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萊利:紐約應與中國共產黨脫鉤

Steve Bannon、Paul Vallely撰文/張婷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8日訊】「站起來美國」(Stand Up America USA)主席保羅·瓦萊利(Paul Vallely)4月26日在「站起來美國」網站上發表題為「紐約應與中國共產黨脫鉤」(Decoupling New York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的文章。

文章詳細分析了為何紐約市應該和中共脫離關係,並建議紐約市把清除中共滲透因素作為優先事項。這樣,紐約才會迎來一個美好的未來。以下是瓦萊利的全文翻譯。

可悲的是,紐約,這個世界第一大都市,已經成為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大流行病在美國的爆發中心。過去四十年來,紐約是受到中共滲透最嚴重的城市。中國有句話說:「擒賊先擒王。」

為了抵抗中共(CCP),優先事項是開始清除CCP對紐約的滲透。這不僅對紐約從疫情中恢復將有極大的幫助,而且還將為美國其它地區樹立良好的榜樣,帶領整個國家和西方國家走向復甦。越早行動起來,復甦就將會越早發生。

4月16日,《大紀元時報》(中文版)刊登了一篇題為「紐約香港對比 為何香港成福地」的文章。

文章指出,紐約和香港都是世界金融中心。紐約的人口為850萬,香港少100萬,即750萬人。這兩個城市都是旅遊中心,每年吸引的遊客人數幾乎相同,每年都高達6500萬。不過,當中從大陸來的遊客,紐約每年接待110萬人次,而香港則是5,100萬人次,是紐約的46倍。

從地理上看,紐約與大流行起源地武漢的距離為7500英里,而香港僅為570英里,比紐約近13倍。幾乎所有的數據都表明,香港爆發大流行病的風險應該比紐約高得多。但是,實際的數據卻恰恰相反。

截至4月26日,紐約市的確診感染人數為15.8萬人,而香港為1,038人;紐約比香港高出了100多倍。紐約的死亡人數為12,067人,而香港則為4人。前者比後者高出3,000多倍。截止到4月26日,香港仍保持開放,而紐約已經實行了4個多星期的 「就地避疫」措施。紐約到底是怎麼了?

圖為紐約布魯克林醫院中心的醫務人員接診中共肺炎患者。(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與中共走得越近 疫情就越嚴重

2020年3月11日和4月26日,《大紀元時報》連續發表兩篇社論,披露了對這一流行病的深刻而神祕的見解,「病毒的傳播呈現出一個明顯的規律,那就是,它有選擇地針對中共,目的是消滅中共和那些親共產主義者、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人」。

「所有在中國境外遭受病毒打擊嚴重的地區是那些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地區,那些在貿易,投資上支持中共,或幫助中共改善國際形象的地區。同樣,那些一直為中共站台的個體往往發現他們自己容易受到中共病毒的侵害。」(3)

紐約是世界第一大都市,是全球經濟,金融,商業和媒體的中心。它還對全球政治,教育和娛樂產生巨大影響。它是聯合國和其它國際組織的總部所在地。通過北京數十年的滲透,這些組織受到了中共的嚴重控制。

紐約市的重要性使其成為中共滲透的第一大目標。「中共通過滲透紐約的經濟、金融、商業、媒體、文化、教育、華人社區等各個領域,向國內輸送商業、技術等各方面利益,向海外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和人權迫害,同時企圖攫取世界領導權,與美國分庭抗禮。」(3)

《大紀元時報》(英文版)4月26日的社論也為應對這場瘟疫提供了良方:「遠離中共,譴責中共,不為中共站台,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能因此減輕甚至避免病毒侵害,迎接美好未來。」(3)

華爾街必須停止資助中共

中共政權要想生存下去,一個必要條件就是要有錢,這就像血液對人體那樣重要。可悲的是,中共的生存靠美國金融資本華爾街來維持。多年來,華爾街在給中共的輸血中,一直扮演著主導性角色。「華爾街多年來向中共『輸血』,成為替中共政權續命的幕後金主。」(3)

「二十多年來,華爾街巨頭們鼓勵美國人投資中企。同時,大型金融公司為中國企業收購或控制美國公司、房地產及其它業務的交易承保。華爾街還遊說政策制定者們做出有利於中國(中共)的決定。」(4)

比如,明晟指數(MSCI)、富時羅素(FTSE Russell)以及彭博指數,這三大機構都為A股和中共政府國債進行背書,為中共輸入了至少5000億美元。

許多證券公司、投行、會計師事務所與中共勾結作弊,幫助逾千家中國企業通過首次公開募股(IPO)獲利。

此外,摩根大通還建立了一個「子女計劃」,僱用中共精英的子女。該項目已成為華爾街與中共精英之間緊密合作的象徵。(4)

