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的科技極權主義

約翰·斯托塞爾(John Stossel)撰文/康正誠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9日訊】媒體告訴我們中國(中共)「擊敗了新冠病毒」。

可是我不相信這個說法,中國政府(中共)說謊。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德里克·凱撒斯(Derek·Scissors)估計,他們少報了數百萬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病例。

中國(中共)有可能控制住疫情。只是他們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我們大部分美國人現在都在保持「社交距離」。就像我一個月都沒怎麼出門,我是自願這麼做的。

確實有42個州下達 「居家隔離令」,但大部分美國人是自願保持社交距離的。

但是在中國的情況就不一樣了。中國(中共)的獨裁者會對他們視之為問題的事情迅速採取極端措施。就像他們封鎖武漢,關閉通往武漢的道路、停止公共交通及禁止私家車出行。中國的警察還會把門焊死,強迫家人關在屋子裡;還會把不戴口罩的人拴在柱子上。

中國(中共)監控每一個人民,使用2億多個攝像頭和社交媒體追蹤。透過電子監聽可以分析每個人的政治傾向和社會交往,並用這些資訊給每個人打信用分數。如果你批評政府或信任評分系統,你的「信用」分數就會下降。如果你玩「太多」電子遊戲,看色情片,或者交一些(信用)分數低的朋友,你的信用分數也會減少。

如果你的信用分數低到一定程度,政府(中共)會祭出懲罰,比如減慢你的網速,讓你的孩子上不了好學校,或者不讓你找到好工作。

現在,在處理疫情問題上,一些美國人說我們的政府應該多向中國政府(中共)學一學。

美國有線電視MSNBC頻道晚間節目主持人瑞吉兒·瑪多(Rachel Maddow)抱怨:「到現在還沒有下達待在家裡的命令!」(儘管那是違憲的——憲法第10修正案已把這項工作交給各州政府做決定)。

驚嚇過度的人想要推動壞法律。

「你們是自願走向共產主義!這讓我感到害怕。」一位我在疫情爆發前採訪的中國移民李雪蘭(音譯)說到。

「來到美國後,我以為不用再搞政治了。我已經在自由的國度了!」她說。但是當她看到一些美國人擁護獨裁主義思想後,她想,「不,我必須告訴美國人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雪蘭經歷了中國的大躍進、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她的父母是醫生,是「知識分子」,這意味著她和她的父母都曾被送到可怕的勞改營接受共產主義的「再教育」。

我以為共產主義的鎮壓時代已經結束了。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中國領導人開始推動經濟現代化,並與美國達成貿易協定成為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

但事實上並非如此,「鎮壓還沒有結束」,雪蘭說。中國(中共)製造「社會信任」分數監視民眾就是一個例子。

「這種對人的思想、嘴、筆的控制從來沒有停止過。」

當有這麼多政客渴望多做些什麼的時候,這是美國現在需要好好思考的問題。

佛羅里達州在高速公路和機場設立了檢查站,要求從紐約和路易斯安那等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高發地區入境的人必須進行為期14天的自我隔離。所有旅客必須向官員提供聯繫資訊,這樣官員才能對他們進行檢查。

在羅德島,員警挨家挨戶地檢查持有紐約牌照的人。

科羅拉多警方將一名與女兒一起在公園玩壘球的男子戴上了手銬。即使父親和女兒相距超過六英尺,但警官們仍然圍在一起逮捕了他們。

加州警察命令一群正在自拍的年輕人坐在地上,對他們處以每人1000美元的罰款,僅僅因為他們買啤酒的7-11便利店離家有1小時路程。

當然,在疫情期間,採取一些極端措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像中國(中共)這樣實施政府控制不應該成為我們的榜樣。這種病毒起源於中國並傳播到全世界,因為他們的獨裁者壓制訊息,否認病毒會人傳人,懲罰說真話的科學家。在中國,甚至那些發表關於病毒觀點的人都可能被抓。

我很高興我住在美國,可以自由地說任何我想說的關於病毒或我的政府的話。

原文 China’s Tech Totalitarianism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作者簡介:

約翰·施托塞爾(John Stossel)是一位獲獎的新聞記者和暢銷書作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不,他們不能:為什麼政府會失敗——但個人會成功》(No, They Can』t: Why Government Fails—But Individuals Succeed.)。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