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基:中國無力完全掌控朝鮮局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幾天,針對金正恩的健康和領導權可能的變動,外界似乎整個陷入了情報困境。僅就金正恩到底是否真的病危,包括韓國情報機構在內,全賴飄忽不定的小道消息。

然而這個困境值得恐慌嗎?其實這不過是一個情報領域的規律,因為這類消息沒有任何技術手段可以獲得,而朝鮮體制對外界人力情報封鎖得滴水不漏。但哪怕是個黑箱結構,也可以從輸入和輸出端有所判斷。

雖然中共公開派出的高級醫療隊也未透露半點風聲,但大陸互聯網上近日突然傳出大量似是而非的朝鮮近況,特別是央視和新華社也公然以這些舊消息渾水摸魚,就完全不是一般媒體騙取點擊所能解釋了。自以為從手機上能無所不知的中國牆民,又一次次被戲弄,也是可憐。

顯然,中國官方對朝鮮內亂極為憂慮,正極力製造金正恩安然無恙的假象,拚命拖延壞消息的發生和傳播,以致內部維穩的目的。這恰恰表明,朝鮮有事。

由此而起的最大懸念當然是朝鮮走向。可以類比最近英國首相染病,以及美國為一旦總統染病時所做的萬全準備,不難看出民主制度下根本不用擔心個別領導人的不幸影響政體和社會運行。但朝鮮的脆弱在於,一旦獨裁者去世,國家很可能有爭權、內亂和對外冒險之虞,很難正常過渡。

然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朝鮮領導人可能的更迭儘管可能帶來國家走向的巨大變數,但我們對朝鮮的關注焦點仍應該是大局,接班人只能算一種技術層面的猜謎。

習近平不想朝鮮問題影響中國統一大業

比如,我們與其猜測韓國有無趁機武力統一的衝動,不如八卦一下左得花痴的文在寅總統願意捨身與朝鮮可能的女獨裁者和親;其次是美國干預,這種可能離不開韓國不說,改變朝鮮社會制度,救朝鮮人民於水火,根本就不在特朗普的本意之中;可能性更低的是中國出手。儘管習對朝鮮一往情深,但那不過意識形態孤獨所致,在國家利益上,別忘了正是上一次朝鮮戰爭使毛偉人錯失所謂「解放台灣島」良機,並一直被國際社會孤立。現在不管習近平想解決台灣問題的決心大小,從利益主次和遠近上,在朝鮮捲入也有又一次打亂一盤大棋之憂。至於又被孤立,習倒是應該和毛偉人一樣毫無畏懼。

在全局上,朝鮮對中國並不是一個有利的方向。在中美朝三角關係中,朝鮮與美國交易全無誠意,僵局之下仍選擇了靠近中國。在中美冷戰在即的大環境下,朝鮮對中國哪怕虛情假意,畢竟進了這邊陣營,左右逢源的空間將繼續縮小。儘管美俄近日又大談易北河精神,但在程度上中俄顯然關係更深。同時,中俄朝陣營的同床異夢成分遠超當年的蘇聯東歐陣營。同當年的中蘇關係一樣,正因為擁核,朝鮮對中國可能意味著一種根本不受控制的極大不確定性。兩國在意識形態上再有共同語言,國家利益上一旦衝突,朝鮮一樣不忠誠。

因此完全可以推測,中共和習對朝鮮現有局面是焦慮不安的,包括對朝鮮可能的接班人,中國也應該完全沒有準備和把控力,這正是他們拚命搶救金正恩的原因。

不過,假設已無力回天的消息為真,朝鮮的走向也未必深不可測。與領導人健康和接班人領域的情報困境不同,關於朝鮮內部是否穩定,韓國和一些脫北組織的情報渠道會起到作用。關於朝軍有無異動,美國就更有豐富的技術情報手段可以利用了。

