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中國的供應鏈壟斷:中共主導 美國協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1日訊】【世事關心】中國的供應鏈壟斷:中共主導 美國協助

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有關全球供應鏈的討論純粹是一個經濟學範疇。然而瘟疫爆發四個月了,只指向一件事–國家安全。瘟疫暴露了我們的軟肋,直到現在我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處於怎樣一個危險的境地。數十年來,大規模的供應鏈遷移一直在進行著,到底供應鏈的哪些關鍵部分已經遷走了,是如何發生的?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事情背後的策劃者,究竟打算達到什麼樣的目的?

================================================

供應鏈依賴中國是否構成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蕭茗(Host/Simone Gao):「假如中國今天對美國斷供多長時間,美國人在商店裡會買不到仿製藥。」

羅斯瑪麗·吉布森(《中國RX: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作者):「我認為也就兩個月吧,我們會真的看到一些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稀土是另一個軟肋。」

羅斯瑪麗·吉布森:「中國是否很容易把這種壟斷地位武器化。」

大衛·威爾考克斯(進化金屬公司總裁):「這種狀況已經持續幾十年了。你不可能一夜之間把它變過來。」

蕭茗(Host/Simone Gao):「其它製造業是如何轉移到中國去的呢?」

柯提斯·艾立斯(曾任川普選戰團隊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正是由於這種集中美國一個買家可能會決定一千個不同的商家應該產什麼,賣什麼。於是這個買家可以將一千個公司的生產都轉移到中國去。」

蕭茗(Host/Simone Gao):歡迎來到《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有關全球供應鏈的討論,純粹是一個經濟學範疇,然而瘟疫爆發四個月了,現在同一個討論只指向一件事——國家安全。瘟疫暴露了我們的軟肋,直到現在我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處於怎樣一個危險的境地。幾十年來大規模的供應鏈遷移一直在進行著,到底供應鏈的哪些關鍵部分已經遷走了。是如何發生的呢?最重要的是所有這些事情背後的策劃者究竟打算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本期《世事關心》我們將探討這些問題。

【美國製藥業的過度依賴】

3月底以來,美國的病毒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急劇上升。自然人們對醫療設備會不會枯竭的恐懼,也在急劇上升。根據眾議院監督委員會發布的最新資料,國家戰略儲備機構表示其醫療用品幾乎告罄。聯邦儲備中約90%的防護裝備,已運往抗擊中共病毒的各州。別忘了醫療用品短缺有一個重要的背景。首先早在美國成為疫情中心之前,藥店、零售店貨架上的防護裝備已經被搶購一空。根據國家社區藥劑師協會一份最新的調查,國內96%的藥店普通口罩、N95口罩,和消毒劑的速度超過了捕獲的速度,不過一開始的需求很大的一部分是來自那些想把醫療用品送往中國,送給家人或捐給自己家鄉的人,中國社交媒體平臺抖音(TikTok 在中國的母公司),發布了無數此類故事的視頻。

一些柬埔寨華人向中國捐贈了114萬個口罩,這批防護裝備後送往湖北、浙江和其它疫情嚴重的地區。來自迪拜的20噸醫療用品送到浙江省第一醫院,以及其它兩家醫療機構。

雖然這些大宗購買開始是出於善意的,但有些卻做的太過分了。最近在推特上發布的一段病毒相關的視頻顯示,一名住在美國的華人女子,買空了美國多家商店所有的口罩,將口罩裝上卡車時還大笑不已。她給自己的視頻貼上這樣一個標題,我什麼也沒給美國人留下。這個女子叫江賀新,是一個採購大宗商品再倒賣到亞洲的代購。後來她誇口說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一個「歷史性時刻」。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段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已激起民憤,華人圈對該女子的自私行為做出壓倒性的負面評論。不過為了搞清楚這種行為,我們應該把它放到這樣一個背景中。自1月以來,中共當局不斷動員海外華人鑽國外制度的空子。

