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九郎:從調查梁教授看紅粉五毛的悲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湖北大學文學院博導梁豔萍教授被校方調查,原因是湖北省前省作協主席汪芳寫了《武漢封城日記》在海外出版,遭到了中共網絡水軍紅粉的攻擊,湖北大學文學院院長劉川鄂教授和梁教授為方方辯護了幾句,於是紅粉五毛舉報「告密」的、網絡攻擊的、人格攻擊的……謾罵、詆毀,像有不戴共天之仇似的。

翻看劉院長和梁教授的話,也就是說了些要尊重事實與生命、說話要調查了解要準確,選擇世界優秀文化之類的話,大抵沒逃出人權、人格、人性的範圍。而那些五毛紅粉們,認為這與共黨當下抗議宣傳不和諧,幫助外國人說話,倒共黨的霉了,被外國抓住疫情源自中國的把柄了……

筆者深深為這些五毛紅粉中「黨毒」之深之迷而悲哀,而痛心,而難過。這些五毛紅粉,表面上打著愛國的旗號,其實,根本不懂黨恰恰是毀掉中國及中國人的罪魁禍首,他們聽說或在歷史事件中應該有所知道,建議去看一下大紀元評論著作《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和《魔鬼在統著我們的世界》,這三本書說的很清楚,在此不再羅嗦。

那麼,劉院長和梁教授的話,其實是在維護包括五毛紅粉在內的生命權、健康權、言論權的,在疫情橫行的城市,眾多的人每天死去,經濟下崩,國之前途不危極?作為一名中國人,深愛著祖國和這片國土上的環境、人與文化的中國人,對西來馬列幽靈黨造成的環境破壞的病毒和隱瞞帶來的對人類生命的傷害,提出需要優秀文化、需要做人的環境標準,批判和諷刺暴惡,不應是要感謝他們的嗎?難道五毛紅粉一定要染上疫情,被送去焚屍爐時才知道後悔?恐怕那時沒有機會了。

果然,中了「黨毒」的人確實把感官享受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筆者在安徽黃山、揚州瘦西湖、蘇州園林、杭州西湖和一些城市看到,不管是歌舞廳還是酒店飯館,不管是景區還是街邊廣場,到處是尋歡作樂、吃喝鬧玩、男摟女抱的人群,有的戴著口罩,根本不在意身邊有無無症狀患者。

現在疫情低落,應該正好是人們靜心反思的最佳時機,但是,很多人並未顯示人應有的正常生活狀態。有人群的地方,似乎都顯示著一種現象:人們忘了因肺炎感染死去的人及被隔離、封城的痛苦,不知道造成疫情的根源是什麼,不知道人的道德與自然環境的關係,追求紙醉金迷的動物性快樂比什麼都要緊。

「盡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這讓人想到雕刻在從羅馬帝國龐貝古城遺址出土的一隻銀制杯子上的這句話。
考古學家發現,龐貝古城被火山灰蓋住前,是非常淫亂和腐敗墮落的,留下的很多遺址有集體淫亂與同性戀的畫面,不只是龐貝古城,像樓蘭古城、亞特蘭蒂斯、赫庫蘭尼姆城等城的毀滅,都與人們靡爛、腐敗、道德淪喪有關。當今中共附體國,有意地引導人們敗壞,離龐貝古城還有多遠呢?

中國人有句話:疫氣橫行,世有妖孽。俗語也說:國出妖孽將亡,人多死。反過來說,世出妖孽,人類有災,人多死。共產黨被世人認為是妖魔,這在大紀元《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裡說得很確切,共產黨自己媒體裡也說過: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等人是國妖。那麼五毛紅粉為中共站台,其實就是為國妖魔鬼站台,生命不危險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