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薛浩然:董梁信譽差 聯盟假大空 林鄭無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1日訊】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日前發起成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引發香港社會議論。前香港立法局議員薛浩然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董梁兩位前特首在位時嚴重失職,今日香港年輕人需上街爭取民主法治,港人面臨嚴重住房問題,兩人難辭其咎。現今兩人再次現身政壇,將「令整個香港700萬人沉淪向下,香港社會沉淪向下。」

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和梁振英日前發起成立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以團結為口號,宣稱支持「一國兩制」與法治,並稱將協助年輕人求職。

「整天說團結,香港這幾年下來,他團結了什麼呢?團結了有錢人,一般的蟻民、市民,怎麼感覺到他們的團結啊。我覺得他們這兩個人令香港今日一國兩制變形、走樣。」

「他們兩個講話可信嗎?你還信他嗎?」薛浩然披露,曾親耳聽聞香港主權移交後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說:「不要信梁振英這個人,他講的話沒有一句真的。」

董建華和梁振英合計治港13年,占香港回歸23年一半時間。薛浩然說這13年對香港而言是關鍵年,「在13年裡,香港發生這麼多問題,為什麼會搞到今天這麼多年輕人上街?為什麼搞到房屋署的住房問題成這樣?他們倆人難辭其咎,兩人嚴重失職。」

「董建華搞『數碼港』、『中藥港』,全部是假大空,掏空了香港的根基。不管房屋問題,搞成今天這樣。」

2015年,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之初,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的「港獨傾向」,招致社會人士非議。「共產黨一聽到這個詞就兩耳豎起,全身打顫。他了解共產黨,他就利用這些挑起中共神經,將港獨變成一個偽命題,講到像是真的一樣。」他說,梁振英挑起港獨議題,一手造成香港社會矛盾的擴大。

「我不明白,究竟是否是習近平的主意,找回這兩個『舊電池』出來?」薛浩然說。

「你們給香港人學到了什麼?學到你們空談愛國,自己家人、老婆孩子,整個家族都走完了,自己在這裡做『裸官』。你還有什麼面目出來面對幾百萬香港人?」

薛浩然引用《易經》所言「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意思即是鑑往知今,了解過去,了解歷史,我們才知道未來。」他說,董梁兩人施政劣跡已載錄歷史,「歷史會證明它的功過」,兩人再次投身政治,「令整個香港700萬人沉淪向下,香港社會沉淪向下。」

近來備受「壓力」的薛浩然再次出現《珍言真語》鏡頭前,令觀眾甚為欣喜,「我想這一集就是1.0,如果下一次出就2.0。」已上節目33集的他,特以中國人對傳統數字「33不盡,66無窮」,鼓勵港人,「港人團結的精神,香港這個核心價值,繼而要保存下去的。」

「明天未必這麼快會那麼好,但明天會更好,這不是我們的良好願望,而是必定要達到的目的。」他說,「人應該安居樂業,作為一個香港人,在兩個世紀動亂之下的中華民族,我想這些訴求是真誠、真確,也不卑微。」

最後他引用近代中華民國時期的軍事教育家蔣百里的自提詩,望與港人及讀者共勉:

猶有書生氣,空拳張國威,
高歌天未白,長嘯日應回,
舊學深滄海,新潮動怒雷,
老來逢我子,心願未應碎。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香港是我們的樂土 做好本分留給下一代

記者:很多人關心您,是不是最後一次上我們的節目?

薛浩然:差不多的了,因為我有其它事要做,我想這一集就是1.0,如果下一次出就2.0,已經是33集了,中國人的傳統數字「33不盡,66無窮」,引用這句話,是說香港人團結的精神,香港個核心價值,繼而要保存下去的。

我昨晚午夜夢迴,睡不著覺,看《易經》,其中兩句話,是精髓:「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意思即是我們鑑往知今,了解過去,我們才去逆推,了解過去,我們才知道未來。所以對歷史我們一定要清楚,這不獨是一個民族,或者一個公司來講,要從了解過去,我們才可以總結經驗,為什麼我們過往失敗?為什麼我們過往這個民族,蒙受這麼多苦難呢?這句話也是孔子留下來給我們的,希望大家通過審視、通過檢討從中學習,吸取教訓,不要重蹈覆轍。