《大紀元時報》報導了中共統戰部是如何鼓勵這種行為,中共官網上發表了這樣的評論:請繼續購買並發回國內,能買多少買多少。統治部是負責推動中國僑民,為中共利益服務的機構,但是僅僅鼓動個人行為,不能、也不會滿足中共當局的貪慾,中國國企、私企都加入了這場全球大掃貨。根據中國海關顯示的數據,從1月開始,5週內中國掃光了20億個口罩,大約相當於全球兩個半月的產量。中國還進口了4億件其它防護裝備,包括醫療護目鏡,防生化工作服等。另一個囤積醫療物資的例子在澳洲被爆光。據《悉尼先驅晨報》報導,1月、2月整整兩個月期間,悉尼兩家由中共支持的房地產公司——「綠地」和「碧桂園」囤積了數百萬套個人防護設備(PPE),囤積的物品包括300萬個口罩,110多萬副手套,80萬套防護服、溫度計、洗手液和其它醫療物品,整個1月、2月期間不停地運往中國。

蕭茗(Host/Simone Gao):這些事情在中共病毒在美國蔓延開之前很早就存在了,美國對中共囤積醫療物資一無所知,部分原因是因為來自中共的虛假數據,使疫情看起來不像實際那樣嚴重,當美國和世界其它各國開始意識到這場大瘟疫的真正規模後,另一個令他們震驚的事也隨之出現了。

世界各國不僅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庫存,甚至它們連生產這些裝備的能力都沒有,在中共病毒剛開始爆發之前,中國生產了世界一半的口罩,自那之後中國的口罩生產量暴增了近12倍,現在中國每天生產1.16億個口罩。疫情爆發以來,中共指示藥品生產商優先考慮國內需求,將口罩直接賣給政府然後分發,中共同樣強迫中國境內的外國公司,《紐約時報》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白宮一名高級官員轉述的一個實例。3M公司高管最近透露中共開始禁止他們在中國的工廠出口自己生產的醫療用品,中國企業復產後情況就更加糟糕了,3月初中國國家新聞通訊社《新華社》,威脅川普政府不要輕舉妄動,否則中共可能會禁止醫療用品出口,讓美國「陷入新冠病毒瘟疫的地獄」,為應對這一威脅,參議員湯姆·卡頓和眾議員麥克·加拉格爾,於3月18日提出一項法案,《保護我國藥品供應鏈免受中國侵害法》,該法案旨在終止美國對中國醫療用品的依賴。我們的藥品在多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國,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前局長戈特利布,在今年2月參議院委員會的一次聽證會上,詳細地解釋了中國的壟斷程度,美國衛生局與公眾服務部表示,美國的醫院和製藥公司依賴於中國製造商,產品從原料(藥物活性成分)到成品藥,截止去年在美國銷售的抗生素97%來自中國,許多成品藥的實際配製,在中國境外完成通常在印度,然而原料化學品和中間化學品通常來自中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化工行業占全球化工行業收入的40%,這些化學品在全球藥品供應鏈中形成了瓶頸,由於美國失去了這些化學品,它今天實際上已經喪失了生產關鍵藥物的能力,如青黴素和強力黴素,這是因為美國最後一家青黴素發酵工廠,已於2004年關閉了。

蕭茗(Host/Simone Gao):在中國作為藥品供應國一家獨大之前,全球市場與今天相比大不相同。20世紀90年代,美國、歐洲和日本占全球藥物和維生素關鍵成分生產的90%,然而中共戲劇性地改變了這一全球格局,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採訪了羅斯瑪麗·吉布森女士,她是赫斯廷斯中心高級顧問,也是《聚焦中國製藥:美國醫藥依賴中國的風險》一書的作者。

