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江澤民與武漢P4實驗室及病毒外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由武漢傳出的「中共病毒」正蔓延全球185個國家,330多萬人感染,23萬人死亡。因中共數據是假的,實際感染和死亡人數更多。

現在,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各國都在調查病毒源頭。許多人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的病毒外泄,是這場大瘟疫的總源頭。

江澤民武漢P4實驗室的建立

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提拔重用的陳竺,最早提出並一直參與領導建立的。

1999年11月,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被提拔重用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綿恆對和自己一樣也是「工農兵學員」出身,繼而在恢復高考之後直接考上研究生,研究生畢業後又出國深造並獲得洋博士學位的陳竺十分關注。2000年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嚴義塤離任。江澤民與江綿恆談起新的副院長人選時,江綿恆表示,他對陳竺十分欣賞,不過陳竺好像不是黨員。江澤民一聽陳竺不是黨員,反而有了興趣:我們更需要的就是這樣的黨外人士。2000年10月,陳竺被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從此,陳竺官運亨通:2003年6月,以無黨派人士身分擔任中共衛生部長。2012年9月,加入農工民主黨,10月成為農工黨中央副主席,12月成為農工黨中央主席。2013年3月至今,一直擔任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2003年2月,時任中科院副院長陳竺給時任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鬍志紅打電話,詢問能否承擔建設P4實驗室的任務。同年3月25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向中科院提交「建立P4實驗室的請示」。4月5日至11日,陳竺率團訪問法國,就P4實驗室建設,同法國達成初步合作意向。5月3日,中科院召開院長辦公會,正式決定建設武漢P4實驗室

2003年5月,陳竺和時任武漢病毒所副所長龔漢洲一行,帶隊考察了P4實驗室的建設地點,最終確定選址在江夏區鄭店。同年7月,陳竺與武漢市長李憲生簽訂共建P4實驗室協議書。 2004年6月28日,陳竺指示武漢病毒所:利用中法合作契機,開展核心實驗室的設計和建設,本著「內外有別、以我為主」的原則開展合作。

2004年10月,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訪華時,簽署援建P4實驗室的合作協議。2008年,中法新發傳染病防治合作協議指導委員會成立,陳竺任中方主席。2014年4月29日,陳竺在武漢主持召開指導委員會第8次會議。同年9月16日,陳竺再到武漢,考察P4實驗室的建設。2015年1月31日,陳竺出席武漢P4實驗室竣工儀式,並親自揭牌。

江澤民提拔重用的陳竺,對於武漢P4實驗室的建設,從提出、立項、選址、建設、直到竣工,全程參與。

在中國建立這樣一個高、精、尖的P4實驗室,涉及數額巨大的錢、財、物,及以人力資源的調配。從最初提出到建成到建成後的運轉,各個環節串起來,是一個可以讓許多人獲利的利益鏈條。

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一方面,縱容其子江綿恆帶頭經商辦企業,帶動全國各級官員子女經商辦企業;另一方面,為換取官員為其賣命縱容官員貪腐,導致中共官場權錢交易、權權交易、權色交易成風。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被認為是「中國第一貪」。江澤民的親信陳竺親歷親為建成的武漢P4實驗室,自然是一顆大搖錢樹。方方面面的利益輸送能少了江綿恆的?

江綿恆與武漢P4實驗室的關係

現任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叫王延軼,是一個80後美女,年僅37歲,就成了這家亞洲最頂尖研究所的第一把手。她的丈夫叫舒紅兵。

據《燕銘時評》2月7日播報,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紅兵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親信。1999年11月,江綿恆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以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物工程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工程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和巨額經費的劃撥。

2005年,舒紅兵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當教授、院長。現在,舒紅兵是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王延軼是舒的學生,比舒小14歲,是舒的二婚妻子。在舒的一路關照下,王延軼到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當講師——獲博士學位——當副教授,之後,調武漢病毒研究所當研究員,6年後,當所長。

以王延軼的專業、能力、資歷,在正常的政治和學術生態下,根本不夠資格當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但是,她的背後是舒紅兵,舒紅兵背後是江綿恆,於是,一切不可能都變成可能。

據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道,武漢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恆兒子江志誠投資的藥明康得公司的合伙人,藥明康得控股的復星醫藥,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美國吉利德公司有合營業務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講,中共軍隊,中央、地方生物科技系統,除了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通過其子江綿恆,一直牢牢掌控這一領域。也就是說,武漢P4實驗室長期處於江澤民勢力範圍之內。

武漢P4實驗室與病毒外泄

武漢P4實驗室全亞洲最先進的專門研究最毒病毒的科研機構。這次蔓延全世界的「中共病毒」,很可能是從這裡外泄的。理由如下:

第一,武漢P4實驗室的石正麗團隊,2011年,在雲南昆明一個山洞的蝙蝠群裡,發現了10多種SRAS家族冠狀病毒,SRAS家族病毒基因庫的模塊都在那裡。

第二,石正麗團隊將在雲南採集的蝙蝠病毒樣本帶回武漢,等於將「潘多拉魔盒」帶回武漢。武漢P4實驗室有亞洲最大的活體病毒保藏中心,現在保藏的毒株種類達1400多種,保藏量高達6萬多株。

第三,2004年4月,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發生過SARS病毒泄露事故。安徽醫科大學研究生宋某,在這家病毒所實習時,感染SARS病毒,然後傳染8人,其中1人死亡。經調查發現,是這家病毒所的博士生任小莉,將SARS病毒從P3實驗室拿到普通實驗室——腹瀉病毒實驗室做研究,結果污染了實驗室,感染了無辜的宋某。

中國科學院院士高福談到這件事時說:「安全無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現安全漏洞。」那麼,武漢P4實驗室就能100%保證沒出現病毒外泄?

第四,2月15日,網上傳出消息說:武漢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黃燕玲;黃是在做實驗時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後,傳染給別人;黃已經死亡。中共對外宣稱,這是「謠言」。

細心的網友發現,黃燕玲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上的照片、簡歷、論文都被刪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學的名字、照片、簡歷、論文都在。為什麼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要刪除黃燕玲的照片、簡歷、論文?

黃燕玲是不是「零號病人」,只要讓她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由她本人親自出面澄清,所有謠言不攻自破。但是,至今為止,黃燕玲沒有公開露面。

王滬寧至今不敢回應的問題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的王滬寧,是江澤民提拔重用、並安插在習近平身邊最重要的人物。此次大瘟疫爆發後,為隱瞞疫情,轉移民眾注意力,王滬寧利用中共宣傳機器幹了很多壞事。擇其要者有三:一是動用中央電視台等全國各地黨媒對武漢講真話的8名醫生進行封口;二是散布「未發現人傳人」、「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可防可控」等謊言;三是發動信息戰,將病毒源頭的矛頭指向美國,向美國「甩鍋」。

對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來說,安排黃燕玲到央視露面,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2020年3月1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王滬寧敢讓黃燕玲上央視露面嗎?》。至今46天過去了,沒有見到黃燕玲公開露面。

中國古人講:「人在做,天在看。」但是,信奉無神論的中共不相信,以為只要是「暗箱操作」做壞事,就可瞞天過海,這是自欺欺人。

信神的人都相信,中共做的所有壞事,包括這次「中共病毒」的源頭在哪裡,老天爺看得真真切切,也一定有辦法讓中共現原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