

傑森:其實他的整個發展過程是一個很複雜的軌跡。當然了他2012年先購買了AMC,然後2015年還買了HOYTS。HOYTS實際上是大洋洲,就是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幾乎是第一、第二大的影院系列。然後2016又以AMC的角度收購了歐洲的幾個影院系統。然後組成一個audience集團。就是剛才趙培談到的。整個就完成了他在中國以萬達影院獨霸天下,然後在海外以AMC集團為領頭。然後佔領北美和歐洲市場,同時的話呢還擁有澳大利亞、新西蘭的巨大的影院。所以說他對當時大概在2016年的時候,已經完成了他在全球影院的佈局。已經當時的話,他2016年出來有人這麼推測,就是因為他是從大連起家的。不管他跟薄熙來是有恩,還是有怨。

在2016年薄熙來出事的時候,有人是想藉此攻擊他的。那麼他當時覺得自己的風險問題,就是資金有風險,整個中國發展有風險。他事實上是想在海外找出路的,他在當時找了一個影院這個系列的出路。當時他買AMC的錢叫做「too good to be true」,對AMC來說。就是說AMC當時是連著賠了好多年錢。整個根本不值比如說3億,它當時是26億買的,又同意以5億在裝修,等於是投了31億美元。而你就想就是他當時他接手了以後,美國經濟整個開始啟動。2013年2014年經濟起動了以後,電影也開始好賣了,那麼才開始出現幾個紀錄賺錢。

在它賺錢以後上市後,那個公司整個標價才標了10幾億。換句話說在最虧的時候,還以30億去買的,整個電影事業開始起步的時候,它上市的價格才是十幾億。你就知道它當時買的價格是多麼不合理,但是他當時就用那些錢買了。買的原因他當時是急著想把錢從中國搞出來,而他當時在國內的宣傳是啥呢?就是剛才趙培談到的那些。說我們以試映期出去,不招人家反感,而電影是以人家海外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可以傳達我們的消息。他事實上是抓住了中共這樣的一個運作方式,就是這樣的思路允許他去做這個。

所以說中共允許他2012年、15年、16年不停的在海外投資,直到2016年、17年整個中國的外匯開始吃緊了。據說就是你剛才字幕顯示了三萬多億,他自己倒整出來才300多億,倒整出百分之一點幾的這個外匯儲備都被他倒整出去了,那整個受不了了。從2017年上半年才開始對他喊停,他2017年7月份也開始認可。說:「我以後投資都在國內投」。但是事實上他那個認可是有一個原因的。他在2017年初的時候在好萊塢的一次投資遭受了挫敗,當時他誇下海口說好萊塢是六大製造公司,我幾乎各個都要入股,而且我要買其中幾個。他當時第一個入手想買這個叫做金球獎製作的那個公司,好像叫做方DCP集團,做了好多好多電視篇的。但是呢他準備出十億去買的時候,被美國政府喊停了。當時已經是川普政府,川普政府當時就任命納瓦羅做相應的監管部門。

納瓦羅他自己本身就屬於那種特別反感中共侵入,他對這方面的警覺性非常高,他就喊停了。當這個喊停了以後,王健林一下意識到2017年,海外在阻擋他,國內也不想他把錢拿出來。海內沒有出路,國內又不讓他出來,所以說他自然而然的就不得不退縮了。他2017年7月份答應不在國外投資,2018年又把六億多退回一些股份,退回到美國這邊投資商,然後拿回六億美元。整個這個運作的過程,你可以看到不光是中共那邊對他施壓,美國新任政府對他這種行為有所防範,也促使了他沒辦法在這邊繼續下去。

但是我也同意趙培的說法,雖然他退出了AMC的主要部分,但是他仍然持有百分之三十八的股份。而AMC這個集團手下直接支配美國最主要的營業系統,和歐洲最主要的營業系統。所以他仍然在世界可以呼風喚雨,仍然可以左右整個未來好萊塢的材料內容的運作。而這一次疫情的打擊,可以說是對他這一次投資的再一次致命打擊。如果他以後還想以此再操縱世界的話呢,那麼未來在這一次打擊下他能承擔多少,能活過來多少命?這個可能就要看整個命運對他的安排是怎麼回事了。

主持人:對,趙培先生您剛才也提到了他這個投資,傑森博士說他這個投資一個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要往外跑錢。但是他也說到了用電影這種形式,可以把我們的信息發出去。所以您覺得在多大程度上是他自己有這樣一個行為,有多少是因為中共政府,有大外宣的這樣的因素讓他去承擔呢?