中國軍隊調動傳言只屬虛張聲勢

只是中國社會搞笑的是,此時不去關注美軍、韓軍動向,卻對中國軍隊的動靜莫名興奮。因為中國這方面已無法完全黑箱化,昨日中國網絡上又有大量傳播關於丹東地區拍到的部隊調動。其實,一個不過是一支「紅旗-16」中近程地空導彈部隊的少量彈藥補給車隊,一個不過是幾輛在公路運輸過程中的04式步兵戰車,都無從證實拍攝時間。即使不是大陸互聯網已司空見慣的利用舊視頻冒充最新動向,它們能說明中國軍隊有何打算嗎?不見得。

在這個戰略方向上,中國當然不能沒有準備,但為應對朝鮮萬一的內亂,以及亂兵、難民潮衝擊,更合適的是武警機動師,對此近年早有準備。如果要以幫助金正恩或中國囑意的接班人鎮壓可能的軍事政變,或者應對美韓動武,或者中國趁機接管朝鮮,需要的兵力顯然不是這一點。

問題是這四種需要應對的局面可能性依次劇減。最後一種不用說了,中國這麼多年對朝卑躬屈膝,還真沒那個雄心,也非常難得逞。即使是朝鮮內亂,金氏家族三代自掌權之日起,茲事體大首推固權,金正恩對自己健康的風險不可能沒有預感,對非常時期如何維持獨裁極權當有準備。特別是他將死未死,更是屬下不敢妄動的高危時刻。

中、朝邊境軍事部署盡在美、日監控範圍內

在軍事領域,不要說美國,就是日本近年逐步完善的衛星偵察能力也能對中國在東北的軍事部署和調動,朝軍現有的部署和活動有所掌握。幾十年來,外界對朝鮮軍力歷來是神祕莫測,暗藏殺機,不可小視等吹捧泛濫成災。可是朝鮮徵兵身高門檻都降到1.4米了,能有多少戰鬥力。其偷偷摸摸,東拼西湊的軍事工業的水平也能從其導彈和衛星發射的性能上可見一斑。在技術情報方面,以前天中國有意加大艦機繞台力度為例,由於美國RC-135U電子偵察機就在附近,此時中國機群中的預警機可能連雷達如何開,與戰鬥機之間如何通訊都要絞盡腦汁,你覺得朝軍,或者中國北部戰區又能有多神出鬼沒呢?

不管朝鮮下一步是誰掌權,獨裁的自身困境已然顯現。金正恩以人間至高的優越生活,卻連壽命也可能進不了中年。有人擔心即任者缺乏他的魄力和鐵腕,其實金正恩本人當年即位時不也被擔心太過年輕稚嫩嗎?他達到今日之權勢不過是因為獨裁體制下,鞏固權力是本能,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依靠的主要是無人性而非雄才大略。他終日視察經濟建設,人民一樣食不果腹,還不說明問題嗎。

朝鮮改惡從善的可能幾乎沒有

在外交上,金正恩當然充分利用了現有國際環境下朝鮮在中美之間的微妙地位,甚至藉助跟中國的曖昧和美國的猶豫成功擁核,但總的來看與中國六、七十年代的處境區別不大。鑒於與美國的天大差距,其核武仍是以本國民眾為人質拼得政權生存的極端手段,使用以訛詐為主。

中國大陸的自由主義者這次無不盼著金正恩滅亡,這也是過於單純的情緒。既然外界均無深入干預,徹底解決朝鮮問題的意願,朝鮮政局的巨大不確定性未必是好事。同樣,不管由誰接班,儘管新領導人個人風格難以預測,或者也會有個別姿態,這不免又使一些人想入非非,但宏觀上朝鮮改惡從善的可能幾乎沒有。中共當然是其核心幫凶,但中共要控制朝鮮一樣缺乏能力。

最大的可能,還是換湯不換藥,甚至虛驚一場,畢竟現在僅有心臟手術失敗的傳聞,腦死亡完全無從證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