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局不穩? 武警司令提修法不再受國務院管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7日訊】週日,在中共全國人大最新舉行的常委會上,中國武警部隊司令王寧作了關於中共武警法的修訂草案說明。修法後武警將接受中共軍委的「集中統一領導」,不再受國務院管理,各級地方政府、公安部門都將無權調動武警。有分析指,武警被中共軍委徹底收權,表明經過香港抗爭與中共肺炎疫情的衝擊,習近平為首的政權已出現「不穩」跡象,因此習急於將武警也掌握在自己手中。

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於當地時間4月26日至29日舉行。在首日的會議上,中共武警部隊司令王寧向會議作《人民武裝警察法》修訂草案說明,隨後會議對該新法的草案進行了審議。由於受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中共全國人大常委這次的會議是以現場加視訊的方式舉行。

據中共官媒的報導,王寧在對武警法修訂草案進行說明時稱,現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頒布以來,已不能適應形勢發展,需要重新修訂完善。

他表示,當前武警已完成內部改革,而中共自2017年12月便決定調整武警的領導指揮體制,劃歸中共中央、中共軍委「集中統一領導」,歸中共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入國務院序列。

據其介紹,本次修法主要涉及5個方面:其一,落實所謂「中共軍委集中統一領導」的改革要求;其二,明確所謂「六位一體」使命任務;其三,對武警的組成、指揮關係、與地方黨委和政府之間的兵力需求對接、指揮協調機構、業務指導關係作出規定;其四,對武警的職責權限做規定;其五,相關保障和監督檢查。而這一改革的直接結果是,中共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及各級公安部門都將無權再調動武警。

此外,這次的修訂草案總則規定,武警擔負執勤、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海上維權執法、搶險救援和防衛作戰等任務。而在單設的「任務」一章裏,又細化了武警執勤任務範圍的規定,增加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和搶險救援的任務範圍規定,對海上維權執法任務和防衛作戰任務作援引性規定。草案還強化了對武警權力運行的監督,明確中共軍委監察委員會、武警各級監察委員會是法定監督機關。

眾所周知,在習近平上台掌權之前,中共武警一直由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掌控,各級地方政府和公安局也隨時可以地方政府以「維穩」的名義調動武警部隊,充當地方政府和公安的打手,導致整個武警部隊逐漸淪為一直在幕後掌控國家政權的江澤民的「私家軍」。

2012年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發生後,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隨後倒台,而與薄熙來沆瀣一氣的周永康隨即也面臨被整治的政治危機,2012年3月19日深夜北京還一度傳出槍聲。其後海外盛傳3.19事件,是周永康試圖動用其掌控的武警部隊發動「政變」。雖然這次政變圖謀最終宣告失敗,但武警系統也被認為是習最不放心的部隊。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鋃鐺入獄。習近平也下令修改「武警法」。

2016年的中共兩會上,時任武警政委孫思敬曾提出了修改武警法的議案,中共軍報當時還特意對此進行了報導。但此後有關提案就沒有了下文,直至四年後的今天才在中共人大常委會議上獲得審議。

海外有時政評論人士分析指出,導致「武警法」遲遲未進入審議的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政軍兩界的舊利益集團抱團對抗習近平當局,在暗流洶湧之下,習要提防政變而有些「投鼠忌器」,導致武警法的修訂一拖再拖。

最近幾年間,中共武警系統大批高官,相繼在習近平和王岐山聯手推動的反腐運動中落馬,包括中共前武警司令王建平、原武警副司令員牛志忠、武警副司令戴肅軍、武警交通指揮部原司令員劉占琪、原政委王信、原副司令員瞿木田、副司令潘昌傑、原總工程師繆貴榮等,上一屆武警的高層幾乎已被「一鍋端」,才為當前將武警部隊的指揮權徹底收歸中共中央軍委鋪平了道路。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