中國近代史上,有一個名人蔣百里(中華民國時期軍事理論家、軍事教育家)先生,他是中國軍事學院的校長,他有一首自提詩:「猶有書生氣,空拳張國威,高歌天未白,長嘯日應回,舊學深滄海,新潮動怒雷,老來逢我子,心願未應碎」,這首詩我作為自勉,也都和香港,和看這個節目的觀眾,一起自勉。

明天未必會這麼快會那麼好,但明天會更好,這不是我們的良好的願望,而是必定要,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一定能夠達到。因為我們的目的,不是加害於人,我們的目的是想香港繼續繁榮,想香港能夠安居樂業,我們的下一代不需要擔心,明天去美國、加拿大、新加坡,香港就是我們的樂土。

作為一個香港人,在兩個世紀動亂之下的中華民族,我想這些訴求是真誠、真確,也不卑微。人應該能夠安居樂業才對的,是吧,否則我們那麼辛苦做什麼呢,是不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做好自己本分,正確的說,我們就是通過小我,造就大我。

政壇教父鍾士元評價梁振英不可信

記者:前特首梁振英和董建華,搞「再出發聯盟」,他們角色會是怎樣?

薛浩然:他們兩個講話有可信性嗎?你還信他嗎?我記得有一次,鍾士元(香港主權移交後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爵士,他很受尊敬,一些人奉之為香港的政壇教父。他那一次親口講的,李鵬飛(前立法會及行政局議員)都在,他說,這個人(梁振英)不要信,他講的話沒有一句真的。當時,這句話入了我的耳,我都記住。

董建華梁振英成立聯盟 林鄭臉子何在?

薛浩然:至於,現在說香港要成立一個,香港再出發的大聯盟,號稱一千人,由兩個過往的特首去帶頭,扯大纜(角力賽),聽講也都由中聯辦去周圍拉夫(人)。

我覺得有一個問題,無論這兩個人可不可靠,先不提。有兩個先後特首,加上譚耀宗又是這個人大常委,讓人覺得來頭不小,是不是中央的blessing(祝福)呢?如果是,我覺得很危險,為什麼呢?現在香港已經搞到,中聯辦有監督權,香港太上皇,現在又來多一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加上特區政府,香港就變成另類的三權分立,叫香港人聽誰講好?而且把特區政府置於何地?把林鄭月娥置於何地?情何以堪,特區管治由她的,現在你又再重新出發,這句話都應該出自林鄭的口,不是出自你那些過期藥的口。

香港搞到今天,我開場講的「數往者順,知來者逆」,回頭看香港的事,從97回歸之後,董建華和梁振英兩個前任特首,一共管治香港13年,不算中間曾蔭權那段,這13年是很關鍵的,占了香港回歸的一半時間,而且是前半截。在13年裡,香港發生這麼多問題,為什麼會搞到今天這麼多年輕人上街?為什麼搞到房屋署的住房問題成這樣?他們倆人難辭其咎,因為這倆人13年內5年(任期)之間的嚴重失職。董建華搞8萬5,梁振英當時是行政會議成員,有份參與的,即是這些邏輯,和今日中聯辦所說的有什麼分別呢?他當日搞什麼數碼港、中藥港,全部是假大空,掏空了香港的根基。房屋問題不去管,搞成今天這樣。停建居屋、停建公屋,為了擔心樓市崩盤。這些是他一手搞出來的,如果他當時做的好,香港不會這樣啦。

他們現在兩個都是中央領導人、政協副主席,給香港人學到了什麼?學到空談愛國。自己家人、整個家族都走完了,在這裡做裸官。他還有什麼面目出來面對幾百萬香港人?區議會如果按照《基本法》,這些是地方的諮詢組織。

回頭看梁振英的資料,前些時候他在臉書上面說,他叫香港人抵制匯豐銀行,有錢也不要擺在匯豐,業務上杯葛他們。這樣是什麼心態啊?你這是極左心態,文革心態。匯豐銀行要叫被執笠(破產)。你做特首的啊,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匯豐是世界排名50大,你現在做煽惑(民眾),叫人不要買匯豐股票,以及業務上杯葛人家?在今天這樣的環境。

