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兩會看點皆痛點 中共難挽危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9日,中共宣布兩會日期:政協和人大會議將分別於5月21日和22日召開,會期和具體參會方式尚未明確。中共想藉此標榜疫情防控「持續向好」,釋放「信心」。但是,鑒於經濟表現慘澹,國際索賠聲浪高漲,中共的處境是:步步驚心。

一、經濟形勢嚴峻

中共如何為今年的經濟定調,是本次兩會的主要看點之一。以往的慣例是,在人大會議的首日,中共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講話中會提出當年的經濟增長目標。

經濟發展數據是中共用以自我吹噓、維繫統治、籠絡人心的最重要因素。但是受疫情衝擊,大陸一季度GDP下滑6.8%,許多經濟指標創十幾年或二十幾年最低紀錄。所以,外界更為關注的,是政府將出台哪些調控措施來提振經濟。

去年3月5日,李克強在中共兩會上作報告,公布了刺激經濟的多項措施,同時釋放了經濟形勢嚴峻的信號。在他的講話中,「風險」一詞出現24次,「困難」13次,「穩定」被提及70多次。當時,李克強一邊讀稿,一邊擦汗,引起熱議。

相比去年,今年的情況更加不利。4月17日,中共政治局會議首提「六保」: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這種提法凸顯大陸經濟形勢的嚴峻——最基本的幾個領域有可能玩兒不轉了,所以才要「保」。那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還能實現嗎?「脫貧攻堅」可以決勝?

受疫情影響,許多外企加速撤離中國,很多訂單消失,大陸製造業損失慘重,生產鏈也面臨斷裂。「世界工廠」的前景極不樂觀。事實上,這一層面的變化與政治因素相關。中共在應對疫情上表現出無能和極不負責任,各國不僅慘遭病毒侵襲,經濟也受拖累,自然對中共和其治下的市場感到失望,因此,外國政府和企業調整軌道乃是勢在必行。中共怪不得別人。

二、外部環境惡劣

兩會可能放出什麼外交信號,同樣引人注目。目前,中共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戰,

其一,中共因瞞報疫情而招致多國提出天價索賠,一些訴訟案已經啟動。儘管這些案件未必能扳倒中共,但是洶湧的問責聲浪帶來巨大的道義壓力,並將鼓舞國內民眾運用法律維權,向當局討回公道。

其二,美國政府已經開始調查中共在疫情中的行為和過失之責,同時調查被中共操縱的世衛組織。川普(特朗普)總統宣布暫停資助WHO出乎眾人意料,重擊中共。澳洲也呼籲國際社會就此展開獨立調查。未來,這些調查工作可能曝光的黑幕,以及牽出的中共官員及世衛人員,都將引發連鎖反應,讓中共吃不了兜著走。

其三,一些與中共維持良好關係的國家因疫情而改變了態度,中共越來越孤立無援。德國總理和法國總統懷疑中共情報的透明度;伊朗和巴西官員指責中共隱瞞疫情;瑞典關閉了所有孔子學院,多個城市解除了與中方建立的友城關係;荷蘭、西班牙、捷克、土耳其爆出來自中國的口罩和試劑檢測盒質量不過關;非洲多國抗議非洲國民在大陸受到歧視,並希望中共減免非洲債務。

以上樁樁件件,都令中共頭痛、尷尬,陷於被動,難以應對。

三、港台難題依舊

本次會議是香港「反送中」和台灣大選之後的首次兩會,中共的相關表態必是焦點。

去年6月爆發的「反送中」浪潮是2019年的重大國際事件。香港市民打出了「暴政必亡」、「天滅中共」的標語,堅持不懈,將抵抗中共的運動推向了新的高度。中共操控港府、對抗議人士施暴並且大肆抓捕,令舉世譁然。許多國家政府都發出呼籲,中共應當信守「一國兩制」的承諾,給予港人自治的權利。然而中共一意孤行,將「反送中」市民誣衊為「港獨」和「暴徒」,還反覆強調「一國兩制」,自相矛盾。

今年1月,駱惠寧接任中聯辦主任,被認為可能推動「二十三條」立法。中共所謂的「維護國家安全」,實際上是壓制民主自由,維持中共政權穩定。

再看台灣,1月11日,蔡英文以史上最高票取得大選勝利、連任總統。這次選舉被視為台灣對中共的全民公投,中共再次吞敗。另一方面,中共千方百計打壓台灣,不僅無效,且不得人心。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中共病毒爆發後,毗鄰大陸的香港和台灣受創均相對輕微,顯示了抗共有助抗疫的奇蹟和真機。
四、老百姓關心什麼?

4月29日,央視發評論吹捧「兩會」,稱「老百姓最關心的話題都會找出答案」。

老百姓最關心什麼?目前,疫情尚未消退,二次爆發是不定時「炸彈」,人們當然希望了解疫情的真相,希望得到補助、渡過難關。

政府需要回答的問題包括:到底多少中國人死於病毒感染?沒有得到確診的患者的醫療費由誰承擔?那些被官方措施延誤了治療而去世的公民的親屬可否獲得賠償?從去年底至今,哪些官員在防疫上涉嫌失職、隱瞞真相,如何對其追責?

此外,受疫情涉及而停產、減產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以及失業或被停薪的員工,將獲得怎樣的賠償?政府應效仿其它多個民主國家,直接對個人發放現金,而不是逼迫民眾用手機去搶「消費券」。

老百姓不在乎什麼「攻堅」、「百年大計」,只期待政府說些實在話,做點實在事。人民渴望擁有和實踐最基本的權利——知情權、表達權、信仰權、生存權。

日前,大紀元報導了87歲蒲文清女士的悲慘境遇。老人身患癌症,卻住不進醫院,她只想再見兒子黃琦一眼。可是,堅持為人權發聲的黃琦被中共非法判刑,關進了監獄。蒲文清向多個中共機關寄送了文件,申訴兒子的冤情,不見回音。現在,她病情加重,當局仍不放鬆對她的監控。對此人間悲劇,中共官員和「人民代表」們有何話說?

一個逆普世價值而動的政權,不可能真正為人民服務。因此,它必然会陷入困境、走上絕路。

興師動眾的年度「盛事」,不過是一致舉手、不給國家「添亂」的過場戲,是勞民傷財、雞犬不寧的荒誕劇。一個非正常國家的非正常會議,可以休矣。

2020年,瘟疫從天而降,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誰知道,中共兩會還有沒有下一次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