羅斯瑪麗·吉布森女生(《中國RX: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作者)):「這有幾個原因。第一,美國有一項允許仿製藥的法律,這意味著那些已經失去專利保護的藥物,它們不再受專利保護,這樣人們使用起來更加便宜,所以製造商們想要一種更便宜的生產方式,於是他們向東遷移。這始於80年代、80年代末、90年代初。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是美國在2000年對中共開放自由貿易,中共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這在《聚焦中國製藥》一書中顯得非常突出,我注意到一個情況,當我們向中共開放自由貿易他們在一兩年內加入了世貿組織的時候,正好是我們美國失去最後一家阿斯匹林廠的時候,正好是我們最後一家青黴素廠關閉的時候,正好是我們最後一家維生素C廠關門的時候,同樣也正好是美國公司開始從中國採購一種非常重要的血液稀釋劑肝素的原材料的時候,所以貿易政策對我們的藥品供應有著深遠的影響。還不僅僅是貿易,我們看到在《聚焦中國製藥》一書中,有一章是講青黴素、維生素C 的、講壟斷組織的、講中國如何作弊、如何傾銷產品、如何以低於市場價格銷往美國和其它國家,並趕走其它生產商的。是的,在那之後他們做了什麼,然後他們提高價格在全球占據了壟斷地位,他們一直這麼幹,最後一個青黴素美國工廠在2004年關閉。也就是那以年,我們在《聚焦中國製藥》一書中有數據顯示,也就是那一年中共開始在全球市場上傾銷產品,甚至把印度的生產商趕了出去,因此由於這些不公平的貿易做法,在非常重要的抗生素方面印度也依賴中國。當然中共補貼國內公司使得其它公司和國家很難與之競爭。」

多年來中共已經將製藥武器化了,這對美國公眾意味著什麼?為什麼中共的壟斷地位極其可怕呢?吉布森女士有話要說。

羅斯瑪麗·吉布森女士:「我們現在看到的關於口罩的情況是為美國和其它國家生產口罩的公司,這些公司的製造商被勒令不得出口口罩,因為中共需要它們,這可以理解,但是這是全球供應鏈集中於一個國家的後果,如果其它國家爆發疫情口罩又從何而來?這就是為什麼《聚焦中國製藥》一書給出一個建議是把我們的製造基地多元化,從多個國家獲得供應,並且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將不得不發展我們自己的製造能力,因為如果歐洲、加拿大或澳大利亞爆發疫情,那下一個就是我們每個國家都想把產品留給自己的人民用,這完全可以理解,但這樣一來其它國家就變得脆弱了。」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能給我們預估一個時間嗎?如果中共今天斷供,多長時間美國人在店裡就買不到仿製藥了?」

羅斯瑪麗·吉布森女士:「這很難說,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這取決於庫存,這些公司在這些方面信息不夠透明,他們可能不想引起公眾擔憂,但我認為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如果中共的需求持續下去,也就兩個月吧,我們就會真正遇到一些問題。接下來,除了藥品中國還有另一個致命的優勢,請繼續關注。

【中國對稀有礦物的壟斷】

除了藥品,中共還控制著另一種產品的供應,它是我們現代生活不可獲缺的一部分,這種產品就是稀土。關於稀土,您需要知道兩件事。第一,從手機到高科技武器,再到製造先進的電子產品,都離不開稀土。第二, 當今世界上大部分稀土都是中國生產的。同樣,30年前的情況並非如此,上世紀80年代,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稀土生產國,美國可以自給自足,生產稀土氧化物以及民用,和軍用電子產品所必需的磁鐵,然而自2000年以來,中國已經壟斷了稀土生產,以及依賴稀土的高科技零件市場,從2014年到2017年,美國進口的80%的稀土都來自中國。美國地質調查局報告稱,截至2018年、全球80%的稀土產量來自中國。然而由於中共病毒的爆發,這些進口的產品許多現在都被叫停。

蕭茗(Host/Simone Gao):毫無疑問,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供應鏈,給美國帶來了一個重大的戰略問題,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我請教了Evolution Metals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大衛·威爾考克斯。