我不明白,究竟是否是習近平的主意,找回這兩個舊電池出來,舊電池也沒問題,如果證明過往的業績良好,就像買賽馬,以往跑馬的記錄OK,那就再出來跑多一次。但是,差勁。現在的學生,現在房地產,住屋問題,全部都是他一手搞出來的。整天說重視教育,不要說叫愛國教育,中國歷史的教育你都剝奪了,香港中國年輕人接受中國歷史的認知,你今天講什麼愛國呢?以前汪精衛,抗日戰爭時候的漢奸,曲線愛國,這些比曲線愛國也不如。

打團結旗號 實質分化搞亂營商環境

記者:他搞組織的原因與目的是什麼?

薛浩然:那這樣就搞壞香港了。那特區怎麼辦呢?究竟是聽你說呢?聽中聯辦講呢?還是聽林鄭講呢?你現在這樣指手畫腳,所以我們中國人講,政出多門,他又要搞這個宣言,香港是他說了算嗎?

記者:他要人捐款,要將那些資源分配到某些人身上,會不會分化香港人?

薛浩然:很簡單啊,董伯伯成立那個團結香港基金,花了很多億啊,江湖傳聞是十億百億的,還做很多研究的,但出了什麼呢?我們的研究中心花少少錢,自己籌集資金,我們都出了研究報告,都出了12、13本書。那些書不是自己要拿來送給別人,是在書店賣的,是港澳辦必然的參考書之一,擺在案頭的工具書。

而且這個團結基金,整天說團結,但是香港這幾年下來,他團結了什麼呢?團結了有錢人,一般的蟻民,一般的市民,怎麼感覺到他們的團結啊。越是說團結,香港越是差。我覺得他們這兩個人,是令香港今日一國兩制變形走樣。

我們知道一國兩制最重要是,香港是一個金融中心,是做生意賺錢,是一個商業社會,講賺錢的,但是什麼時候我們香港這麼政治化呢?董老先生那些假大空也就算了,沒有危害香港兩極化。

這位梁振英前特首,做的事情是怎樣呢?傷害在哪裡呢?他在施政報告裡講港獨,將港大香港學生會上升到香港港獨嚴重,共產黨最怕的,一聽到這個詞就兩耳豎起,全身打顫。他了解共產黨,他就利用這些,挑起阿爺(中央)的神經,將港獨變成一個偽命題,講到像是真的一樣。就像是鍾士元說,這人說的,沒有一句是真的,你不要信啊。

是他(梁振英)一手造成香港的矛盾擴大。坦白講,大家都知道,香港是個做生意的社會,一個國際經濟航運中心,我們要做的是最重要的是營造特首,你的責任就是在香港,包括今天的林鄭政府,要做一個要經營一個好的營商的環境,讓外國投資者來投資,還有給香港本地的生意人能夠做成生意,這個是最重要的。

看一看現在幾任的特首都沒有做,現在這個,抗疫派錢派了幾千億出去,但這不是長遠的辦法,特區政府怎麼樣都應該想一想,在抗疫情已經是接近尾聲的階段,你怎麼樣去營造一個營商的環境吸引外資和輔助。因為如果營商環境好,有外資進來,自然就有就業,經濟會慢慢好轉,但是你沒有做這些事情。

再加上梁振英呼籲大家有錢都不要去買匯豐,在業務上杯葛,他講得出口?他不明白香港是自由經濟貿易嗎?還有他自己「懶醒」(自作聰明)。

將來中聯辦會否遷入特首府監督它?

記者:最近《基本法》22條的爭議,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又講出一個新的版本:中聯辦不是按照《基本法》22條規定去成立的。又怎麼理解?