圖為摩根大通在紐約的總部。(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華爾街應停止向中國(中共)輸血,並與中共脫離關係:

1. 將財富轉移回美國或其它地方,直到中共垮台。

2. 結束任何 「子女計劃」,讓美國公司內部的中共代理人走開。

3. 停止中國企業的IPO,直到中共垮台。

4. 審計在股票市場上市的中國企業。

這些行動不僅將大大加速中共解體,還將保護華爾街本身和紐約免受大瘟疫的衝擊。只有終止與中共的合作,華爾街才能迎來美好的未來。

結束中共在時代廣場和媒體上的宣傳

時代廣場是紐約市的地標。「自2011年8月1日起,新華社在俯瞰時代廣場的60 x 40英尺宣傳屏上進行一週7天、每天24小時的宣傳。NPR報導稱,新華社的宣傳屏就在Prudential、可口可樂和三星的閃爍廣告屏的上部。」(5)

「2011年5月19日,中共喉舌新華社將北美總分社辦公室遷至紐約百老匯街1540號,租期為20年。2011年7月13日,中共另一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People’s Daily Online)在紐約帝國大廈租用一區域作為駐美辦公場所。」(5)

「《中國日報》一向在《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等美國主流媒體上付費插入其所撰寫、編輯的英文副刊或插頁。所有插頁均被稱為『中國觀察』,所有內容均來自《中國日報》。」

利用言論自由,中共的宣傳一直在陰險地散布有毒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對美國民眾進行洗腦。(6)言論自由不是為讓邪惡利用來散布其毒素的。

中共在紐約的一切形式的宣傳,包括時代廣場和城市周圍的廣告牌,在美國報紙上的廣告插頁,以及中央電視台、《中國日報》、《人民日報》、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的播放或刊登的宣傳,都應儘快停止。

高校必須停止與中共合作

「在文化交流與合作名義的掩蓋下,中共啟動了孔子學院,捐贈資金,並指示中國留學生竊取信息,壓制美國校園的言論自由。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在過去的6年中,至少有9所美國頂尖大學從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獲得了資助,其中包括麻省理工學院、普林斯頓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康奈爾大學。」(5)

對美國的大學和學院的滲透是中國海外宣傳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 因此,

1. 所有大學和學院必須停止接受任何中國公司或中國組織的捐款。

2. 所有教授和知識分子都必須停止與中國大學/機構/公司合作。

3. 所有孔子學院必須被立即關閉。

4. 校園內的中共特工必須被解僱。

終結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社區的滲透

「曼哈頓和紐約法拉盛的華人社區幾十年來一直受中共的控制。例如,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CPPRC)在紐約建立的的三個分支機構之一。」(5)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全球大約有200個分支機構。它們都是中國(中共)政權的堅定擁護者。「專家們表示,該組織的目標是推進中國(中共)的利益,壓制對這個新興超級大國的批評聲音。事實上,這些隸屬於中共的機構往往把自己偽裝成普通的非政府組織。」(5)

另一個例子是李華紅(Li Huahong,音譯)。她是紐約法拉盛的一個共產黨前線組織「華人反邪教世界聯盟」的負責人。李華紅自2008年以來一直在組織對法輪功學員的野蠻攻擊。

所有與中共有關聯的「非政府組織」必須被解散,這些組織的主要負責人也該被調查。

結束與中國共產黨首都北京的姊妹城關係

早在1980年,紐約就與中國共產黨的首都北京結成了姐妹城市。2014年,紐約的布魯克林與北京市朝陽區和(浙江省)義烏市建立了姊妹城關係。該地區還與中共建立了更多的姊妹城市關係。以「友好」的名義,所有這些姊妹城關係都是由中共建立,以進一步滲透紐約市政府和社區。

紐約市應終止與中共的姐妹城關係,特別是與北京的姐妹城關係,以防止紐約市被利用。

參考:

1、【瘟疫與中共】紐約香港對比 為何香港成福地,吳雪兒,《大紀元時報》中文版,2020年4月16日。

2、社論:與共產中國關係密切的地方,冠狀病毒隨之而來,大紀元編輯部,《大紀元時報》,2020年3月11日。

3、社論:對抗中共肺炎有良方—向CCP說不 ,大紀元編輯部,《大紀元時報》,2020年4月26日。

4、中共在紐約和美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及冠狀病毒的爆發(第一部分),英文明慧網,2020年4月8日。

5、中共在紐約和美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及冠狀病毒的爆發(第二部分),英文明慧網,2020年4月9日。

6、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大紀元《九評》編輯部,2018年。

7、《九評共產黨》,《大紀元時報》,2004年11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