大衛·威爾考克斯(進化金屬公司總裁):「如果我們看看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我們美國認為很關鍵的礦產資源,中國人補貼了很大一部分,根據美國政府的鑒定、關鍵礦產資源有35種,其中約一半100%由中國開採和/或提煉的,所以回到蕭茗你的問題,我們從整體上看一看,中共採取的戰略非常有針對性,他們知道如果沒有這些小金屬和礦產資源,我們就造就不出一個完整的產品,這就會給供應鏈帶來瓶頸,因此允許這些行業運轉不起來,允許中共對我們不補貼的產品進行補貼,到最後我們就陷入了今天這樣一個處境。」

美國今天的劣勢,允許中共對我們不補貼的產品進行補貼,到最後我們就陷入了今天這樣一個處境,美國今天的劣勢。尤其是由於中共壟斷了稀土加工能力而造成的,據美國懷俄明州礦業協會稱,稀土是出了名的難加工、難提煉,因為它們不像黃金等其它礦物,那樣大量存在,或有什麼礦脈,這些關鍵礦產資源需要採用,各種開採和加工技術分離出來,稀土開採還增加了環保的複雜性,從而進一步增加了成本,中共多年前就發現了這些問題,並逐漸將其轉化為自己的優勢,他們是這樣做的,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非法開採,無證開採在中國很普遍,占中國生產的20%到40%,中國鬆懈的環保標準,加上低廉的勞工成本和大量的政府補貼,使其稀土生產成本大幅消減,就這樣它把西方許多加工商逼到了破產的地步。加州芒廷帕斯稀土礦的關閉,絕對是那次收購案中一個令人震驚的事件。2015年,美國礦業公司Molycorp 關閉了,位於加州的芒廷帕斯稀土礦停止開採,這是美國僅存的稀土礦,一旦中共壟斷了稀土礦的開採,中共以此為武器就不足為奇了,在中美貿易戰的高峰期,中國對美國稀土斷供的威脅越明顯。2019年5月一位中共官員警告「用中國稀土製造的產品不應妨礙本國的發展」,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於5月訪問了江西省,一家大型稀土開採加工廠後,既有官員發表了上述言論,人們認為這兩個真實的案例,是對美國及其依賴這些原材料的,是對美國及其依賴這些原材料的,科技行業的不挑明的威脅,實際上翻開歷史,中共就曾多次提醒地緣政治對手,別忘了中共所處的壟斷地位,並自鳴得意,例如2010年,在有爭議的尖閣諸島對峙中,中共切斷了對日本的稀土出口,中共官員聲稱採用出口配額,僅僅是為了保護環境。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是否很容易像武器一樣運用這種壟斷地位呢?」

大衛·威爾考克斯(進化金屬公司總裁):「我認為這在過去並不容易。如果你查查他們歷史上的行事方式,幾十年來他們都這麼幹的。正如我在一個問題中所說的那樣,Simone, 你不可能一蹴可及,你不可能逆轉這個局面,這是北京在一個很長、很長時期以來奉行的策略,正如我們忽略了許多不同領域中的某些事情一樣,或者你說過,你知道,我們覺得將採礦產業轉移出美國,轉移出北美是可以理解的,是我們讓這種情況發生的,而且我認為在把中國作為一個整體的情況下,現在需要指出世界正在發生哪些變化,我們是如何產業外包的,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看看中共控制的藥品,如果他們斷供又會怎麼樣,這樣一來,你就明白有多少行業牽涉進去了,這一切要扭轉過來會花多長時間,這個問題想一想都是非常恐怖的。」