薛浩然:有一件事情我們要分清楚,中聯辦前身就是新華社,新華社應該在香港很久,1940年多,是由僑辦來領導的,很特殊身分的一個新聞通訊社,在香港一直做到回歸。它(新華社)說一直都在那裡(香港),是受香港法律的管束,它(新華社)改了名字成中聯辦。我想問一句:改了名字,香港還有一家新華通訊社,做的工作就跟以前不一樣了,那到底中聯辦是這家新華社的分支啊?所謂的全資附屬啊,還是另外一支?應該不一樣的。它在2000年根據國務院的國函〔2000〕5號,它(中聯辦)是有一個職權的,已經不是做通訊做記者,是已經做信差了,是吧!那它是不是要遵守呢?

我前一集講過最關鍵的就是,到今天都沒有一個正式的說法,包括譚耀宗作為一個人大常委,說了的事情都不算的,你說沒有都不算,因為那是你的個人意見。如果在人大期間或者在人大會議期間,權力機構說,其它的都不應該說了算數。

我想起一件事情,我現在當中聯辦有監督的權力,遲一些時候我相信中聯辦的人會從西環搬到特首府裡去;特首府變成監督的軍府,體現主權嘛。

如果它(中聯辦)有監督的權力,稱它(可以)解釋《基本法》,但是23條那裡說的什麼呢?是說由特區政府自行立法,中聯辦有監督權都沒辦法逼的。

另外香港《基本法》40條,就是涉及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特別行政區受特區政府保護。現在的新界人整個族群大罵,極度不滿,就是丁權問題,弄到要打官司,政府也不幫,幫也是假的。

根據《基本法》,特區有個憲制的責任,寫明的,受特區政府保護。但是有沒做呢?如果中聯辦有監督特區憲政的責任,請看看特區政府就這個問題有沒做好他的工作。

相反的,回歸以來,那些村的村界越劃越細、越劃越少。我想問一句:說香港可以持續發展,住在新界的氏族社會那條村會返於無形嗎?他們會養兒育女,現在政府說要可持續發展,那麼為什麼圍村沒可持續?那麼為什麼村界越縮越小啊?就是剝削人囉。當然有些人不一定認同新界原居民的傳統權益。但問題是我們是要尊重歷史,如果不尊重歷史就沒得說的,香港也沒得說的。所謂:數往者順,知來者逆。

如果這些是合法的傳統權益,為什麼中聯辦沒人出來說一句話?選舉那時做事就叫新界人跑山,但是當新界人真是需要你出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出來說一句公道話?既然你(中聯辦)現在說你有監督權,那便責成特區政府吧!為什麼丁權會這樣啊?因為政府在法庭的解釋是很令人遺憾的。他們說新界人只有申請建屋的權,而沒有建屋權力。申請權和建屋權是兩回事。

首先我表明我不是新界原居民,所以我不是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太太雖然是新界原居民,但是女性是沒有這些利益。我只是說一句公道話。這個族群,連老帶幼號稱共有80萬人,將之減半都起碼有60萬。這麼大一個族群,為什麼不照顧他們?那些丁權,地是他們自己的,錢是自己給的,何來侵犯和剝奪了香港的公共資源呢?所以我覺得既然你(中聯辦)有監督權,《基本法》有明文,我希望你能夠真的說句公道話。

《基本法》說保護人嘛,而且在原居民權力義務第三章裡,特別拿出來說,就是我們要按歷史,我們尊重歷史,所以要尊重這件事。香港是在中國回歸的歷史上,最早的是台灣,1945年在日本手中光復回來。台灣做了50年的日本殖民地,香港做了150年殖民地。我們說不要搞政治,不要說太多,馬照跑,舞照跳,換支旗就搞定。

現在你越搞越多,再加上現在搞些什麼重新出發,重新出發也不是由這兩個人。已經在歷史上,我們現在在做有關特區的歷史,歷史會證明它的功過。現在(中央)又找回這倆個,唉,希望中央政府擦亮眼,看清楚找的人是什麼人。我們有一首歌,有句歌詞就說:「而明知空歡喜,又錯多一次」。無所謂的,是他們兩個人的錯,而令整個700萬人會沉淪向下,如果香港社會沉淪向下,我看大灣區也不用做了。暫時就言盡於止。

希望有機會,我再在這裡跟大家見面。祝各位萬事如意,相信一句話,團結就是力量,只要我們有信心,祝各位也是最重要,自求多福,不盼望別人幫你。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