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肺炎疫情:與中共漸行漸近 梵蒂岡淪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9日訊】梵蒂岡教廷自3月5日出現首例中共病毒確診病例之後,目前共有9人確診。為什麼小小的梵蒂岡會在肺炎疫情中淪陷?下面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些年來梵蒂岡是如何背棄聖經的教義,並與中共越走越近的。

梵蒂岡常駐人口約830人。截至4月21號,梵蒂岡確診9例中共病毒個案,包括羅馬教區紅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納提斯(Angelo De Donatis),感染率超過1%。

3月27號晚,教宗方濟各獨自站在聖彼得廣場祈禱時說:我們變得恐懼又迷惘。這一鏡頭,通過網絡傳給了全球的天主教信徒。

作為天主教會最高權力機構聖座的所在地,梵蒂岡為何會被中共病毒攻破?

旅美時事評論員田園表示,歷史上古羅馬發生大瘟疫時,受到羅馬帝國迫害的基督教徒在瘟疫中卻很少染病。大部分染病者都是羅馬帝國中不信仰基督教的人。而今天的梵蒂岡卻被中共病毒攻陷,和當時形成鮮明對比。

旅美時事評論員田園:「表現的為什麼會這麼不同?我個人認為梵蒂岡和中共的交易和苟合造成了區別的最大原因。」

從1958年的武漢自選自聖事件,梵中關係決裂60年。梵蒂岡不承認那些由中共通過自選自聖程序任命的所謂「中國天主教」主教。

然而這幾年來,情況開始改變。

2018年,中梵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隨後教廷讓步,承認中共非法祝聖的主教。這是60年來首次。

對梵蒂岡親共路線持堅定批評態度的香港前主教陳日君,痛批教廷向中共徹底投降,不應該對中共的人權迫害噤聲。

田園:「原來教廷是代表上帝來任命主教,而現在的主教是中共任命的,梵蒂岡怎麼能承認中共任命的主教呢?這完全是兩個水火不相容的決定。」

BBC發文認為,梵蒂岡跟中共簽協議的考量之一,是未來中國的基督教信徒可能會呈現井噴式增長。為了進入中國的宗教市場,梵蒂岡必須和中共搞好關係。

實際上,在2016年中國新年到來之際,方濟各發表的講話,就已經令外界吃驚。除了對中共的讚揚之詞,方濟各也避談人權及中共迫害天主教徒等話題。

在這之前,聖座代表團於2015年10月訪問北京。

對於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梵蒂岡則選擇了沉默,對北京毫無微詞。

陳日君在媒體撰文表示,去年6月他飛到羅馬向教宗當面陳情,但五個月後,梵蒂岡沒有對香港民眾抗議或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發表任何聲明。

田園:「不幸的是,梵蒂岡非但沒有對香港人民的英勇的反抗行為作出支持,甚至有些人發表了支持中共當局和港府的言論。這已經證明現在的梵蒂岡不再站在自由、民主和法治這方面,而為了和中共建交,變成了中共可以操控的傀儡。」

梵蒂岡對中共的妥協,並不限於此。

2017年2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給羅馬教皇公開發信,指出梵蒂岡宗座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即將舉辦的「反對器官販賣峰會」,邀請嚴重涉嫌參與中國活摘器官的黃潔夫和王海波醫生,作為嘉賓發言,是為中共活摘罪行洗白。

黃潔夫後來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透露,宗座科學院對他的邀請,受到了多國共12名醫學倫理學專家的抵制,要求教宗停止讓梵蒂岡變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罪惡洗白的場所。

黃潔夫還炫耀的對記者描述了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和教宗對他與會的支持。

索隆多不僅歡迎黃到梵蒂岡,也盼望著自己能被邀請訪華。他的願望很快達成,並在隨後接受媒體採訪時狂讚中共,甚至為中共非法移植器官洗白。

田園:「在中國處決良心犯來活摘他們器官這個問題上,梵蒂岡其實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出於這些原因,這就是為什麼在公元前後的大瘟疫中,基督教徒大多倖存。而在目前的中共瘟疫中,梵蒂岡卻淪陷了的這樣一個強烈對比的根本原因。」

中梵於1951年斷交。學者分析,如今這些讯息都反映了中梵建交的可能性提升。

而有關教宗方濟各一個公開的秘密是,他急盼訪華。這幾年來方濟各再三向北京伸出橄欖枝,表示願意訪中。這或許也是教廷在2018年簽署梵中主教任命協議後的下一個目標。2014年8月,方濟各飛越中國領空時還曾向隨行媒體表示,梵蒂岡對中共隨時敞開接觸大門。「如果可以,明天就出發」。

在這次疫情中,中共的隱瞞和拖延,導致全球都在承受巨大惡果。然而,教宗方濟各卻公開稱讚中共為遏制中共肺炎付出巨大努力。

梵蒂岡外長加拉格爾大主教(Archbishop Paul Gallagher),2月份在德國慕尼黑還與中共外長王毅會面。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