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中共是如何藉由整合大眾商品,使得美國越來越依賴中國。

【大規模市場營銷為中共所用】

如果要拍一張照片,準確反映出整個美國對中共病毒究竟有多恐懼,那就去拍往常擺著家庭必需品,如今空空如也的貨架好了。每天零售商員工都在忙碌的補貨,什麼衛生紙、雞蛋、農產品和罐頭食品,一上架很快就被掃購一空,在即時購物時代,這些空蕩蕩的貨架意味著整體基本供應鏈承受著巨大壓力,據《紐約時報》報導,沃爾瑪正在調整其供應路線,在美國商店出售的用於製造廁紙的巨型紙捲,約10%來自中國和印度,由於從亞洲發貨的瓶頸更大,美國的這些進口產品現已推遲,海鮮、蘋果汁和大蒜等其它產品,也大多來自於中國,所以在供應上很可能也即將受到衝擊。根據3月10日發布的《全球港口跟蹤報告》,美國這些進口商品遇到的供應挑戰,可能比預期的持續時間更長、影響更大,即使中國的生產商現在都復工,也並不意味著危機已經過去,那是因為這場危機是一個根本性的商業關係和道德的危機,作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對中國進口商品的巨大依賴可以追溯到過去,1996年沃爾瑪通過企業合資協議,開始了在中國的零售業務,在中國低廉的勞工成本和中共政府補貼的幫助下沃爾瑪開始在自己貨架上與本土家用品牌供應商展開了直接的競爭。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是怎麼發生的?在2020年保守政治行動會議上,美國優先的政策主席柯提斯·艾立斯,這麼說的。」

柯提斯·艾立斯(曾任川普選戰團隊顧問/現任《美國優先政策組》織資深政策顧問):「沃爾瑪是一家公司、一家零售商,控制著美國零售市場非常大的一部分,搞大宗商品銷售。他們可以去跟任何生產商談,無論你生產掛鎖也好、健身房儲物櫃也好、學生作業本也好、服裝也好、無所不包,人們買的、穿的應有盡有。於是他們說:『好,把東西賣給我們吧,如果賣給我們,我們可以把您的產品賣到整個美國,你就不需要其它任何客戶了,別的什麼也不用擔心。』每個人都認為這主意真是太好了,我要把商品賣給沃爾瑪,這麼一來工作就完成了,無事一身輕了。但是沃爾瑪之後說,好吧,這就是我們原意付的價格,我們想以X 價將它賣出,因此我們將支付你X 價 一半的價格。若你無法在威斯康辛州希博伊根的某個小工廠以這種價格生產出來,我們知道中國深圳會有人願意這樣幹。因此沃爾瑪協助本土產業外包到了中國,正是在這種集中的情況下,您在美國只擁有一個買家(沃爾瑪),它(沃爾瑪)可能會決定美國一千個不同的企業應該生產什麼、銷售什麼,如此一來在美國的一位買家(沃爾瑪)便能將一千家公司的生產線轉移到中國,所以我們在美國出現了高度的集中和強化。然後從全球範圍來講,進而在中國又出現惡劣高度的集中和強化,這便是其危險之處。因此為了舒緩這個問題,我們現在看到沃爾瑪和美國的大型零售商意識到了過度依賴中國的危險,但我們現在必須要讓美國的一千家公司蓬勃發展,並且我們必須考慮在美國到底只有一家大宗商品零售商好?還是有三家這樣的零售商好?」

根據一份環境績效指示(EPI)報告,從2001年到2006年,沃爾瑪在美國共消減了20萬個工作機會,它應對此承擔責任,這一過程實際上是美國向以中國為中心的商業模式投降的最後一步。

蕭茗(Host/Simone Gao):鑑於中共病毒的大流行,越來越多的人表示美國現在應該從經濟上、工業上、戰略上與中國劃清界線了,這種情況會發生嗎?如果發生,還需要多長時間?這些我們都無法確定,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如果美國繼續為中共政權不公平體系的貿易注入資金,我們的經濟安全、健康安全都將陷入危險之中。感謝您收看《世事關心》,我說蕭茗,下次見。

=============================================

Producer: Simone Gao

Writers: Fiona Yang, Simone Gao

Editors: York Du, Louis Chen, Fiona Yang, Joy Wei

Narrator: Simone Gao

Special Effects: Harrison Sun

Assistant Producer: Bin Tang, Merry Jiang

Feedback: ssgx@ntdtv.ca

Zooming In

May, 2020

===============================================

相關文章
評論