趙培:其實呢不光是他,因為在一個大的環境下你能看得出來,他做這個事情是跟中共有多大的聯繫。我剛才講了那個變形金剛嘛!他本來想把變形金剛的母公司收購,這樣變形金剛的車都換成國產的電動車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變形金剛3的時候,中共不光是通過王健林,變形金剛ˇ的時候就是中資股給他們贊助。結果你會發現變形金剛3那簡直不是美國文化,變形金剛3那簡直是中國的那種網劇的那種硬塞廣告的文化,就是冰箱你拿出一個牛奶是伊利牛奶。出來穿的T恤是中國的哪個牌子,就是很low的感覺。整個變形金剛以前是很新奇的東西,現在感覺怎麼跟中國網劇一樣隨便拍拍的感覺。其實中共是在各個企業都在走,不光是王健林的企業他有個萬達影業,萬達院線在做這個事情。你看看阿里巴巴也開始做電影行業。

很多中共的企業在外面的贊助商都是身分禁入。他這個時候就可以要求你把這段給我掐著,那段給我掐著。那麼王健林做的過程中,他說:「你有批評中共政府鎮壓人權的行為,我就不給你上線」。比如說有涉及到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內容,我就不給你上線。你不可能讓美國人了解到中共政府幹的這些齷齪事情,所以它等於是中共下的一盤大棋當中的一個棋子而已。我們在大局當中看,它相當於一個鳳凰衛視,美國鳳凰衛視的這樣一個角色而已。當然它的現在的影響和惡果已經出來了,就是這個好萊塢這邊隱瞞的很多的明星,竟然染上中共病毒。或者整個好萊塢自己封口這種情況,其實是對全球的這個人權自由的一個重大的打擊。

主持人:對,言論自由。對,那也請傑森博士也談談您的看法。因為現在比如說美國對中國的民營公司它也會在考量,你到底做為民營公司和中共政權之間有什麼關係?美國最近FCC要考慮停四家中國電信商的運營。那它給出的理由就是說你要證明你跟中共政府沒有關係。但是我們都知道說,這個民營企業和中共政府的關係很難理清。比如說像王健林這個事情,他去收購AMC。它現在這個AMC是全球最大的院線,您覺得他的這種收購在多大程度上幫助中共強化了,它們對於好萊塢的這個內容的控制和審查呢?

傑森:其實王健林的錢他都是借的,借哪的?很多都是借中共銀行,就是說他實際上,他從起家就是他自己就是空手套白狼。剛才已經談到了,他事實上他一直他從來的話就是說,他在講就敢說:「一定要跟政府走得近,當然要跟政治走得遠。」

主持人:可能嗎?

傑森:所謂跟政治走得遠是假的,跟政府走得近是一定的。你在中國你跟政府走得近你跟中共走得近,你就一定跟政治走得近。那麼因為在中國那邊的話,你跟政府走得近,就意謂著你就是從中共那邊能拿到直接的好處。別人為什麼拿不到一千億的貸款,你就能拿到呢?有一千億的貸款,有一塊好地,誰不能發財呢?在中國這個地方。所以說本身來說的話,他從發財那個方式就是走商業地產,商業地產其實就得要錢要地,就是說誰能拿到一大堆錢,有一個好地,誰不會發財?在中國那個階段,一定百分之百發財。一個傻瓜,傻瓜也會發財。那麼他這種運作方式,他同時在海外當時,中國為啥讓他喊停?2017年讓他喊停,就是他確實是在中國借了好多錢。然後在國外投了上百億美元的投資,那中共有點擔心他真的是把錢拿走了不回來了,那我這個銀行怎麼還錢。但是呢不管怎麼說,至少從12年開始到17年喊停,整整5年的時間,中共在給他資助。讓他一路從美國買到歐洲、買到澳大利亞。一路買下來,而且到現在已經全球佈局。所以說從這一點來看的話,中共的資助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私營企業,沒有真正的私營企業。他自己也說了:「私營企業海外比國營企業好辦事」,這是他給中共最好的說詞。

主持人:對,錢是政府給的,你不可能不聽政府的,要你做什麼的,這個某種程度上的聽話。

傑森:對。

主持人:那好的,那非常感謝二位,這個話題我們今天也先聊到這裡。因為節目時間已經快到了。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還是請您有什麼反饋的話,歡迎在視頻下方留言。好的,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