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謾罵蓬佩奧 威脅柯佳洛 曝中共流氓嘴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蓬佩奧與柯佳洛,一個是美國國務卿,一個是捷克參議院院長,兩人都是中共特別痛恨的對象。

先說蓬佩奧。

論對中共的認識,他無疑是川普政府中最清醒最深刻的人之一;論反共,他更是川普政府中最旗幟鮮明的代表。中共肺炎在中國境外蔓延和爆發後,蓬佩奧一直要求中共在應對疫情上必須公開透明,他日前更公開批評中共直到現在「仍沒有完全透明」。

被擊中了「七寸」的中共惱羞成怒,連連狂吠。最近兩天,中共喉舌央視發表「國際銳評」,大篇幅謾罵式批判蓬佩奧,措詞強硬異常罕見。

4月27日晚間,央視《新聞聯播》中用長達1分20秒的時間播報「國際銳評」,攻擊蓬佩奧「散播『政治病毒』」、「挑撥離間,搬弄是非」,是「踐踏人類道德底線」的「人類公敵」。

罵了一回還不解恨。28日晚間,央視再度播報「國際銳評」,羅織了所謂蓬佩奧的「四宗罪」,包括「斷供」世衛組織;「甩鍋」中國;對伊朗、古巴等國搞「極限施壓」;在美國國內疫情防控上「袖手旁觀」,批評蓬佩奧「突破做人底線」。

接著說柯佳洛

柯佳洛是曾參與捷克天鵝絨革命的政壇元老。他在2019年接受中華民國駐捷克代表處邀請,參加雙十國慶酒宴時公開承諾,將於2020年總統大選後訪問台灣。聼聞這一消息後,中共極度不滿。中共駐捷克大使張建敏曾就柯佳洛訪台一事發信威脅捷克政府和柯佳洛。1月20日,柯佳洛因心肌梗塞急救無效而猝逝。

急救的醫生事後向家屬表示,柯佳洛的心臟病發不是突然的事,很可能是在1月17日前後開始有症狀。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據媒體報導,柯佳洛先是在1月14日,參加了總統府舉行的新年餐會。當時,他從親中共的總統澤曼手中拿到一封中國大使館的信,中方在信中威脅,如果柯佳洛訪問台灣,捷克汽車製造商斯柯達、樂器製造商佩卓夫鋼琴、金融企業捷信集團等與中國市場有利益關係的捷克大企業將會付出代價。柯佳洛的女兒受訪時表示,她發現其父在這之後變了一個人,再也不講話。柯佳洛的遺孀薇拉也表示,那晚回來後,丈夫變得心神不定,以前從未發生過這種情況。顯而易見,中共的威脅讓柯佳洛感到壓力很大。

接下來是1月17日,中共大使館邀請柯佳洛夫婦到使館參加晚宴。期間張建敏跟柯佳洛談話再度施壓,還說如果他堅持去台灣,自己將會被撤換。薇拉回憶,談話結束後,柯佳洛從房間裡走出來,他當時頗為緊張且憤怒,並要求她絕對不要食用中共使館提供的餐點飲料。

再接下來,3天後的1月20日,柯佳洛便在辦公室病發猝逝。柯佳洛的遺孀和女兒都認為,中共的威脅是導致其猝逝的原因之一。

在我看來,謾罵蓬佩奧與威脅柯佳洛,這兩件事儘管對象不同,緣由有別,但都無一例外地凸顯了中共在國際社會的流氓本性和嘴臉。

鄧小平時代,中共奉行「韜光養晦」,其流氓本性和嘴臉可以說暴露得並不充分,有時甚至被掩蓋了。但十八大後,中共的外交戰略明顯改變了,由原先的韜光養晦一變而為四處出擊到處擴張,張牙舞爪蠻橫霸道,換句話說也就是變成了赤裸裸的戰狼外交、流氓外交。

其實,中共的流氓本性和嘴臉從未變過,只不過在它自覺還不夠強大時,會暫時將其真面目掩蓋起來,以矇騙國際社會,一待它覺得自己有稱霸的實力了,它就會毫不猶豫地撕下面紗,露出猙獰的凶相。謾罵蓬佩奧與威脅柯佳洛便是生動的例證。

如果說國際社會有一部分人之前對中共的真面目還認識不清,那麼現在目睹了其戰狼外交、流氓外交的一幕幕醜劇後,也該明白它究竟是什麼貨色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